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江剿匪记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8-13 09:59:56

解放初期的垫江,人民正在劳作_meitu_1.jpg

解放初期的垫江,人民正在劳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垫江百废待兴,百业待举。新成立的县委、县政府为安定人民生活、加强地方经济建设和支援前线,在全县展开了征粮工作。征粮得到了广大贫雇农的热烈拥护,却触动了国民党反动残余分子及部分地主恶霸的利益。他们勾结密谋,策动当地刀匪进行武装暴乱,企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对此,县委、县政府立即行动起来,发动和依靠广大群众,一场平息暴乱的战斗由此打响。

 解放初期的垫江
  
垫江位于重庆市东北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属四川省第十行政督察区所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则属川东行署大竹专区管辖,1953年划归涪陵专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国民党在这里的统治根深蒂固,三青团、青年党、民社党等反动组织遍及全县,并设有中统特委会、清共委员会、青年反共救国会垫江分会、谍报组、垫江特约通讯处、情报组等特务组织,特务人员更是遍布城乡,严密控制,并肆无忌惮地迫害进步人士。此外,当地的恶霸地主、土豪劣绅拉帮结伙,横行乡里。这些反动分子相互勾结,对人民残酷剥削、横征暴敛,加之此处交通闭塞、经济落后,人民的生活实在苦不堪言。国民党为维护其反动统治,利用当地门派繁多的封建迷信组织如青帮、袍哥、一贯道、中和道、刀儿教等等假托神威,造谣惑众,欺众敛财;同时又与土匪沆瀣一气,到处劫掠民财,欺压百姓,无恶不作。由于社会混乱,垫江匪患十分猖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全县土匪达30余股,匪徒则有上千人之多。

1949年12月7日,垫江和平解放。12月19日,西南服务团二中队52名同志抵达垫江,随后便开展了全面而系统的接管工作。很快,垫江县人民政府成立,李万春任县委副书记,王平任县长。新成立的垫江县委、县政府及城新、周嘉、太平、高安4个区委、区政府于12月下旬相继开始办公,正式开展接管建政工作。全县共分为政府秘书处、财粮科、文教科、公安局和县委组织部等5个接管小组,分别进行相应接管。新的县委和县政府一成立,就取缔了垫江的反动党团组织和封建社团组织,以及县参议会、农会、商会、民众自卫总队、警察局、司法处、军民合作总站、陆军在乡军官分会、四川省反共救国军第十纵队六路司令部等旧有机构。

刚刚解放的垫江,人心浮动,社会秩序极为混乱,加之土匪、特务、反革命分子、游兵散勇乘机捣乱,制造事端,仅西南服务团到垫江1个月内,抢劫案件就发生近百起。为了安定民心与秩序,垫江县委、县政府不仅大量翻印《约法八章》,全县张贴,还对各级旧军政单位发出训令、贴示公告。1950年1月,县委发出了《关于维护社会治安工作的指示》,号召群众检举和劝导土匪向政府悔过自新;加强对敌情的调查,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政策;组织新青社员、农翻会员建立情报网;责令乡、保人员维持治安,派出武装人员进行巡逻。就这样,在全县军民的共同努力下,垫江动荡不安的局势日趋稳定。

 征粮工作的开展

  垫江虽然和平解放了,但由于国民党长期的统治,留下的是千疮百孔的烂摊子。同时,国民党特务、反动的旧军政人员、地主、土匪等散布城乡,隐藏武器,伺机反扑,随时威胁着新生的人民政权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此,县委和县政府决定在全县范围内进一步收缴枪支,开展征粮工作,以巩固新政权,恢复和发展生产,加强地方经济建设,并支援前线。

根据大竹地委的指示,1950年1月上旬,征粮工作开始,分配垫江完成3040万斤的征粮任务,具体分别落实到4个区。县委决定以保为单位,组织征粮委员会,广泛运用社会力量,组织教员和放假学生开展宣传活动。根据“大胆吸收新区进步青年,短期培训,使用到征粮中去”的指示,县委在全县先后吸收进步青年、学生60多人,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纪孟德负责,民运部干事范汇忠、蒋先杰具体组织培训,培训半个月后分配到各区,投入到当地的征粮工作中。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三兵团通讯连的指导员以及驻垫部队96团都对当地征粮工作给予了协助。县委将驻军指战员和地方工作人员编成征粮工作队,分赴各区开展征粮工作。然而,全县共有262个保,而政府组织的征粮队员平均下来每个保还不到1人,因此,征粮工作极为不易。

征粮是一项群众性工作,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利益,因此必须充分发动和依靠群众才能完成。当时,征粮的政策主要是“大户加征,贫穷减免,合理负担”,采用普征、大户加征两种办法进行。征粮工作队员深入到乡村,对广大群众进行耐心细致的宣传讲解,让人民群众认识到新旧社会征粮目的、意义及用途的区别。通过广泛的宣传和发动,征粮工作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不少群众除自己踊跃交粮外,还积极为政府催粮、运粮、保护粮仓。一些富裕中农、开明士绅也很快完成交粮任务。

鉴于垫江匪患猖獗的情况,县委初步展开了清匪工作,主要是通过宣传政策,充分利用社会力量,号召土匪改过自新、弃暗投明,因此,垫江匪徒基本上并未受到处理,隐患依然存在。而随着收缴枪支和征粮工作的深入开展,引起了国民党特务、恶霸、地方豪绅等反动分子的极度不满。他们大肆玩弄“两面派”伎俩,破坏征粮工作:一方面,耍花招,欺骗人民政府,伪装开明,主动捐粮;另一方面,却隐藏枪支,暗藏粮食,加紧进行反革命活动,散布反革命舆论,制造混乱。他们还秘密组织了涪陵、丰都、长寿、垫江边区反共游击纵队司令部,纠集3000多人与大量的武器装备。“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战斗已迫在眉睫。

猖狂的刀匪暴乱
  
刀匪即刀儿匠、刀儿教、大刀会,又名顺天教,是封建迷信组织,其参加者多系愚昧无知的群众及少数知识分子。他们以“抗丁抗粮”、“反对捐款”、“打土匪保身家”为口号,在垫江、涪陵、丰都三县交界的偏僻乡村设厂传教,发展教徒2万余人,又以裴兴、龙杠等地较多,其骨干成员大多数是兵痞、流氓、地主、恶霸。

裴兴乡大地主胡炳烈,自恃几个儿子分别担任国民党丰都、忠县、垫江三县联防反共司令,故家有粮食千石,却一直拒绝交粮。眼见征粮影响到自身利益,1950年2月9日,胡炳烈亲自出面,在裴兴乡华龙村胡家老湾杀猪办酒席,宴请地主豪绅、刀儿教大小头目,密谋暴乱。趁此机会,国民党潜伏特务、恶霸地主、旧军政人员便勾结起来,组织刀匪准备反动武装暴乱,公然向新生的人民政权发起了进攻。

2月12日下午,刀匪率先在裴兴乡施行武装暴乱。这天,解放军二野三兵团通讯连副连长关家章带领13名征粮工作队员在裴兴乡征粮。在得知刀匪暴乱的消息后,关家章立即率队转移到桂花村一组围子湾碉楼内。而地主头目胡炳烈、胡稚尤指挥1000多名刀匪团团围住了碉楼。工作队队员见冲来的刀匪成员是农民打扮,不忍伤人,便不断地向其进行思想宣传。但疯狂的刀匪没有放下屠刀,他们叫嚣着,不时开枪射击。在经过一个通宵的战斗后,刀匪无法攻下碉堡,就在第二天清晨强迫附近的老百姓挑来柴草,准备火攻碉楼。正在这时,从赵家寺赶来了20多人的解放军武工队,准备援救驻守在碉堡里面的解放军和征粮队同志。关家章见状,决定率队突围。然而,他们刚一冲出碉堡,上千名刀匪便蜂涌而上。许多同志当场被杀害,少数同志带伤突围后同增援部队一起撤到离围子湾不远的桂花三队洪湖寨。刀匪没有就此罢休,又向洪湖寨发起了疯狂进攻。征粮队的同志虽然又冷又饿,筋疲力尽,却英勇顽强地与刀匪坚持战斗。最后,由于寡不敌众,关家章与另外18名同志在突围中英勇牺牲。

之后,刀匪紧接着又在界滩(界尺、高峰、斜滩)、龙杠(龙凤、杠家)、董砚(董家、砚台)、沙桥(黄沙、五洞桥)、太平、沈家(现坪山)等地进行暴乱,杀害解放军战士和征粮工作队员30多人。不仅如此,其嚣张气焰甚至发展到向县城发起了攻击。2月24日凌晨,一路得势的刀匪分东南两路向垫江县城扑来。当时,县委、县政府在城内的干部不到100人,解放军不到一个连,而在城外蠢蠢欲动的刀匪则有3000多人,大有踏平垫江县城之势。在这紧急关头,县委副书记李万春、县长王平临危不惧,沉着应战,并立即联系起义投诚的原国民政府起义部队第三十军军长鲁崇义请求协助。匪首易万发带领1000多名刀匪从太平方向奔来,占领鸡公山一带,向南门发起猛烈攻击。县委、县政府职工和解放军一起,用重机枪、迫击炮等武器猛烈反击,重点对准刀匪指挥所。终于,在密集的炮火中,自称“铜头铁臂”的匪首易万发被当场击毙,其余匪徒见势不妙,纷纷狼狈逃窜。中午11点左右,从高安、坪山方向来的上千名刀匪又在东门外双路口一带发起了进攻。就在此时,鲁崇义命令自己部队的一个连奔向高坡,与解放军96团协同作战。在反击刀匪的进攻中,刀匪总司令刘必祥被打成重伤,其余刀匪连爬带滚,四处逃窜。

1950年2月中下旬是刀匪最为嚣张、猖狂的时候,在短短10多天内,64名解放军战士、政府工作人员和征粮队员惨死在刀匪的屠刀之下,为捍卫垫江人民政权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打响剿匪的战斗
  
刀匪暴乱之后,全县人心惶惶,特别在发生暴乱的地区,刀匪到处造谣威胁,制造恐怖气氛,一些群众也受到了蒙蔽。刀匪不但杀害解放军战士和征粮工作队员,还到处胡作非为,抢劫粮食、布匹、盐巴。面对刀匪的残忍暴行,县委决定暂时停止征粮工作,平息暴乱。

县委根据西南军区和川东军区有关剿匪的指示,提出以“政治为主、军事为辅”、“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方针和政策来平息刀匪暴乱。2月16日,县委及时发出《关于剿匪的紧急指示》,决定对刀匪暴乱以武装镇压,同时加以政治攻势,即狠狠打击暴乱股匪,而对受特务、恶霸地主欺骗胁迫而参加暴乱的匪徒,则采取政治瓦解的办法,以争取多数,打击少数。同时,印发《告刀儿教书》和《告人民群众书》,揭露地主恶霸和敌特的阴谋,号召群众协助政府迅速平息暴乱,做好未暴乱地区的群众和刀儿教徒的转化工作。此外,加紧军事部署,成立了一支由解放军与地方干部组成的剿匪部队,深入匪巢剿匪。

2月20日,剿匪部队从县城出发,直捣“涪、丰、长、垫边区反共游击纵队司令部”。部队途经黄沙乡大步桥时遭遇一部分正在集合的刀匪,不到半小时便击毙土匪4人,匪徒全部溃散,剿匪部队则无一伤亡。随后,剿匪部队继续前进,在离董家场不远处又遇刀匪拦截。剿匪部队左右包抄,很快击退了这股刀匪。虽然夜色降临,但部队仍乘胜前行,经过汪家场,在第二天凌晨4点到达刀匪巢穴——沈家场春晖村,一阵枪林弹雨后,活捉匪徒50多人,并缴获了一批武器和文件。此次围歼之后,剿匪部队在当地召开群众大会,号召广大群众与刀匪划清界线,积极协助人民政府早日肃清匪患。

3月3日,县委副书记李万春率宣传工作队从垫江县城进驻黄沙乡,全面贯彻县委关于集中力量进行剿匪的决定,并以高峰场为基地,对沈家、五洞、裴兴、永平、大石、界滩、龙杠等地实行轮回剿匪。4日,解放军第三十二师、大竹军分区下达了《剿匪作战的基本命令》,解放军96团副政委孟庆堂奉命率4个连来垫江协助剿匪,加上驻守垫江的6个连,成立了剿匪队,统一由孟庆堂、宋振(96团副团长)指挥。9日,县剿匪指挥部成立,由宋振任指挥长,李万春任政委,王平任副指挥长。各区、乡也成立了相应的组织。县委、县政府将军事打击与政治攻势相结合,实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号召全县人民动员匪徒自新。

剿匪队成立后,捷报频频。3月初,李万春指挥部队袭击五洞桥土匪,活捉了召集刀匪开会的匪首夏福初。12日,县委得到情报称刀匪攻打县城失败后并不甘心,准备13日在沈家场集会,重新编队,再打县城。剿匪部队当即从高峰出发,于次日拂晓前包围沈家场,封锁了各个路口。当匪徒背刀扛枪涌进沈家场时,剿匪部队便开始发起猛烈攻击,打得刀匪晕头转向,四处逃命。沈家场一战,共活捉匪徒70多人。21日,剿匪部队在新庙(高峰附近)的进剿中活捉刀匪5名,还在黄沙乡街上抓捕了暴乱匪首周镜渊。随后,相继逮捕了刀匪暴乱的幕后策划者、匪司令部高级顾问沈英儒,高安地区刀匪头目黄阎平、策划暴动的大地主黄按廷、长龙寨匪首沙永成和叛匪杨文林及多名匪徒。剿匪部队的节节胜利,极大地震憾了散逃在高峰、界尺、斜滩、五洞等地的零星股匪。不少匪徒主动到政府自首,主动投案,交出武器。到4月底,全县有815名匪徒向人民政府悔过自新。4月26日,剿匪部队打击了峰顶山上最后一股刀匪,县内刀匪全部瓦解,刀匪暴乱至此彻底平息。

暴乱平息后,县委、县政府根据“首恶必惩,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政策,从5月起,由宋振负责、县公安局具体办理,在垫江县城“天圣宫”大庙内举办自新刀匪集训队,共集训172人。随后又举办了第二期“匪首训练班”,共集训匪首204人。对已经醒悟的、能缴刀自新的匪徒加强思想教育,既往不咎,而对少数顽固分子则依法给予惩处。

垫江剿匪在大竹地委、行署和军分区的正确领导下,在全县广大军民同心同德的共同努力下,仅用4个月的时间就彻底平息了刀匪暴乱,取得了显著成果。到6月中旬为止,全县共歼灭刀匪60余股,击毙刀匪45人,其中匪首7人;俘获刀匪587人,其中匪首20人;自新刀匪4883人,其中匪首113人。缴获长枪630支,短枪396支,大刀1249把,长短枪子弹13?000多发,手榴弹240枚,炮弹128发。匪患清除后,人民政权得到进一步巩固,垫江的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作者/董长芳

原文刊载于2012年3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