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县征粮剿匪记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8-08 09:05:42

解放军剿匪部队张贴标语_meitu_1.jpg

解放军剿匪部队张贴标语

  1949年12月22日,重庆市巴县第八区(接龙)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其后,迅速接管各乡伪政权,建立新的乡人民政权,发动群众,征收粮食,成了接龙区政府的主要工作。
  
  征粮工作频受阻
  
  接龙区是巴县最为偏远的山区,由于远离城市,交通闭塞,因而形成了强大的封建势力。这里既有惯匪恶霸,又有反动军阀,国民党散兵游勇也流窜于此。接龙区一时成了牛鬼蛇神、豺狼虎豹的猖獗之地。
  
  接龙刚解放,区政府就全力开展借粮征粮工作。但却遭遇敌人造谣破坏,给征粮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阻力。
  
  接龙区原属苦寒山区,粮食生产本就不丰,且大多集中在大户人家,寻常百姓少有存粮。加之这里是新区,群众对政府的借粮征粮方针政策不甚了解,于是国民党特务趁机大造谣言,说“共产党要共产共妻”,“私人财产要一律充公”,“共产党的天下不长久,国民党就要打回来了”……这些盅惑人心的谣言,让部分群众产生了惧怕心理。许多人家赶紧设法为子女筹办婚事,一些大户人家则杀鸡宰猪,大办酒宴……一时间,接龙地区人心惶惶,宝贵的粮食大受糟蹋,使征粮工作陷入困难的境地。
  
  接龙区、乡政府针对敌人的造谣诬蔑,立即组织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通过召开群众大会、散发传单、书写标语等形式,积极宣传党和人民政府的借粮征粮方针政策。同时,还动员和组织各乡进步教师及青年学生,配合征粮工作队深入农村,通过文艺演出向群众进行宣传,以巩固和扩大宣传效果,加深与群众的联系,使谣言不攻自破。
  
  当借粮征粮工作即将步入正轨之时,敌人又耍出新花招。面对敌人的公开破坏,新区政府一边积极发动群众,调查、掌握地主恶霸破坏征粮的罪证,揭露其阴谋;一边采取断然措施,对公开破坏征粮工作的首恶分子予以逮捕法办,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但时隔不久,流窜西南边陲的国民党残兵与当地惯匪恶霸相互勾结,使征粮工作再次受阻。
  
  1950年2月,与接龙区毗邻的南川县发生了大规模的土匪暴动,上千名土匪攻打南川大观区政府。隆隆枪炮声,清晰可闻,接龙区的国民党特务、土匪和地主恶霸乘机作乱。
  
  2月下旬,以原国民党团长王宏基、伪七县联防主任王嘉谋为首的国民党残匪,公开打出了“九路军”的旗号,王宏基自任军长,王嘉谋任副军长。他们抢占石龙乡,并以此为据点,网罗流窜于各乡的国民党散兵游勇和本地的地痞流氓,组成了一支规模较大的土匪武装,不断筹划反共暴乱。同时,以石龙乡伪乡长李峨生、双凉乡伪乡长郭文修为首的土豪劣绅,利用当地反动会道门组织,组成了“神兵司令部”,李峨生任“神兵”司令,郭文修任“神兵”参谋长。
  
  3月初,李峨生等人聚集手下“神兵”伙同张正涛(国民党联防队员)等土匪队伍,分头攻打凉水征粮队。征粮队人少势孤,只得撤出凉水。
  
  土匪占据凉水后,为招募更多的人加入,便开仓抢劫公粮,以每人三五斗粮食作为奖赏进行招募。他们还大肆宣传“要吃粮,跟我来;要吃饱,跟我跑” 等口号,使不少群众上当受骗。征粮队历尽千辛万苦征收入库的粮食,也被他们抛撒精光。
  
  区府中心落匪手
  
  土匪攻占凉水后,乘势向接龙靠近,计划一举打下接龙。副区长王界平接到消息后,当即命令区武工队连夜抢占紧临区政府的3个小山头,抢挖工事,一场血战即将展开。
  
  1950年3月3日上午10点,5000多名土匪在王宏基、王嘉谋的指挥下,气势汹汹地向区武工队冲杀过来。接龙区政府四面环山,位于低处,土匪人多势众,首先占领了四面高山,将武工队团团围住。他们居高临下,机枪、步枪、土炮等一齐向武工队阵地打来,阵地上弹雨横飞。
  
  当时,区武工队和区政府工作人员共有200多人,和土匪人数相比处于绝对劣势。更令人焦虑的是,这200多人中,除王界平外,其余都是人民政权建立后陆续参加革命的青年学生和贫苦农民,他们从未接受过军事训练,也没有经受过战斗考验,作战经验极为缺乏。
  
  战斗打响后,面对敌人的炮火轰击,起初同志们十分惊慌,不知所措。好在王界平迅速传令,大家就地隐蔽,不准乱跑乱动,等待有利时机还击,才平息了骚动。不久,敌人向武工队扼守的小山头发起进攻,数千名土匪在密集的火力掩护下,狂呼乱喊着向阵地扑来。当土匪距武工队阵地仅几十米时,王界平一声令下,200多支枪一齐开火,枪炮声顿时响成一片。很快,敌人的第一次进攻被粉碎了。
  
  恼羞成怒的土匪头子,又组织了更多兵力进攻,依然惨遭失败……就这样,武工队凭着手中的200多支枪,在王界平的指挥下,从早到晚,连续打退敌人四次疯狂进攻,保住了阵地。
  
  土匪进攻受挫后,决计将武工队紧紧包围起来,等到天亮后,再发起攻击。水、米未沾的武工队,此时已疲惫不堪,不料空中又下起小雨,同志们冻得瑟瑟发抖。如果继续坚守,面临的将是寡不敌众的严重后果。王界平果断决定,冲破重围,实行战略撤退,以保存实力。
  
  晚上10点左右,突围行动开始。王界平率领一班战士,在浓郁的夜色掩护下,悄悄地向土匪的阵地摸去,到距敌阵地10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起攻击。长枪、短枪、手榴弹一齐打响,敌人猝不及防,四处逃窜。这时,新区机关干部和武工队战士边打边跑,迅速冲出包围圈,消失在黑夜中。王界平又带领突围的战士担任掩护,尾随部队后撤以阻击跟来的敌人。次日凌晨,队伍终于摆脱了敌人的追击,在蒙蒙细雨中撤退到了九区。至此,接龙区的7个乡全部落入匪手。
  
  3月5日,九区(跳石)周渭川副区长率领区武工队30余人驰援太平乡(太平乡,前临碑垭,背靠接龙,为进出第八区的咽喉要道——作者注)的武工队,然后组织50余人于次日晨第一次向接龙区出击,土匪闻风逃遁。临近中午,大批土匪又反扑过来,周渭川机智地避开了土匪的夹击,带队撤返跳石。这时,太平武工队却被“神兵”包围在接龙区大矿山。一场激战后,太平武工队大部分突围成功,队员张炳云、朱思伦、刘灿林不幸被俘。其中,张炳云在押往永峰寺后,被“神兵”剖腹杀害祭旗,其状惨烈。
  
  是日下午,太平武工队在王界平的解救下,撤到石岗乡与接龙武工队会合。3月8日黄昏,土匪来打石岗,武工队旋即星夜撤向跳石。
  
  攻克石门破雄关
  
  在跳石短暂休整后,武工队以其精干成员与驻守小泉的解放军3分校警卫连组成了突击队,选道向盘踞在太平乡的土匪实施攻打。土匪猝不及防,我方告捷。由于突击队人少,难与大股土匪持续作战,在痛击敌人后,便迅速撤出了战斗。恼羞成怒的土匪随即加强防守,严密封锁进入接龙的关口——碑垭。
  
  为彻底消灭土匪,接龙区政府由跳石转移到了与太平乡仅一箭之遥的石岗乡,同解放军的川东军组成联合部队,并精心制订了“铜壁合围”计划。以土匪老巢南川白沙井为合围中心,兵分三路,从涪陵、南川、巴县3个方向分进合击,全面清剿。巴县以第八区为突破口,待拿下接龙,剿匪部队即可直指南川。
  
  1950年3月15日,“合围”战斗正式打响,由王界平率领的区武工队与川东军区调来的正规剿匪部队配合。五更时分,部队从石岗出发,拂晓前抵达碑垭。从山脚望去,整座山头宛如一面巨大的石壁,矗然耸立。一条陡峭的青石小径蜿蜒而上,直达碑垭岩口石门,地形极为险要。土匪占据碑垭后,即以巨石将岩口石门堵塞,并在其上架起机枪、土炮,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我部队趁天色未明,利用乱石作掩护,悄悄摸到了岩口石门之下,敌人毫无发觉。解放军趁其不备,立即向据守岩口的土匪发起猛攻,猛烈的喊杀声瞬间打破了山间的沉寂。敌人凭借有利地形,疯狂反击。由于岩口道路狭窄,部队无法展开攻击,敌人又集中火力严密封锁道路,致使部队进攻受阻。其后,部队几次发动进攻,均因地形险要,未能将石门攻破。
  
  后来,部队指挥员决定改变战术。由正面部队发起佯攻,集中火力压制岩口之敌,同时由王界平率领一小队战士,迂回至石门左侧山崖,沿着陡峭的山壁,附石攀援而上。当王界平快
  
  到山顶时,一面高约六七米的石壁陡立眼前,他们立即搭人梯,让数十名战士翻上石壁。上石壁后,战士们从敌人侧后方猛冲过去,与岩口守敌展开了肉搏战。随后,被阻于石门之下的解放军大部队,乘机发起冲锋,一举拿下石门。这场战斗,活捉土匪连长陈松柏,打伤匪徒10余人,共生俘土匪30余人。至此,碑垭告破。
  
  部队乘胜猛追,太平乡大部分土匪望风而逃。但有一股“神兵”在头目张雄的率领下,逃入一家地主大院,妄图凭借高屋院墙,负隅顽抗。王界平指挥一队战士向盘踞在院的“神兵”发起攻击,最终张雄及“神兵”全部被歼,我方胜利收复了太平。
  
  数天后,部队又收复了接龙。接着,领导们作出决定——攻打“神兵”老巢永峰寺。
  
  端掉“神兵”司令部
  
  1950年3月21日夜,剿匪部队和区武工队,约六七百人,兵分三路向永峰寺进发。
  
  接龙距离永峰寺有50多华里,正面攻击部队翻越两座大山,徒步急行军抵达永峰寺时天已大亮。盘踞山上的土匪首先发现攻击部队,战斗立即打响。遍山的土匪躲在乱石后向解放军猛烈射击,由于不熟悉地形,解放军只得八方迎战,大部分战士都冲上山去单兵作战。在我军强大火力轰击下,敌人开始慌乱,四处逃散,战士们乘机将其拦腰切断。土匪见势不妙,一部分从庙里冲出庙门向花桥方向逃窜,另一部分则缩回庙内,继续顽抗。由于大部分战士已上山,山下的王界平身边仅有一名部队指导员和两名战士,见有敌人逃跑,4人立即猛扑上前,实行正面阻击。
  
  土匪见势掉头逃窜,一部分跳岩逃走,另一部分则被王界平等人堵进庙院。此时,解放军的手榴弹、子弹渐渐打光,眼看敌人准备反扑,王界平当机立断,用枪顶着军衣挥舞,示意山上的部队火速下山支援。果然,山上的部队见信号后迅速下山增援。
  
  中午时分,我部队终于打下了永峰寺。这次战斗,打死土匪40多人,活捉“神兵”司令李峨生、参谋长郭文修在内的土匪350多名。
  
  由于连续作战,战士们疲惫不堪,决定在永峰寺就地休息开饭。但饭菜尚未做好,数千名土匪又从四面八方反扑上来,部队被围困在庙内。虽然土匪人多势众,火力猛烈,但他们几次进攻均未成功。时近黄昏,土匪攻势更猛。危难之际,部队首长当机立断,命令王界平带领两个突击排在大部队4门火炮的火力掩护下,杀出一条血路,掩护大部队突围。
  
  王界平迅速率领两个突击排迎着敌人的炮火猛冲过去,一鼓作气拿下一个山头,接着又向另一个山头发起猛攻,以吸引敌人的火力。此时,解放军大部队撤离寺庙,占领了龙头垭高地。王界平的两个突击排仍继续与土匪拼杀,牵制住敌人的火力。紧接着,部队迅速抢占龙头垭,突出重围。王界平见机撤出战斗,紧跟大部队向凉水方向撤离。
  
  这次战斗,端掉了“神兵”司令部,“神兵”土匪彻底被瓦解,匪首李峨生、郭文修在巴县李家沱被处决。
  
  作者/刘泽君
  
  原文刊载于2018年7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