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城口特支与张景岳之死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8-28 09:45:05

  1929年3月的一个早晨,天刚亮,灰蒙蒙的雨雾笼罩着四川省城口县城(今属重庆市)。几名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士兵押着一位中年人从县监狱出来,经过城内狭小的石板街道,向西门走去。被押人面带笑容,边走边扣长皮袍上的布纽扣,问押送的士兵:“把我往哪里送?”
  
  “放你回家,送你下河街。”押送士兵狠声狠气地板着脸回答。
  
  城内起得早的居民看到这情景觉得不像是释放犯人,暗暗为被押的人担心。
  
  一行人走出西门,押送士兵便要被押人朝小北门方向走。被押人迟迟不愿动步,荷枪的士兵硬推其向右走。刚走到祖始贯后墙,埋伏在城墙上和周围的国民党士兵一齐向被押人开枪,7颗子弹射进了被押人的身躯,鲜血浸透了长皮袍。他倒在城墙下的小路上,断了气。
  
  城里的居民听到枪声,跑去一看,才知道是县里赫赫有名的张景岳被县长兼清乡司令邓占云派人杀害了。
  
  正气凛然的张议长
  
  张景岳系城口县厚坪乡杨家坝人,生于1884年。自幼好学,为人直爽刚毅,扶弱抗强,敢与恶势力斗争。
  
  民国初年,张景岳任城口县议会参议员、议长,为维护地方建设和为民请愿,曾多次秉笔直书,同封建官吏展开唇枪舌战,为老百姓利益据理力争。
  
  1920年,一个姓李的团练局长贪赃枉法,老百姓怨声载道,张景岳一气之下,写了一幅对联帖在团练局的大门上:“眼前诸公猫公狗公饕餮公,公而不公,公心安在,公道安存,每日借公肥家济;团练总局烟局酒局百货局,局又设局,局内者甘,局外者苦,何时结局享太平。”过路的人看到这幅对联点头称好,捂着嘴暗笑,使得姓李的局长十分狼狈,对张景岳恨之入骨。
  
  张景岳的侄女婿陶远定,是杨家坝出名的土匪,经常扰得老百姓不得安宁,民愤极大。张景岳听到百姓的申诉后极为气愤,便以议长身份组织县警备队和民团,将陶远定逮捕处决,并奖励有功人员每人一块银元和一根缠头丝帕。当地百姓称赞张景岳不徇私情为民除了一害。
  
  1921年,张景岳联合几位副议长写了《城口县兵匪苛政》一文,上书东川道道尹公署,要求减免兵税,呈文称:“民国成立,百废维新,前清制度虽略有因革损益,而唯取民丁粮并无变更……殊颜氏德基盘踞绥郡,苛政猛虎,存心似狼,既纵匪秧民,复竭泽而渔利,举筹饷以加厘,无不罗掘殆尽,雀鼠皆空,况复城口原蕞尔瘠区弹丸小县,近遭蹂躏于兵,受摧残于匪,室家离散,起视兆民已将奄奄待毙,同归于尽矣。而颜氏德基不思安集哀鸿,犹以每两征粮竞附加‘清乡费十八元之多’……哀我人斯负担愈重,痛苦愈深。本会为人民代表,日前开会讨论,佥以颜氏每两征银附加清乡费十八元实系颜氏非法之苛征,彼时公同表决,多数赞成转咨知事,知事不理,转咨征局,而征局亦不理……呼吁不灵,变本加厉,本会迫于人民之请求,责无旁贷……”
  
  1927年上春,城口遭饥荒,张景岳目睹灾民在死亡线上挣扎,写公文要求上级发赈灾款,经督办批准,发下五千银元,救济贫困灾民。张景岳不辞辛劳,爬山涉水,亲临各地监发,灾民感激不尽。
  
  1928年,张景岳又以县议长名义呈文川陕边防督办刘存厚,要求减免税收。县知事责罪“张景岳有阻抗国税行为”,便串通国民党驻军徐朝荣于同年冬在武官衙门前的莱市坝(今大礼堂街对面的小坝),将张景岳耳朵割下一只,剁右手指一根,以治其不服从知事之罪。
  
  张景岳明知处境艰险,并未向恶势力屈服,继续以各种方式坚持斗争。不久,徐朝荣被削职调离城口,张景岳为斗争取得胜利感到格外高兴。
  
  中共城口特支的成立
  
  中共“八七”会议后,重庆地下党员徐仲康(化名)来到偏僻的大巴山城口活动。谁知他刚踏上城口的冉家坝地界,就被邓占云的守边部队扣留。经盘问,徐仲康对答如流,毫无破绽,国民党士兵说不过他,邓占云便叫一个班的士兵把徐仲康押送县府审问。
  
  邓占云亲自审讯几次,徐仲康都理直气壮地辩论,说得邓占云理屈词穷,无法招架,只好找能说会道的秘书张景岳去对付。张景岳受刑后被撤掉议长,改任县政府秘书,在邓占云手下做事。
  
  张景岳同徐仲康多次交谈后,感到自己眼界开阔了,交谈的兴趣越来越浓。徐仲康抓住机会向张景岳揭露军阀统治的腐败,倾诉人民的疾苦,宣传革命道理。张景岳很受启发,敬佩徐仲康学识渊博,庆幸自己觅得了一知音。于是,张景岳以徐仲康写得一手好字为理由,向邓占云推荐徐仲康为书记员(文书)。邓占云答应可以,但是又叮嘱张景岳:这个人是土地老爷的舅舅——不是凡人,你要提防点。
  
  得到邓占云许可后,张景岳将徐仲康安排在自己的寝室里。张景岳信任徐仲康,便把自己的坎坷经历向徐仲康诉说,徐仲康借这难得机会,向他传授了不少国际国内的革命真理。张景岳联系过去的遭遇,认真总结教训,感到自己走了不少弯路。两人经常彻夜长谈,形影不离,亲如兄弟,看不出是上下级关系。自从与徐仲康交往后,张景岳的心情逐渐舒畅,又向徐仲康推荐了本县一些思想激进的青年朋友。徐仲康通过接触考察,吸收了张景岳在内的9名进步青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建立了城口县第一个党组织——中国共产党城口县特别支部(简称城口特支)。党组织建立后,张景岳、徐仲康等人积极宣传党的主张,广泛发动群众与恶势力展开斗争。
  
  一封问候信泄露了秘密
  
  正当革命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有人向邓占云告发“徐仲康是徐向前之弟”,徐仲康的行踪再次引起邓占云的注意,暗中派人监视,准备时机成熟即将徐仲康抓捕。张景岳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找人把徐仲康送往与陕西交界的老鸦口王彬如家。邓占云派兵去徐仲康住所抓捕落空,怒火直冒,马上布置各个关卡严格盘查过路行人,决不放走徐仲康,同时又派一个连的兵力向老鸦口方向搜捕。王彬如事先得讯,和徐仲康一起躲在屋后老林幸免于难。第二天,王彬如送一匹马给徐仲康,护送到岗溪的陕西界梁南天门,徐仲康便消失在陕西密林的山路中。
  
  一个多月过去了,邓占云对徐仲康逃离城口的事已渐忘怀。一天早上,张景岳有事外出,离开了武官衙门。邓占云像往常一样,泡上一壶茶托在手上,到各办公室转转。当邓占云走到收发室,看到办公桌上有一封由重庆寄给张景岳的信,好奇地拆开一看,信上只写了简单的几句问候话,让邓占云顿时感到不对劲。他一边喝茶一边反复推敲信的奥秘,恰好茶水落了几滴在信纸上,润湿的地方显现出几个白色的小字。邓占云急忙叫身边的人端盆水来,把信纸平放在水面上。不一会儿,黑色的字行间显现出一些白色的字,内容大意是要张景岳大胆组织邓占云的部队武装暴动,与姓朱的联系,里应外合推翻邓司令。邓占云看完信后气得拍桌子大骂,叫喊“立即把张景岳抓起来”。很快,不知情的张景岳回到衙门,被士兵围拢戴上刑具,和朱子玉一道投入监狱。几天后,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场悲剧。而朱子玉则因其堂弟是团练局局长,当天下午便被释放。
  
  半个月后,绥定报纸刊登了一则张景岳被邓知事处决和消息,称张景岳系共党分子,邓占云枪毙他是“殊而不漏”。
  
  作者/岩松
  
  原文刊载于2012年3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