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天星:传奇与宁静的人生长卷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8-30 09:34:38

辽沈战役中的我军炮兵群_meitu_1.jpg

辽沈战役中的我军炮兵群

 

  在陕西省紫阳县的地方史上,有这样一位极赋传奇色彩的人物——从土匪小杂役、军阀士兵到参加长征的红军战士,从延安的炮兵教官、大生产中的积极分子到战场上优秀的炮兵指挥员,贺天星在革命的队伍里不断成长,也为革命挥洒心血,谱写了一段传奇跌宕的人生。
  
  从土匪到红军战士
  
  1916年腊月三十,贺天星出生在陕西省紫阳县瓦庙乡的一户贫困农民家庭。因出生在大年夜,又正值民间出“天星”(迎接新年放鞭炮)之际,沉浸在喜悦中的父母便给他取名为“贺天星”,这个吉祥的名字也寄托着他们对儿子能出人头地的殷切希望。贺天星从小便聪明伶俐,年少知事,胆量过人。他七八岁就跟着父母上山打猎、下地干活,练就了一副灵巧又强壮的身板。
  
  1928年,12岁的天星在一次独自赶集出售山货猎物时,遇到了陕南地区的大土匪头子王三春。王三春见他虽然人小,但聪明能干,就强行拉他入伙当杂役。在土匪队伍里,天星耳闻目睹了王三春等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种种暴行,于是决定逃跑。他私下悄悄联络了也有同样想法的老伙夫,两人便在一次土匪之间的火拼中趁机逃走。天星仗着路熟,带着老伙夫从一条自己曾经跟随父亲打猎时走过的山崖小路逃了出来。等土匪们发现时,他们已跑出百里之外了。然而,正当他们走上大路、高高兴兴地准备回家时,不巧又遇到了过路的汉中军阀王志远部。才出狼窝,又入虎口,天星又被这支军阀抓了壮丁,在军阀队伍里当了勤务兵。好在这支队伍里有中共地下党活动,天星的连长司会仁就是中共地下党员。在他的影响下,贺天星开始有了政治觉悟。也是在他的带领下,当1932年红四方面军西征陕南时,他们起义参加了红军。
  
  由于较早接受了党的教育,参加红军后的贺天星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一名优秀的红军战士。他英勇无畏,先后参加了广元、昭化、旺苍、仪陇等战斗。1933年8月,还不到18岁的贺天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走上革命的道路。1935年,花样之年的贺天星跟随红四方面军两越雪山、三过草地,咬紧牙关,坚定地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次年,他又随西路军进入甘肃,在甘肃境内多次与马步芳、马步青的骑兵遭遇。凭借少年时代在大巴山上打猎时锻炼的过硬本领,依靠祁连山山地作为抵抗骑兵的屏障,贺天星和战友相互支持、交替掩护,用灵活的战术多次创下步兵打败骑兵的胜利。也是依靠这灵活的战术和强壮的身体,贺天星又随同西路军左支队在李卓然、李先念的带领下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到达甘肃与新疆的交界处星星峡,成为西路军的一名幸存者,也是长征中走得最远的红军战士之一。
  
  西路军左支队到达星星峡后,先期赶到新疆的陈云已和新疆地方政府谈妥了允许红军进入新疆事宜,并亲自赶往星星峡迎接这支400余人的红军队伍。贺天星和他的战友是坐着汽车进入新疆的。红军坐汽车行军,这在当时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贺天星和他的战友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时值夏天,戈壁滩上的阳光强烈地照射着20多人拥挤的车厢,而为了保密行军又不能打开篷布,不少同志由于闷热、颠簸而开始晕车、呕吐。过火焰山时,贺天星整整呕吐了一天。但他们终于克服了困难,到达了新疆的迪化(今乌鲁木齐)。当时,经中央安排,西路军左支队改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总支队”,对外称“新兵营”,学习汽车、装甲车、炮兵、无线电、航空、军医和情报等技术。为培养抗战人才,“新兵营”成为训练抗日军事干部的重要基地。许多在这里学习过现代化军事技术的指战员也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关技术兵种的第一批高级将领,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在保卫祖国和建设祖国的事业中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贺天星当时在总支队第四大队学习火炮技术,在新疆这个与陕南完全迥异的地方,他努力克服气候、生活上的不适应,刻苦学习炮兵技术,最终成为一名优秀的炮兵指挥员,也为他的传奇人生写下了浓墨色彩的一笔。
  
  参加延安大生产运动
  
  经过两年多的炮兵训练,贺天星已成为一名优秀的炮兵战士。1940年,他和第四大队的80多名炮兵学员分乘汽车到了延安。之后,贺天星被派往晋察冀边区,参加了百团大战。1941年和1943年,是日寇对晋察冀边区最疯狂、最残忍、也是时间最长的两次“扫荡”。此时,担任边区九二式步兵炮营二排排长的贺天星,和战友多次利用炮火掩护主力突破日寇的“铁臂合围”,受到了八路军总部的表扬。为了培养更多的炮兵骨干,1943年,贺天星奉命重返延安任炮兵团教导大队二区队队长,他一方面加强炮兵训练,另一方面还担负着保卫延安和党中央的任务。在此期间,他还参加了南泥湾大生产运动。
  
  贺天星出生贫苦农民家庭,自小热爱劳动,即使在紧张的行军作战中,他依然利用难得的空隙时间坚持打扫营房,做好内务,还喜欢帮助营地老乡干农活。早在川陕根据地时,贺天星就是出了名的能干人,而参加大生产运动,他更是如鱼得水。开荒种地,养猪牧羊,他样样做得出色。当时,陕甘宁边区条件非常艰苦,战士们一边建窑洞、制造工具、进行生产劳动,一边还要坚持训练和学习。贺天星便主动承担了二区队的菜园和养畜工作。在他的辛勤劳动下,二区队完全做到了自给自足,干部战士能吃饱,而且还有大量结余来支持附近的机关、学校。二区队的出色工作,受到了八路军总部和朱德总司令的表扬。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为避免内战、争取和平,应蒋介石的邀请,中共代表团于8月28日上午乘飞机飞往重庆与之谈判,同时也做好了蒋介石发动内战的准备。28日当天下午,刘少奇在军委礼堂作了开辟东北根据地的报告,部署1/4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率两万干部、十万大军挺进东北,建立并巩固东北革命根据地。其中,炮兵骨干贺天星作为东北急需的干部也被随之派往。他奉命调至辽东分区,在完成组建炮兵团的使命后又投身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其高超的炮兵技术和指挥艺术在战场上得以淋漓尽致的施展。
  
  出色的炮兵指挥员
  
  1945年8月,贺天星和1000多名延安炮校学员在校长朱瑞的率领下,千里徒步跋涉,历时两个多月赶到沈阳。还未来得及休整,他就被派往怀仁县组建炮兵团。贺天星一方面组织搜集散落的火炮和炮弹,经过一处处地查找、一件件地搜集,很快就筹到了一批迫击炮和炮弹;另一方面,他抓紧时间训练炮兵,终于在国民党大举进攻前完成训练任务。
  
  贺天星被任命为辽南独立师炮团参谋长后,跟随辽南独立师转战东北,奔赴战场。1947年初,在南满我军进行“四保临江”战役期间,辽南独立师积极配合辽东战场作战,在敌强我弱、根据地又大量丧失的艰难环境下,主动作战20余次,歼敌3000余人,打击了敌人的疯狂气焰,并牵制敌4个师的兵力,有力地保障了我军主力的正面作战。陈云同志曾对这一时期辽南部队的作战成绩给予充分肯定,赞誉该师为“辽南屋檐下的一盏灯”。而独立师炮团则更称得上是这支部队的一把尖刀。在普兰店战役中,贺天星组织炮团大显身手,集中山野炮和迫击炮20余门,对敌南山工事进行准确有效的射击,仅10分钟猛烈轰击,就将南山工事摧毁大半。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一团官兵迅速突破敌军数道防线,最终占领了各要地,解放了普兰店。
  
  因东北战场发展迅速,部队不断整编,先是被编入了东野五纵。贺天星始终跟着炮团走,参加了辽沈战役。在黑山阻击战中,他再次发挥了过人的指挥能力,炮兵准确的拦截有力地支持了步兵的坚守,贺天星和炮团因此再次受到东野总部的表彰。而后,他们又划归第42军,在吴瑞林将军的率领下先行入关占领丰台,打响了平津战役,之后又南下打到河南郑州。到郑州后,贺天星被任命为炮五师侦察科科长,开始了一项新的使命。直至朝鲜战争爆发后,他又被任命为33团团长率部进入朝鲜,参加了上甘岭战役。
  
  在上甘岭战役中,敌军炮兵火力占有绝对优势——其参战的炮兵有18个营,拥有各种火炮合计416门。相应地,我志愿军参战炮兵16个营,总计各种火炮190门。同时,敌人还掌握了制空权,先后有3000架次飞机(包括一部分火炮校正机)参加战斗,此外还有大辆坦克协助作战。面对强劲的敌军力量,我志愿军炮兵发扬敢打敢拼的革命传统,制定了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牢固树立整体观念,与步兵密切配合,急步兵之所急,在整个战役中重创来犯之敌,减轻了步兵正面作战的压力。当敌人发起冲击后,我炮兵则以集中射击和拦阻射击来阻止其前进。贺天星指挥了4个炮兵营,他们既要保证对上甘岭我军阵地的火力支持,还要对付敌机的狂轰滥炸。为减少损失、最大程度地“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他们利用山地的复杂地形及各种方式伪装自己。同时,贺天星还相机而动,主动出击,利用迫击炮的机动性,率领两个迫击炮连对敌炮兵阵地施行突袭,一次性炸毁敌熘弹炮21门。最困难的是对付敌人的“烟幕战术”,即敌人施放大量烟幕,企图破坏我军炮兵观察战场形势的时机与能力。为此,炮兵完全要以“耳”代眼,继续应对袭击,不能有丝毫放松与停歇,其困难可想而知。在大家齐心协力下,终于克服了重重困难,保证了对步兵不间断的火力支援。而这自然离不开贺天星优秀的炮兵指挥能力,他也因而再次受到嘉奖。
  
  朝鲜战争结束后,贺天星回到国内,先后担任总军械部某厂军代表、总后勤部东北办事处参谋长等职,1965年11月离休,1985年2月7日病逝于兰州军区后勤部临潼干休所。
  
  从年少离家到转战大江南北,贺天星的传奇故事一直以来为家乡后人所传颂不衰,也激励着他们不断前行。
  
  作者/张斌
  
  原文刊载于2012年3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