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顺起义始末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8-10 09:09:52

  1926年9月,在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的背景下,北伐战争胜利推进到武汉。这时,北伐军面临着一个严峻问题:倘若继续北上,东有以孙传芳为首的军阀拥兵20万,西有军阀吴佩孚的部属杨森部2万扼守万县沿长江一带,左右两翼对北伐军都不利。且蒋介石执掌北伐军总司令,已心怀鬼胎,对江浙财团和孙传芳、杨森妥协笼络。为解北伐后顾之忧,国民党“二大”期间和北伐前夕,共产党人吴玉章(国民党中央执委兼四川省临时党部执委)和杨闇公(国民党四川省临时党部的主要常务执委)建议:做好川军20万人易旗参加北伐准备;或改造旧军队组成革命军建立川北根据地,抑留杨森部东出缓解武汉之危,亦或策应冯玉祥国民联军与国民革命军会师,继续北上完成北伐大业。
  
  国民党中央党部和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于北伐前就要求国民党四川临时省党部设法解除川军,特别是控制川东、把持四川门户的杨森部对武汉的威胁,以支援北伐。据刘伯承回忆,“邓演达对闇公同志说:‘北伐一定成功,要取武汉——川军杨森对湖北宜昌、武汉威胁太重。共产党同志要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因此对此建议非常重视,重托重庆共产党关注四川军务。”随后,经中共中央的推荐,国民党派朱德到杨森部任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中共北方区委李大钊应杨森虚位之邀也派陈毅到该部工作。国民政府直接派刘伯承回川任军事特派员主持军务,在此期间的5月13日,刘伯承经吴玉章、杨闇公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些都为加强起义的领导打好了组织基础。
  
  周密部署
  
  在国共两党取得共识之后,顺(顺庆,今南充)泸(州)起义的准备工作在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及其军委的领导下紧锣密鼓地进行。1926年2月,中共中央批准成立了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以下简称“重庆地方执委”),由杨闇公任书记,冉钧任组织委员,吴玉章任宣传委员,朱德、刘伯承为执委。5月,重庆地方执委派吴玉章、童庸生、刘愿庵、何绍先、潘崇阶等分别到顺庆、泸州、合川、贵阳、重庆做川黔军各师、旅长的工作。7月,江防军驻合川的黄慕颜经杨闇公、童庸生介绍加入了共产党。自此,他和驻顺庆的秦汉三两位旅长已是共产党员,使完全为党掌握的军队达2个旅,而倾向进步、拥护北伐的还有杜伯乾(驻顺庆)、袁品文(驻泸州)等几个旅。在取得进展的当月,吴玉章、刘伯承去上海和广州向中共中央和国民党中央汇报四川军务。初步拟定:组织部分川军起义,建立一支左派武装队伍。同时,经中共中央推荐,广东国民政府正式行文派刘伯承为国民政府军事特派员,以号召川军,响应北伐,并组织顺泸起义。8月21日,经吴玉章建议,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批准成立由李筱亭、吴玉章、刘伯承组织国民党四川特务委员会。9月5日,“万县惨案”爆发,朱德介绍陈毅到中共重庆地方执委汇报惨案真相,请求支援。杨闇公便派陈毅到泸州做泸州方面的起义工作,待起义时率部到顺庆会合。9月下旬,杨闇公以省党部名义召集顺、泸、合各旅和刘湘、杨森部驻涪、渝的甘德明、刘丹五、陈兰亭、袁品文、秦汉三、杜伯乾、黄慕颜等12位将领或代表举行军事会议,商讨北伐事宜。会后又专门开了计划起义的部队旅长会议,会议暂定起义军为国民革命军,下编为一至五路军;初定刘伯承、黄慕颜为正副总指挥,陈毅任政治部主任;各路军设司令,由各旅长担任;并责各旅着手准备,待命行动。
  
  为了把部队改造成革命队伍,中共重庆地方执委要求黄慕颜在部队中办军政训练班,培养一部分骨干官兵,并派去张嘉明、黄君尧、廖宗泽、曾静吾、向鉴荣、石天柱任教官,与先期到那里任黄慕颜秘书的何绍先一起,加强军队的改造工作和进行军事、政治训练。不久,一个40人的排连长学员队和一个80人的进步青年学生队正式开办起来。同时,中共重庆地方执委为加强领导,成立了军事委员会,以杨闇公为书记,朱德、刘伯承为委员。为扫除起义的障碍,军事委员会还将从泸州转回的陈毅派到合川陈书农第3师任政治部组织科长,争取陈书农至少保持中立。
  
  11月初,刘伯承第二次返川,在军事委员会和陈毅的参与下立即投入起义的运筹。首先,研究拟订了5个旅的起义计划,决定:泸州、合川各部集中顺庆宣布起义,在川北站稳脚跟,然后消灭刘存厚部,以打开局面,阻止和抑留杨森部出川东下,解除武汉威胁;或北出陕西会合冯玉祥的国民军,会师武汉完成北伐。其次,加紧对郭汝栋、向时俊两师的争取分化工作,以牵制杨森。三是刘伯承亲自赶赴合川指导黄慕颜旅的准备工作。他要求黄起义时,先率部伪称移防温江假道顺庆,同二、三路军会合,然后挟持何光烈就范,在顺庆宣布起义,泸州方面四、五路军庚即起义,迅速到顺庆集中。尔后以顺庆为根据地,向绥定进击,消灭最顽固的军阀刘存厚。最后,实现“响应北伐,会师武汉”的目的。
  
  然而,当起义准备正按计划进行时,风云突变。
  
  泸州失守
  
  驻守泸州城内的是第2混成旅旅长李章甫。他在讨袁战争中投靠刘湘,被刘任命为旅长而派驻泸州城。之后该旅也归属了赖心辉。李章甫在泸州骄横暴戾,中饱私囊,横行四乡,因而积怨甚多。驻在泸州沱江北岸小市的第10混成旅旅长陈兰亭出身绿林,生性义气,领导的讨贼军败退贵州时投靠刘湘,后归隶赖心辉。为了分享泸州的盐款、税收,陈兰亭常与李章甫发生矛盾。鉴于李章甫和陈兰亭的不同,中共重庆地委军委和左派临时省党部决定采取争取陈兰亭部、解决李章甫,在泸州举行起义树起国民革命大旗的方案,随后即通过邓作楷向袁品文下达准备起义指示。袁品文接到起义指示后,与邓作楷等进行商议,确定了联络陈兰亭、铲除李章甫的具体计划。之后,袁品文经与陈兰亭密商,确定借军士训练学校学生毕业,请李章甫前来训话之机将其逮捕,并宣布起义。1926年12月1日,袁、陈二人将应邀到兰田坝参加毕业典礼的李章甫逮捕后,即分头率兵打入泸州城,很快攻占李章甫旅部和龙头关军事重地,并经过10多个小时激战,将赖心辉的直属炮兵营和李章甫的3个团包围缴械,于次日早晨占领泸州城。起义算是首战告捷。
  
  不久,蒋介石反动本质明显暴露,示意四川军阀调兵包围泸州,扑灭起义。川黔各军阀对泸州皆垂涎欲滴,于是24军、25军、26军和边防军都派出部队一涌而上,动用了28个团的兵力把泸州围得水泄不通。同时,起义军内部也进一步分化,陈兰亭接受国民党右派黄季陆为政治部主任,袁品文部团长皮光泽被赖心辉派去的谢南城以同乡兼同学关系拉去两部,坚决反对集中顺庆。1927年春,刘伯承奉命率韩伯诚、熊子俊和政工人员等30余人从开江赶赴泸州,虽然采取了就地设立总指挥部、召开军事会议潜心谋划、每团配一名政治指导员、成立军事政治学校、将袁旅皮光泽团升为六路军以及发布全军总指挥刘伯承、四路军司令陈兰亭、五路军司令袁品文、六路军司令皮光泽视事公告等一系列措施,仍不能挽回颓势。连刘伯承提出不愿北突就往南突围,经合江、江津、綦江、南川退向酉阳、秀山、黔江、彭水再转湘、鄂到武汉的意见也遭否定。最后,陈兰亭、皮光泽甚至与赖心辉勾结,欲交出刘伯承总指挥和政工人员为人质,借以解泸州之围。为防万一,刘伯承等先行撤退龙透关。刘伯承早有进退之策,先与封锁龙透关的24军张仲铭旅长有约,张愿为掩护,保证安全。于是,第二天拂晓,刘伯承等在张的掩护下安全撤退。其后数日,所属赖心辉的马昆山部派人来促陈、皮、袁就任国民革命军22军第二、三、四师长职,迫于形势,三人都予以答应。鉴于城内存粮耗尽,三人商量即夜偷渡突围,虽从南撤出了重围,但并未按总指挥所指征途前进。结果,陈兰亭投靠了杨森,袁品文在皮光泽的影响下与其一道投靠了黔军周西成。泸州事变就此终结。

南充城隍庙——顺庆起义在此打响第一枪_meitu_2.jpg

南充城隍庙——顺庆起义在此打响第一枪


  顺庆重创
  
  顺庆方面的驻军,是川军第五师,其师长何光烈既反动又霸道。何培植炮团长刘荣芳和步兵团长岳云锦为心腹,常常撇开旅长发号施令。其部属秦汉三旅长已是共产党员,另一位旅长杜伯乾在北伐大潮的影响下倾向革命,且两人均与何有嫌隙,所以于公于私都对起义能够接受,并采取了积极的态度。秦、杜二人原计划于1926年12月5日趁何检阅得意忘形之际举事,但3日何怒容满面,突然宣布:部队各回驻地,禁止外出;营以上军官到师部开紧急会议。这引起秦、杜的疑虑,为先发制人,被逼于紧急会前,即当日午后起义。战斗首先在西街城隍庙打响,接着大西街、政府街、学院街头枪声四起。18团义兵将岳云锦贴身打死后,将岳扭送到大佛寺秦旅部,同时俘获炮团长刘荣芳。下午5时,起义军向师部进攻,包围了师部。至24时,何光烈指使心腹在大东街、簧墙街等处纵火,制造混乱,他则趁乱携家人和弁兵潜逃南部,向广安的罗泽洲和遂宁的李家钰求援。至此,起义军占领顺庆,战事告捷。
  
  第二天,秦汉三部政工负责人吴季蟠指定秦自然等筹组新政府,由秦自然和军事代表姜可明、国民党代表林瑞生、工人代表屈沄洲、农民代表李介(自卫军)、刘锡祚组成,秦自然为县长。同时,起义军急电重庆国民党四川省党部和合川江防军驰援。刘伯承立即从重庆赶到合川,马上与黄慕颜商定于5日按原计划行事。4日,黄旅全部在合川体育场与地方各界召开移防暨欢送大会,向合川各界父老乡亲告别。次日,刘伯承和黄慕颜统率全旅(包括王建业、唐祖尧一、二团,高海云特科营,赵云甫警卫营和学生队)共约3000人浩浩荡荡从营地(李家花园)出发,夜宿大河坝。6日,由西向北改道直奔顺庆。9日到达目的地后,便将总指挥部设在原何光烈师部,并与一路军司令部同驻都尉坝,刘伯承就近住西山。翌日,三路军共7000余人在顺庆果山公园召开起义誓师大会,正式宣布起义,并任命刘伯承为国民革命四川各路军总指挥,黄慕颜任副总指挥兼第一路军司令,侯哲民任参谋长,徐恒任副官长,学生队代行政治部职;任命秦汉三、杜伯乾为第二、三路军司令。二、三路军分别任命吴季蟠、黄知风为其政治部主任。会后又将一路军的特科营和原何光烈的炮团划归总指挥部直接指挥。
  
  就在总指挥部整饬部队、稳定社会秩序前,从7日开始,何光烈讨得罗泽洲4个团,以李炜团为先导从南部广安反攻而来。李家钰2个团继而从遂宁加入围攻,陈书农部的王学姜、刘润之2个团尾随黄旅进驻嘉陵江对岸的李渡,对顺庆形成包围。14日,刘伯承鉴于泸州方面军迟迟不来,召开了营以上军官会,指出:敌强我弱,孤城难宁。不如趁罗、李、王几路人马立脚未稳之际,放弃顺庆,一举攻下绥定;尔后等泸州起义军到来,一起入陕西。可是秦、杜两部许多团、营长力主坚守,此时恰逢杨闇公派廖宗泽带来一封密信称:“已严令泸州起义部队,迅速向顺庆集中,要求原地坚守。”据此,刘伯承提出第二方案:集中兵力破敌一路,改变不利态势,等待泸州军来。于是决定:三路军抽集8个营,由秦汉三及其团长姚源铎指挥,对李家钰部发起攻击。14日至15日,各路军阀从四方攻来,战斗已十分激烈。16日晨,刘伯承坐阵西山坡,杜伯乾率三路军防守紫福观、凉风垭、午凤山一带,以御广安、南部来敌。秦汉三、姚源铎则指挥新调组的8个营向北较弱的李家钰部发起猛攻,李部被迫后撤,起义军一度占领城外20里的望水垭。但杜伯乾在西壕口一线受到何光烈、罗泽洲的强力攻击。加之杜的部属戴宗勤连在凉水井阵前反戈,让出缺口,敌人直插义军侧背,城防暴露。这时,李部乘机反扑,姚团长遭敌包抄偷袭,阵亡于父子桥。形势急转直下,经刘伯承、黄慕颜在西桥河栖乐垭阻击,得以掩护大部队向东突围,转移金台场集中。这时,城防也被击破,政治部的学生军一面组织紧急撤退,一面用屠夫案桌等设置障碍。忙乱之中,被俘的刘荣芳、岳云锦两个反动团长逃掉。不久,何光烈和罗泽洲驱兵入城,顺庆陷落。在掩护撤退中,黄部唐祖尧团营长柴崇林在望水垭阵亡,王建业团营长陈如松失踪。顺庆保卫战以各部遭重创而终。
  
  撤到金台场后,总指挥刘伯承召集三路军司令会议,提出:“现在大势已去,我军不能再战,准备到开江县,急调泸州军到开江集中,仍按原定计划进取绥定。”得到一致赞同。17日夜,三军向开江进发,18日下午先后到达蓬安周口准备渡河。但渡船只有一只,几千人要过去,其速度可想而知。焦急中,又遇陈书农部的林翼如旅从绥定杀来,待渡之师防不胜防,仓促应战。黄部断后掩护,损失惨重。参谋长侯哲民和副官长徐恒、学生队代理队长莫师谟、二团长唐祖尧等都因受阻脱离部队。过渡之师剩下2000余人,夜宿渠县清和场。19日继续前进,于22日到达开江。
  
  到开江后,刘伯承略为整顿部队,安置总指挥部和一路军驻普安场,秦、杜两路军驻城区附近各乡。12月26日,刘伯承得到通知,杨闇公到了万县,要他去参加会议,于是将总指挥职交给黄慕颜代理,政治部责黄均尧负责,学生队长由分队长朱德恒代理。至于青运、农运、军运工作,分别由缪云仙、饶会群、张家云负责。在万县,刘伯承同杨闇公、朱德会商议定:刘伯承必须去泸州。因那里无人指挥,只有刘去整顿部队,把那里的军队领到开江汇合。于是,刘伯承携徐参谋去了泸州。然泸州之事不成,又冒险潜离泸州,辗转到南昌履行新任。
  
  开江坚守
  
  起义军驻开江期间,继续坚持革命。1926年12月,政治部缪云仙和王剑鸣积极筹建国民党(左派)组织。他们邀约开江中学傅卓仁、王伯鲁等7位同学在南极宫开会,建立了中国国民党开江县第一个支部,同时开展革命群众运动。1927年2月9日,召开了庆祝汉口、长沙收回英租界大会,并举行了两次火炬集会游行;2月13日,在普安场召开了千多名师生、农民参加的群众大会;3月12日,召开了纪念孙中山逝世两周年大会;“三三一”惨案发生后,立即在城厢北门大操场召开了全军参加的声讨大会,并以起义军将领的名义先后于4月13日和4月20日向国民党中央与国民政府和人民发布了《国民革命军川军各路之讨贼檄文》、《顺泸起义各路将领请讨伐刘湘呈文》。在群众运动的基础上,起义军先后组成开江县农民、商民协会和学生、妇女会,参加各群众团体的会员约有几千人。如农民协会成立时,开江县附近的永兴、太和、回龙、甘棠等乡的农民扛着锄头,工人拿着斧子,商民手持算盘,纷纷涌入会场,起义军和地方团队也来参加祝贺。由于有起义军作后盾并大力推动,开江县的政治新局面得以开创,被公认为是开江破天荒的第一次。
  
  但是盛景不长,随着“四一二”反革命事件的发生,蒋介石和国民党右派抬头,起义军受到政治、军事、后勤各方面的压力。四川军阀向蒋一边倒,起义军政治上越来越孤立,军事上各军阀虎视眈眈,经济上也没有来源。以生活饮食之需来说,开江数千军队骤至,粮饷不济,士兵每人每日仅有两餐,眼看就要难于维持。黄慕颜不得不向省党部、省委求助,便将工作交给秦汉三代理,一路军交给一团长王建业代理,于3月中旬去了重庆。到渝不久,黄慕颜参加了重庆各界反对英美炮轰南京市民大会,遭到蒋介石授意军阀刘湘的血腥屠杀,即“三三一”惨案。黄在惨案中跳墙逃出打枪坝,但腰部受伤。4月4日,杨闇公化装乘“亚东号”轮赴汉时被军阀逮捕,6日被杀害。至此,黄不但不能商讨解决部队的问题,自己也成为被追捕的目标,故直接到了汉口,向中共中央和国民党中央汇报。4月21日,宁汉分裂,国民政府签署起义军为国民革命军暂编第15军,任刘伯承为军长、黄慕颜为副军长。“马日事变”后,整个中共组织转入地下。从此,黄慕颜与党失去了联系。继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后,5月21日,汪精卫与之同流合污,发动“马日事变”,北伐以失败告终。
  
  在此大背景下,四川的军阀自“三三一”惨案后变本加厉地镇压革命,剿杀起义部队。而杨森、刘存厚、邓锡侯等对暂驻开江的一、二、三路军也暗中控制,分化肢解。1926年底,虽然因与刘伯承的旧同事关系和情谊,罗觐光、王仲澄接纳起义部队进驻开江,但当1927年3月黄慕颜去渝后,杨森以粮饷为借口,将起义军编入罗部,任秦汉三为副师长,杜伯乾为旅长。5月,吴玉章派秘书孙壶东到万县,策动罗觐光起义,配合起义军攻打刘存厚,再拉队伍到武汉,但因罗不愿参加而未成。此时,黄慕颜部尚有王建业、贾述安2个团,不足2000人,杜伯乾部尚有吴鹏德一个团800余人,秦汉三部更少,只有数百人。孙壶东同他们商定把队伍拉出川去,于是部队转到了云阳。正找船东去宜昌时,被杨森发觉制止,未成。不久,形势更加恶化,敌人采取拉拢手段,贾述安拉了部分人投向绥定的刘存厚,但该部原是邓锡侯的体系,刘、邓又是亲家,便将贾部归还了邓锡侯。其余部分,在武汉的督促下,罗觐光则礼送出川开到鄂西待命。当时一路军以学生队为骨干,编成一个独立支队,由队长朱德恒率领驻兴山、房县;二路军秦部驻荆门;三路军杜部驻安远。不久,“马日事变”爆发,黄部退回四川巫山,被军阀刘湘解除武装,二、三路军则被军阀鲁涤平缴了械。这就是泸顺起义军暨国民革命军暂编第15军的尾声。
  
  泸顺起义,因北伐战争而兴,也因北伐战争的失败而告终。这次起义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中共中央关于牵制四川军阀东下、减轻对武汉侧翼威胁的战略目的,是除北伐主战场外,国内支援、配合北伐战争最重大的军事行动,为推翻北方封建军阀势力作出了重要贡献。它是中国共产党力图掌握武装的一次勇敢的尝试,为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锻炼了军事干部,也为南昌起义的发动以及人民军队的创建提供了可贵经验。
  
  作者/蒋维彦
  
  原文刊载于2012年3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