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聂帅的嘱托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9-18 09:25:01

1986年7月1日,聂荣臻(前排中)在北京玉泉山住所接见来自家乡的江津县委书记辜文兴(后排左三)一行,后排左四为本文作者_meitu_2.jpg

1986年7月1日,聂荣臻(前排中)在北京玉泉山住所接见来自家乡的江津县委书记辜文兴(后排左三)一行,后排左四为本文作者

 

  为聂帅嘱托  技改工程系人心

  

  1986年7月1日,已是87岁高龄的聂荣臻元帅在北京玉泉山住所亲切接见了家乡江津县委书记辜文兴一行,他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吃饭这件头等大事,千万不得疏忽啊。江津是一个大县,你们要毫不放松地把农业,特别是把粮食生产抓好才行啊!”1989年4月26日,他在北京景山东街家里接见县委副书记唐昌放等同志时又讲了这样的话。聂帅的多次强调和陈云同志关于“无农不稳、无粮则乱”的告诫,都深刻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粮食是基础的基础”的战略思想。

  

  为了实现聂帅的殷殷嘱托,几年来,江津县委、县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大力加强农业的基础地位。1989年,县里决定从美国买回设备,对县化肥厂实行技术改造,形成4万吨尿素生产能力,增强支农实力,以实现企业增产、农民增收。为响应县委、县政府的决定,江津百万农民积极行动起来,面对资金紧张的实情,掏出自家腰包,以集资数千万元配套资金的实际行动,支持化肥厂技改工程建设。

  

  这项牵动百万人心的化肥厂技改工程得到了重庆市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为缓解资金问题,顺利推动工程实施,市、县党政领导经反复磋商后决定,指派重庆市化肥矿山工业公司高级工程师胡庆生、江津县经委副主任雷石强、江北氮肥厂干部王远厚3位同志和我,带着家乡人民的重托,专程到北京向有关部门汇报,争取对江津、江北两县以580万美元在国外购买化肥设备的海关税、增值税进行全部豁免。其实,当时国家财政非常紧张,我们几位同志都深感此事难度很大,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有硬着头皮试一试。

  

  1989年9月20日,我们4人带着重庆市人民政府向海关总署的紧急请示赶到北京。前往重庆驻北京办事处住下后,已是深夜,我即与聂荣臻办公室秘书周均伦将军通了电话。我告知了事情经过,请周秘书帮助我们,使请示能有一个理想的结果。我说:此事关系到重庆农业的基础地位和聂帅家乡的稳农增收,请务必关照帮助。当时,国家财力困难,有严禁乱开口子的规定。周将军感到为难,答复称“这件事不大好办”,说:“我们这里前不久,就是为这样的事出过问题的……不过,重庆市政府有请示,按正规渠道报送是正常的,也是可以的。”

  

  得国家支持  担忧不再干劲足

  

  当晚通完话,我久久无法入睡,内心忐忑不安——如果请示通不过,那如何向家乡人民交代啊!带着焦虑,第二天一早,我又跟周秘书通了话:“昨晚我一夜都在想,我们引进化肥设备是遵循‘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的方针,是执行聂帅‘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教诲的实际行动,又是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不存在违纪的问题。”周将军听后说:“您在住地等一等,我想想再说。”我深信这位跟随聂帅数十年、一直以来都把聂帅家乡作为第二故乡的将军,对于关乎聂帅家乡经济建设这样的大事,他一定会尽力协办。果不出所料,1个小时后,周秘书主动打电话来了,他说:“我给国家计委甘子玉主任通了电话,他要你去一下。我还给甘主任写有一封信,一会儿丁绍武同志给您送来。”很快,丁管理员就把信送到了我的手上。

  

  事不宜迟,9月23日,我们带着周秘书的亲笔信赶到位于三里河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计委,向甘主任进行了汇报:江津、江北两个县从美国引进设备,对化肥厂进行技术改造,均已列入国家计划,两个厂技术改造完成后,将成为重庆支农的骨干企业,不仅能为增强农业的基础地位发挥强有力的作用,还能为重庆减少进口化肥节省大量外汇。而引进设备需要的国内配套资金,是靠农民、职工集资来解决的。正是为了缓解资金紧缺的困难,重庆市人民政府才请求海关总署和有关部门,参照国家对小化肥工业技改项目的优惠政策,豁免江津、江北购进国外设备的全部关税、增值税。

  

  听了我们的汇报,甘主任对百万农民集资投入化肥厂技改工程的行为非常感动。他十分诚恳地说,现在国家财力非常困难,这件事不是计委就能定的,待我和有关部门商量后再说。接着,甘主任联系了海关总署署长戴杰,戴署长得知后应允此事作特殊情况处理,但还需要财政部的同意。9月27日,甘主任亲自动笔向国务委员、财政部长王丙乾写了汇报信。

  

  甘主任在信中这样写道:这是一套6万吨合成氨二手设备,580万美元,由重庆市用自有外汇偿还。国内配套资金是市、县和农民集资解决,可以落实。项目也纳入了化肥专项计划。因项目本身并不盈利(支农,只有微利),集资也很不容易,再交关税和增值税就办不成了。我同海关总署戴杰署长商量,戴杰同志表示,可作为特殊情况,准予豁免关税和增值税。但需请示您批示同意,他们就可以处理。

  

  这封体察民情的信当天就送到了王丙乾部长手里。王部长阅后当即作了重要批示:“可作为特案免税,告海关,国税局办理。”这15个字的批示对我们而言真是重若千金啊!与此同时,应海关总署戴署长要求,聂办也给海关总署写好了相关信函。

  

  30日,我们怀着欣喜的心情,带着聂办和甘主任的信函来到海关总署,总署税务司的周复基司长接待了我们。周司长听完我们的汇报后说,你们谈的情况和困难,戴杰署长也知道了,他要我们研究一个意见,请示财政部定。当我们出示了王部长的批示后,他说:王部长已经批了,我们即速办理就是,并将电告重庆海关。

  

  向海关总署汇报后,我们松了一口气,随即启程返乡,并满怀信心地期待着海关总署的书面通知。终于,10月7日,海关总署以“(89)暑税字292号”正式文件特准江津、江北两县引进化肥生产设备的关税、增值税全部豁免。这是遵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原则和坚持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结果,更体现了国家对重庆农业的扶持。

  

  这笔关税豁免后,江津化肥厂技改工程不负众望,进展顺利,仅用15个月的时间就建成投产,新增合成氨3万吨、增加尿素生产能力4万吨,创造了国内同类型建设项目的建设周期纪录,结束了重庆地区不产高浓度化肥的历史。1992年初,技改竣工投产,聂帅闻讯,倍感欣慰,亲自为化肥总厂题写厂名,致该厂发展成为重庆市化肥生产基地。带着这份殷切期盼,1994年,厂生产尿素3.3万砘,碳氨5.5万砘,完成工业总产值4369万元、实现销售收入5837万元,全员劳动生产达49?420元,分别比技改前的1989年增长1-3倍,因此被化工部评为“全国化肥生产先进企业”。江津化肥总厂的崛起,为江津农业振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有力保障了江津的军需民食,并于1994年成为全国产粮大县之一。不仅如此,1996年,国家化工部又批准江津化肥总厂3万砘/年合成氨装置“四改六”扩建工程项目,总投资3125万元。项目建成投产后,增加合成氨2万砘,增产尿素4万砘,增加销售收入2500万元,新创利润780万元。江津儿女已将聂帅遗愿变为宏图。

  

  聂帅关心人民、关注民生,他对我们的谆谆告诫,虽然时过20多年,但于现在甚至将来都极有现实意义,我们当铭记在心,大力弘扬,为保障人民丰衣足食、幸福美满而尽心尽力。

  

  1992年5月14日,敬爱的聂帅辞世,共和国最后一颗帅星殒落。在举国同悲的日子里,我和辜文兴同志在北京向老人家告别,并从八宝山的一棵柏树下捧回一杯带有聂帅骨灰的泥土护送回江津,安置在聂荣臻元帅陈列馆铜像基石处。亲睹着家乡的变化与发展,聂帅定欣慰不已。

  

  作者/杨辉宗

  

  原文刊载于2012年3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