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对重庆电力的关怀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9-20 09:54:07

1958年3月5日,周恩来在长寿电厂狮子滩水电站与工人们交谈_meitu_2.jpg

1958年3月5日,周恩来在长寿电厂狮子滩水电站与工人们交谈

 

  作为重庆一个老电力职工,我十分怀念敬爱的周总理。他在抗战时期担任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总理期间,都对重庆电力给予了亲切的关怀和热情的支持,有力地促进了重庆电力的发展。

  

  热情支持  怒吼剧社轰动山城

  

  1937年9月成立的怒吼剧社,是以电力职工为主体组建的。卢沟桥事变后,华西兴业公司(电建企业)职员、中共党员陈叔亮常与重庆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余克稷等进步知识分子聚在一起活动。由于大都爱好戏剧,在排演《保卫卢沟桥》期间,他们发起组织了怒吼剧社。余克稷带头捐了上百银元,购买木材、凡士林、硬脂酸等用来做布景和化妆油彩,其他社员们也纷纷捐款作建社经费。余克稷、陈叔亮、梁少候、章功叙、赵铭彝等被推为剧社组织核心。《保卫卢沟桥》在国泰大戏院公演后,其“怒吼声”震动了重庆,唤醒了许多还不知情的市民。连演三天,四场都告客满。《新蜀报》著文誉之为“重庆有真正的演剧,那是以怒吼剧社公演为历史纪元”。

  

  周恩来领导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对这个抗战业余剧团热情关心、大力支持。不久,剧社组建了党支部,在剧社成员中发展党员,仅重庆电力公司职工在剧社入党的就有罗从修、孙家新、张治源、何笃睦等人。在其他单位入党的剧社成员也把党的关系转到了剧社,如著名演员张瑞芳,她在南方局青委入党后,也编入剧社过组织活动。剧社党员最多时有20余人。剧社党支部通过党员和进步社员余克稷等人,坚持抗日救亡的正确方向,大力组织开展抗战戏剧和歌咏活动。周恩来还通过张瑞芳等人了解剧社活动情况,及时给予指导和帮助。不久,因话剧结缘的张瑞芳与余克稷结为了夫妇。余克稷是一位热心抗战戏剧活动的爱国工程师,他为剧社呕心沥血,贡献了全部业余时间和一半工资。周恩来对余克稷的爱国行为十分赞赏,曾亲自送给他一支钢笔。

  

  在周恩来和南方局的热情关怀和大力支持下,怒吼剧社成为当时重庆“六大进步剧团”中唯一的业余剧团和本土剧团。他们在山城话剧舞台和市郊乡镇演出了大型话剧和街头独幕剧数十个,教唱抗日歌曲数十首,还开展为抗战将士义演、义卖和献寒衣活动,为抗日救亡和抗战戏剧贡献了力量。

  

  选派专家  开发后方水电资源

  

  抗日战争爆发后,大批机关、军队、学校、企业内迁重庆,用电量大幅增加,急需开发重庆及周边的水电资源,但当时水电建设人才奇缺。这时,无产阶级革命家吴玉章之子吴震寰随父从法国回国参加抗战。吴震寰于1919年和1927年两次留学法国,1930年在法国加入共产党,是先后在法国和苏联担任过水电工程师的电力专家。

  

  周恩来从全民抗战的大局出发,为支持大后方的水电建设,批准吴震寰应聘担任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长寿龙溪河水电工程处工程师兼工务长。他不但对吴震寰的水电建设工作十分支持,对这位水电专家的生活也很关照。1940年吴震寰和蔡乐毅结婚时,周恩来还和时任南方局妇委书记的邓颖超同去璧山县丁家坳,主持他们的婚礼,给予亲切的祝贺。

  

  吴震寰按照周恩来和南方局的指示,严格要求自己,在水电建设中坚持自力更生、开拓创新,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自行设计制造设备,努力为大后方水电建设和电机工业的发展开创新局面。吴震寰先后主持了长寿桃花溪水电站、龙溪河下硐水电站、北碚高坑岩水电站、江津驴子溪水电站的设计、施工和发电组机的设计、监制,并为昆明中央机器厂主持设计水轮发电机组。他主持设计的下硐水电站两台1000马力水轮机组,是当时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最大机组,具有开创性的贡献。

  

  果断决策  抗暴斗争震撼全国

  

  1945年2月20日,国民党特务田凯公然枪杀执行取缔非法窃电公务的重庆电力公司工人胡世合,酿成“胡世合惨案”。该事件发生后,电力公司机关和所属大溪沟电厂、弹子石电厂、鹅公岩电厂、江北办事处、南岸办事处、沙坪坝办事处的工人600余人立即赶赴现场,设置灵堂进行公祭,强烈要求严惩杀人凶手,保障工人人身安全。

  

  电力公司中共党员周力行当日就向中共中央南方局汇报了情况。周恩来根据对当时形势的科学分析,作出了果断决策,明确指示:“要当机立断,抓住已经激起公愤的胡世合惨案,发动一场胜利的斗争,打击国民党的嚣张气焰,为大后方民主运动的高潮开辟道路。”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南方局成立了反特抗暴民主运动指挥机构,研究决定了斗争的目标和策略,召开了民主党派和进步人士参加的座谈会,组成广泛的统一战线,组织发动全市工人参加抗暴斗争。

  

  电力公司中共地下党组织成立了由周力行、刘德惠、邓兴丰等人组成的临时指挥小组。小组利用公司产业工会召开职工紧急会议,组织“胡世合事件伸冤后援会”,并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如召开记者招待会,在《新华日报》等报刊发表重庆电力公司全体职工为工友胡世合惨死《向社会人士吁请主持正义启事》、《向各产业工友们各界同胞们的控诉》等,并将控诉书印成7种油印版共数千份在全市散发,迅速掀起全市反特抗暴民主运动高潮。

  

  在此次运动中,先后共有20多万人参加抗议、吊唁、公祭和游行活动,形成了声势浩大、震撼全国的反对特务迫害、争取民主自由的群众运动,极大地推动了大后方民主运动的发展。

  

  亲切关怀  掀起电力建设高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政务院总理的周恩来鉴于重庆电力工业本就落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又遭敌特破坏的状况,对这个西南著名工商业城市电力工业的恢复发展十分关怀。

  

  1950年初,按照政务院批准的计划,燃料工业部决定建设重庆507电厂。作为全国“一五”计划的156项重点工程和苏联援建的重点工程之一,507电厂于1952年12月动工,1954年4月,一期两台共2.4万千瓦机组建成发电。该电厂成为当时西南地区最大、设备最先进的火电厂。1954年8月1日,重庆长寿龙溪河梯级水电开发工程动工,到1959年5月,共建成狮子滩水电站等4级梯级电站,装机容量10.45万千瓦,这是当时重庆最大的水电站,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全流域综合开发利用的梯级水电站。

  

  1958年春,为考察长江三峡的丰富水电资源,周总理和李富春、李先念两位副总理率领苏联专家代表团,从湖北溯长江而上,于3月5日到长寿水电厂和狮子滩水电工程局考察龙溪河流域水力综合开发利用情况。他不顾乘船和沿途考察的劳累,一到厂就去各电站、大坝库区和施工工地视察。看到水电站厂房整洁、设备新颖、生产运行稳定,周总理深情地说:“这是我们自己建成的自动化电站”,“你们的生产工作很重要,没有电就搞不成社会主义建设。今后我们还要大规模进行水电开发建设,你们要为国家培训出更多的电力技术人才,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当听到陪同人员介绍水电站设备除水轮机调速器是从瑞士进口、其余都是国内自己生产的时,周总理十分高兴地说:“事实证明中国工人阶级是十分聪明能干的,外国人能办到的事,我们一定能够办到,外国人办不到的事,我们也能够办到!”在发电机车间,周总理向运行值班工人一一握手问好,一位工人因手上沾有机油,怕弄脏总理的手,有些拘束,周总理见状就主动伸去温暖的手,在场工人都十分感动。走出车间大门,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几十名水电站工人热情鼓掌欢迎周总理。周总理对大家说:“工人同志们你们辛苦了!你们常年生活在山沟,坚持在生产岗位,为社会主义建设,为改变我国一穷二白的面貌作贡献。毛主席感谢你们!我们感谢你们!四川、重庆、长寿人民感谢你们!”他热情的关怀、鼓励,春风化雨般温暖了广大工人的心,极大地激发了大家的劳动热情。

  

  周总理还视察了水电站施工工地,慰问了长寿水电厂的首届全国劳模卢会卿和水电工程局的劳动模范,为他们送去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在听取水电工程局关于龙溪河水力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工程的全面汇报后,周总理对我国第一个全流域水力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工程取得的成果十分满意,欣然挥笔题词:“为综合利用四川水力资源树立榜样,为全面发展四川经济开辟道路。”

  

  作者/邓 颖

  

  原文刊载于2012年4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