意义深远的汝城结盟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9-28 09:29:56

2_meitu_1.jpg

朱范结盟旧址——津江村储能小学

 

  湖南汝城,一块红色的土地。它是湘南起义的策源地,也是朱德与国民党第16军军长范石生谈判与结盟之处。汝城结盟保存了我党革命的火种,为开辟新的斗争局面提供了可能。

  

  联手反蒋  汝城结盟

  

  在我国湖南省的东南端有一个风景秀丽的山区——汝城县。这里自古民风淳朴、文运锦绣、人杰地灵。到近代以来的大革命时期,汝城同南方不少地方一样,也掀起了大规模的工农运动。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发动反革命政变后,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一时间万马齐喑。而当时,汝城的工农革命运动却独树一帜,高潮迭起。当地的工农群众不仅有了党的领导和自己的组织,且在北伐军节节胜利的影响下,斗争积极性日益高涨,纷纷行动起来开展革命活动。6、7月间,加上前来汇合的粤东江、北江及湘南农军,在汝城的工农武装已达四五千人。汝城的工农革命运动声势高涨,犹如黑夜中的一道闪电,被中共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誉为“新湖南”运动。

  

  这年8月15日清晨,国民革命军第16军47师的3个团和汝城匪首何其朗联合发动突然袭击,以压倒性的优势兵力占领了汝城。这个第16军的前身,是第一次北伐时以范石生为总司令的云南北伐军先遣军。1926年春,范部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16军,辖46、47两师。南昌起义爆发后,16军奉命北上,开至湖南郴州地区,范石生被任命为镇压南昌起义军的左路军总指挥。

  

  而这个范石生是何许人?他是孙中山事业的忠实追随者,是孙中山亲授陆军上将军衔的国民党元老之一,也是国民党左派的杰出代表。就个人关系而言,范石生与朱德的交情非比寻常,早在云南讲武堂同学时他们就结下金兰之交,如朱德所言,“我们始终心心相印”。当时,16军处在蒋介石的营垒里,必须服从蒋的调遣,而范石生可谓身在曹营心在汉,他同共产党保持着秘密联系。1926年春天,范石生向当时主持中共广东区委军委工作的周恩来提出要求,请他派得力的政治骨干到16军,开展政治工作。周恩来欣然答应,立即通过黄埔军校政治教官王懋庭(王德三),将赵贯一、韦济光、余少杰等人派入范部,建立了党组织,组成第16军政治部,并受到范的重视和保护。“四一二”事变后,范石生坚决抵制蒋介石的清党,保护了16军中的中共党员。南昌起义发生后,他提笔给南下的起义军写信,表示准备在广东接应起义军,共同开展反帝、反封建的事业。得知南昌起义失败的消息,他秘密派人到粤北、赣南等地寻找朱德,希望他率部前来,共图大业。可惜一直寻找未果。

  

  就在无可奈何的时候,范石生收到了朱德的一封来信。当时,起义部队正处于极端困难之际,军需无法接济,伤病员无法治疗,急需帮助。终于等来了朱德的消息,范石生立即找来军参谋长和两个师长,商议迎接朱德起义部队之事。取得一致意见之后,他便给朱德写了一封表示愿意合作的回信:“春城一别,匆匆数载。兄怀救国救民大志,远渡重洋,寻求兴邦立国之道。而南昌一举,世人瞩目,弟诚感佩良深。今虽暂处逆境之中,然中原逐鹿,各方崛起,鹿死谁手,仍未可知。来信所提论点,愚意可行,弟当勉力为助。兄若再起东山,则来日前程不可量矣!弟今寄人篱下,终非久计,正欲与兄共商良策,以谋自立自强。”寥寥数语,范石生便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得淋漓尽致,并让自己部队中的共产党员韦伯萃专程送去。

  

  朱德经与部队同志商量后,表示愿意就合作事宜与范石生正式谈判。于是,1927年11月20日上午,朱德按照范石生的嘱咐来到汝城16军47师师部驻地——津江村储能小学,面见了师长曾曰唯。傍晚,接到报告的范石生也风尘仆仆地从韶关来到了汝城。他们很快达成三条协议:1、同意朱德提出的部队编制、组织不变,要走随时可走的原则。2、起义军改用16军47师140团的番号,隐蔽起来。朱德化名王楷,任47师副师长兼140团团长。3、按照一个团的编制,先发1个月薪饷,并立即发放弹药和被服。朱德和范石生的反蒋统一战线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第二天下午,47师全体尉级以上军官在储能小学集中,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范石生致欢迎辞后,朱德以47师副师长兼140团团长的身份讲话。由于朱范二人在共同反蒋这一点上已经达成一致,因此在讲到当前的形势和建立统一战线的宗旨和目的时,朱德说:“我们国家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人口众多,但外受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政治欺侮,内遭新军阀蒋介石的黑暗专制、压迫剥削,使民不聊生,敢怒不敢言……我们要想使国家富强起来,对外非打倒帝国主义,对内则非打倒蒋介石不可。今天我与大家宣誓,我与蒋介石,势不两立!有了蒋介石,就无我们,有我们就无蒋介石!”这番讲话充分表明了朱范汝城结盟的性质,宣示了二人共同反蒋的决心。

  

  保存火种  再举义旗

  

  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证明,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转危为安、走向胜利的重要法宝。而朱德领导的起义部队与范石生领导的16军武装反抗蒋介石的统一战线以雄辩的事实再次予以了诠释。

  

  南昌起义的时候,共产党领导的起义军有2万余人。部队南下到广东省大埔县三河坝时分兵,大部分部队继续向南,朱德率领3000多人在三河坝阻击。正当朱德完成任务后率领部队向南开进的时候,传来了主力部队失败的消息。这一消息让朱德倍感震惊,也为他独立施展政治军事才能提供了契机。朱德随即作出决策,率领部队“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由于连续行军作战和一些意志不坚定者的陆续离开,一路上部队减员很大,到大庾地区时剩下八九百人,到达崇义县上堡乡时只有七八百人了。

  

  起义部队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后,在上堡、文英、古亭等地经过将近20天的休整训练,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但是,部队仍然面临极大的困境——这时已临近隆冬,而官兵们还穿着八一起义时的单衣薄裤,粮食、医药更是没有着落。如果把部队带到富足的县市,必然因暴露目标而遭致国民党大军的围追阻截,其后果不堪设想。怎么办?朱德与陈毅、王尔琢等多次商议,都没有找到解决办法。那些天,朱德吃不下、睡不着,成天为部队的生存忧心忡忡。就在这时,朱德意外地从报纸上看到了范石生率国民革命军第16军移防到郴州一带的消息,他兴奋不已。早在起义部队南下时,周恩来就给朱德部写了组织介绍信,以备可能同范石生发生联系时用。朱德便同陈毅等人商量后提笔给范石生写了那封求助信。

  

  事实证明,朱德等人的决定是正确的。汝城结盟后,范石生立即给140团发放了武器和被服。当时,只有七八百人的朱德部队,却按一个团的编制足额配备军需物资,装备有俄式重机枪2挺、手提轻机枪4挺、驳壳枪120余支、步枪500余支以及补充6万发子弹,士气很快为之一振。在朱德的建议下,范石生还以16军47师141团的名义,给井冈山的主力部队、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第3营500余人配发了应有的装备。不久,活动在湘粤赣边界的由汝城、宜章等地农军组成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第一团余部200多人被编为16军特务营,也得到了范的军备与给养补充。为了统一领导,朱德还秘密地成立了中国共产党第16军军委员会,由陈毅任书记。同时,召集郴县、耒阳、宜章、资兴、汝城、乐昌、仁化、始兴等湘南与粤北各县党组织代表举行联席会议,准备在12月中旬举行湘南暴动。由此,南昌起义失败后的革命火种、人民军队初创时期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被保留了下来。

  

  结盟期间,朱德大力开展农民运动,扩大革命武装,而范石生信守承诺,任其开展活动。1928年初,蒋介石得知南昌起义军余部隐蔽在范石生部队中,下令要范解除起义军的武装,逮捕朱德。接到蒋介石密令,范石生考虑再三,决定让朱德暂时离开,躲过灾难。他随即给朱德送去密信让其赶紧撤离,并赠予银元与弹药装备。朱德部队离开后,于当年1月5日攻占仁化县城,继而于12日发动了规模宏大的湘南起义。起义军利用范石生按兵不动的有利条件,一举打垮了发动“马日事变”的湖南军阀许克祥师,建立了宜章、郴县等6个县的苏维埃政府,迅速发展壮大了武装力量。而后,在湘赣两省敌人大兵压境之际,朱德率领1万多人上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师。从此,中国革命揭开了新的篇章。

  

  回忆这段往事时,朱德曾经深情地说:“由于范石生的帮助我们才能在此落脚。要不然人就可能打光了。”“我这一辈子遇到最慷慨无私的援助,就只有范石生这一次。否则,很难说能剩下几个人上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这是朱德对汝城结盟的真切评价。如果没有汝城结盟和范石生雪中送炭般的慷慨援助,朱德所率领的革命火种便难以保存下来,也就难以取得湘南起义的胜利和实现与毛泽东井冈山会师。因此,汝城结盟意义深远,不可忘却。

  

  文/郭军宁 徐宝来

  

  原文刊载于2012年4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