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险志士肖中鼎的传奇人生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7-23 21:54:36

  他曾是国民政府万县地区的保安司令,却成为地下党员,积极掩护配合党的工作;他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却依然坚持统战工作,准备武装斗争;他被囚禁在渣滓洞监狱,却当上小卖部的营业员,为难友联络通信;他在重庆“11•27”大屠杀中有幸脱险,却桑梓情深,返回家乡投入建设。他的一生跌宕起伏,而信念始终不曾动摇。他,就是从垫江走出的共产党员——肖中鼎。

  

  贫苦学生投革命

  

  肖中鼎,又名禹成,1901年出生于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玉河村冷家山萧家大院的一个农民家庭。他6岁便进私塾,在垫江第一高级小学堂毕业后,于1915年春考入垫江中学。

  

  1919年中学毕业后,因家境贫寒,肖中鼎无法继续升学读书。时逢黄复生、卢锡卿组织川滇黔第一路军,在万县办起了随军学校,心怀武装救国之志的肖中鼎闻知这一消息,立即凑足盘缠前往万县,于1920年初考入该校学习。然而不久,因川军排斥川滇黔第一路军,随军学校被迫停办。肖中鼎只得从万县取道去南充,考入川军第五师军官教育团,并在那里学了1年半时间的军事科目。毕业后,他先后任熊克武部队骑兵团二营排长、刘存厚部川陕第三路军事讲习所教育长、九团营长。由于肖中鼎出身贫微、秉性刚直,因而经常受到排挤与打压。无奈之下,1930年,他只好改投刘湘,在重庆任战术教官,后到成都刘湘部模范师任营长、团长、武德学友会核心小组组长等职。

  

  在成都时,肖中鼎结识了共产党员罗守朴。此人于1933-1934年到成都从事地下工作,其生活艰苦、忘我革命之精神,给肖中鼎留下了深刻印象,因而对共产党心生敬慕。

  

  西安事变后,刘湘为张学良、杨虎城爱国行动所感召,接受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并接纳了一批中共人士到其部队工作。在此,肖中鼎与他们结为好友,并从中受到革命的熏陶,思想日趋进步。1937年,受刘湘派遣,肖中鼎到四川大学担任军训主任教官,他在学生中大力宣传团结抗日的思想,还支持左派学生的革命活动,因而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拥护。

  

  保安副司令的掩护

  

  1938年,肖中鼎到万县任四川第九部分行政区保安副司令,作为实际的“一把手”管辖万县地区9个县的民团武装,被称为“肖司令”,同时还兼任刘湘创办的武德学友会万县联络站联络员。他利用职务之便,在万县大力宣传刘湘“抗战建川”、“抗战反蒋”的方针政策和中共的抗日主张。此番举动引起了万县地下党组织的注意,很快,他便结识了地下党员李聚奎、刘孟伉、李学民(又名李英才)、胡昌治、孙慕萍等同志,并同他们一起在当地创建了党的外围组织“抗日救国会”,为抗日救亡而呼喊、奔忙。就在这年5月9日,由刘孟伉、李学民介绍,经省委书记罗世文批准,肖中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深感肩上的使命愈加沉重。19日,罗世文在肖中鼎家秘密召开了两天半的会议,重新成立了中国共产党万县委员会。

  

  肖中鼎入党后,以自己的特殊身份为掩护,积极配合党组织的活动,保安司令部也因此成为中共万县地下党的一个秘密据点。他利用保安副司令的职权,先后为去延安的40多名革命青年办理通行证、介绍信,并为贫苦学生资助路费;他借刘湘在各县组织国民自卫队以加强地方力量之机,介绍郑华、林向北、林佩尧等共产党员去巫山、巫溪、万县、忠县等县,发展党组织或掌握地方武装;他急人之所急,支援陈联诗(小说《红岩》中“双枪老太婆”的原型之一)以手枪等装备。不仅如此,在下川东各县保安要员集中在万县受训时,肖中鼎以负责人的身份,公开宣讲《论持久战》,并在万县各界抗敌后援会的成立大会上以“全面抗战”为题发表长篇讲话。他想通过一次次对党的抗日战略思想和政策的宣传呐喊,不断激发万县人民的抗战热情,坚定抗战信念,也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中国共产党的影响。

  

  然而,1939年8月,这些活动被察觉了,得到密报的四川省保安司令准备将肖中鼎秘密逮捕。肖中鼎得知消息后,随即离开万县赶往成都,找到罗世文汇报情况。罗世文立即派他去阆中找刘湘的亲信将领、川陕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潘文华,做其统战工作。在潘文华处,肖中鼎很快得以重用,被委任为绥署上校参军。在部队中,肖中鼎一方面做潘文华的思想工作,开导他坚持联共,另一方面则努力掩护党组织的活动。1940年,阆中中心县委遭到严重破坏,肖中鼎东奔西走,四方联络,为党提供了大量活动经费,保护了王叙五、周永开、艾文等一大批共产党员。此后两年,肖中鼎一直按照党的安排,从事统战工作,大力开展民主运动与抗战宣传。

  

  仗义斗贪官

  

  1941秋,肖中鼎回到垫江处理其祖父丧事,恰遇当地成立“在乡军官会”,他便被推选为会长,而来自新场的唐庄(刘湘部退休师长)则任名誉会长。当时,垫江厉行戒烟,禁吃吗啡。时垫江县县长门启昌是成都中统特务骨干,奸诈狡猾、贪婪无度。他知道唐庄财力雄厚,便以其抽大烟为名,派警察将之逮捕,关押在南门戒烟所,想趁机敲竹杠。唐家托人给门启昌送礼,请求放人,但他嫌礼品太轻,一再拒绝,蓄意狠狠勒索一笔才肯放人。肖中鼎得知情况后,义愤填膺,便与戒烟所所长一起商议后,带领唐庄部下持枪到戒烟所将唐庄救出,同时让唐夫人率新场街上唐家亲友及群众近百人到县政府找门启昌要人,其声势之大,令门启昌恼羞万分。后来,肖中鼎又组织唐家人到省里控告门启昌贪赃勒索、欺压良善。门启昌名誉扫地,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垫江。

  

  不仅如此,1945年9月,肖中鼎再次回到垫江,又一次挺身而出,声张正义。此时的县长、中统特务萧邦承依仗自己是大军阀杨森的舅子,竟在禁烟期间把没收的烟土进行倒卖,甚至还侵吞修建梁山机场死亡民工的抚恤费。肖中鼎得知后,决定向省里密电状告,却不料被人泄了密。萧邦承咬牙切齿,决定伺机陷害肖中鼎。

  

  当时,抗战刚胜利,梁山机场建完后剩有近万石黄谷,肖中鼎便代表在乡军官会提议卖掉几石黄谷,在陈家街后山为抗日阵亡将士修建一座白骨纪念塔。表面上,萧邦承也同意,之后却诬称粮食加工委员会主任肖中鼎私自签字同意卖谷,有贪污行为,并立即将其逮捕收审,后以“盗卖军粮罪”为名判其7年徒刑。肖中鼎没有屈服,他愤然向上级分院提出上诉,控告贪官萧邦承大权独揽、一手包天,挟仇诬陷。后经多方开展工作,1946年5月,长寿地方法院宣布肖中鼎无罪释放。

  

  身陷囹圄

  

  肖中鼎无罪释放后,当即赶到重庆,寻找党组织。由于他1940年-1945年在通江、阆中、成都、眉山等地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时,直接联系人是中共中央南方局川北特派员王叙五,而此人又身在巴中农村,一时联系不上。肖中鼎几经辗转,找到在南方局工作的王华,并经此得到了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部长张友渔的接见。之后,肖中鼎便在张友渔的领导下,开展地下活动:一方面,对刘湘在重庆的旧部做统战工作;另一方面,打入蒋介石为欺骗笼络失业军人而开办的“军官总队”,伺机行动。

  

  然而,情况有了变化。1946年,“军官总队”对肖中鼎作了退职处理。肖中鼎便巧妙利用垫江老家种的烤烟,做起贩卖烤烟的生意来。就这样,他以失业军人做生意的公开身份,继续从事地下活动。从1938年5月至1947年10月的9年多时间里,肖中鼎直接掩护党员干部23人,有联系的7人,掩护和联系的进步群众30余人。

  

  1946年底,我党预料到国民党在进攻陕北、山东两大解放区失败以后,会采取突击手段对付八路军驻渝办事处和新华日报社的同志,于是,省委派王华指示肖中鼎,为省委的撤退多找一些掩护地图和路线。经过3个月马不停蹄的活动,肖中鼎找到了7个掩护点,然而正要汇报时,国民党却于1947年2月28日突然袭击了位于曾家岩的省委机关,省委被迫撤退。由此,肖中鼎与王华失去了联系,7个掩护点没有用上。

  

  失去了党的直接领导,肖中鼎仍然本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党性原则,继续开展潘文华的统战工作。此时的潘文华已吃尽蒋介石分化瓦解的苦头,在肖中鼎的劝说下,同意待机起义。他还任命肖中鼎为少将参军,并以办团为名义送其5万发子弹,以支持肖中鼎实施武装暴动迎接解放的计划。少将军衔虽是个挂名,但这特殊的身份为肖中鼎进行统战工作和搞武装暴动提供了方便。

  

  6月底,肖中鼎回到垫江老家,了解和清理了大竹、垫江、长寿、邻水等地的武装力量,做好准备,伺机起义。当时,白色恐怖深重,敌特横行,工作开展十分困难。肖中鼎多次到重庆找党组织请示武装起义,并听取意见。在重庆,他与原教导总队的李子柏、何雪松商讨营山、垫江武装斗争的配合问题。又与刘湘顾问李荫枫取得联系,共同建立反蒋军事据点,开展武装斗争。因有特务盯梢,他们不得不多次转移地点。10月8日,在约好最后一次会商武装斗争事宜时,肖中鼎没有等到李子柏等人,却在重庆棉花街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听闻是少将军衔的“共党分子”,特务头子徐远举便立即将他送到“中美合作所”杨家山,准备审讯。

  

  狱中斗争

  

  原来,肖中鼎是因为受李荫枫牵连而被捕的。李荫枫及其妻女于10月4日被捕,特务根据审讯于5、6日分别逮捕了何雪松、李子柏,8日才逮捕了肖中鼎。《中央日报》发布消息称:“李荫枫勾结失意军人肖中鼎、李子柏、何雪松等人反对政府,图谋在川东北暴动,已被政府捕获。”肖中鼎得知自己被捕的原因后,料定敌特并不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便在两次审讯中死口咬定:自己只是一名失业军人,从不过问政治,专做烤烟生意;李荫枫曾要他加入“小民革组织”,因他没同意而心怀不满,趁机报复;与李荫枫、李子柏、何雪松的关系只是老同事、老同学的关系。不仅如此,肖中鼎还整天佯装信佛念经,嘴里不停念叨着“南无阿弥陀佛……”以麻痹敌人。而敌特通过明查暗访,并没有找到肖中鼎的什么线索,也就放松了对他的审讯。

  

  在白公馆的4个月中,肖中鼎听到被囚十年之久而在狱中坚持斗争的共产党员许晓轩、谭沈明同志介绍罗世文、车耀先烈士的英雄业绩,看到在狱中锤炼成长的小萝卜头英勇机智地与敌斗争。这些耳闻目睹,更加坚定了他对革命的信念。

  

  1948年3月,肖中鼎被转押至渣滓洞监狱。这里关押的人本来并不多,但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国民党加紧了对共产党员的逮捕,几乎天天都有“政治犯”押来。渣滓洞监狱条件很差,一间小小的牢房就挤满了20多人,患病的难友也越来越多。经田一平、何雪松、蓝国农等同志与看守所管理人员艰难谈判之后,对方同意将没收难友的银元、现钞、支票作为资金,购买生活必需品,在狱中设立一个小卖部。肖中鼎被推选为这个小卖部的掌柜兼营业员。

  

  1948年6月,监狱“小卖部”成立了。每天,肖中鼎都将牙膏、面巾、手纸等日常用品送到各间牢房门口出售。利用这一机会,他以买卖为掩护,暗中搞联络,实际上成了联络通讯员。他为难友传递信件、物品,通报案情口供,搜集和传递狱内外消息,沟通各牢房的联系。江姐受刑、龙光章被折磨致死、“监狱之花”诞生等消息,都是肖中鼎通报传递的。

  

  然而,肖中鼎的一些秘密行动还是引起了特务所长李磊的警觉。在1949年狱中春节联欢会后不久,“小卖部”便被取消了。肖中鼎的工作却没有停止,他总是借机进行对敌斗争和积极宣传,对渣滓洞看护兵赵正清、徐兴中,狱医刘石仁等人开展策反工作,争取使其认清形势。监狱看守长徐贵林曾凶狠地警告肖中鼎:“你在狱中宣传共产主义,哪怕共军打到小龙坎来了,我还是要杀你们的头。”肖中鼎没有畏惧,仍然坚持斗争,表现出一名共产党员不畏强暴、坚守信念的高贵品质。

  

  虎口脱险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刘邓大军挺进大西南。蒋介石惶惶不可终日,决定让特务头子毛人凤亲自“清理积案,准备处理”,对囚禁在白公馆、渣滓洞监狱中的革命者分批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11月27日深夜,渣滓洞监狱18个牢房的“政治犯”全部被特务集中到楼下8个牢房,大家不知何故,议论纷纷。肖中鼎是军人出身,到牢房后他便先在门口观察通报敌特动静。当发现敌特纷纷持枪从看守所办公室出来时,肖中鼎知道情况不妙,立即招呼室内难友引起注意。就在大家还一头雾水时,只见特务士兵架起机枪,便向各牢房疯狂扫射起来。肖中鼎随即闪到左边墙角,蹲下身子。中弹的战友倒在了他的身上,鲜血溅了一身。一阵扫射之后,敌人没有罢休,而是进入牢房检查、补枪。一人从肖中鼎身旁走过,朝着他举手便是一枪。子弹从肖中鼎的颈部擦过,划出一道血口子,鲜血直流。肖中鼎忍住剧痛,一声不吭,没有动弹,被以为已经死去,由此躲过了补枪。

  

  之后,敌人在各牢房门口架起了干柴,泼上汽油,放火焚烧。肖中鼎听见特务的脚步远了,便不顾枪伤,与同牢房中被难友遗体遮盖而逃过一劫的刘翰钦取下床板,猛击燃烧的门窗。烈焰逼人,情势万分紧迫。此时,从三牢冲出来的孙志诚发现后,帮忙从外面将窗柱打烂,使他们终于逃出牢房。同样逃出的还有刘德彬、钟林、李泽海等20余人。他们会合后冒着敌人的机枪,从监狱围墙缺口突围翻出,分头向山上、山沟逃去,而有的同志不幸遇难。

  

  肖中鼎脱险后,又遇团丁围捕,幸得农民、工人的掩护和帮助,才得以虎口余生。12月1日,他从《大公报》上看到重庆市军管会在临江门设“脱险同志联络处”的消息,便立即赶往登记。此后,他担任脱险同志联络处秘书一职,参与鉴别、审定烈士,了解难友脱险经过,安抚烈士遗属,揭露敌特罪行等工作。

  

  老骥发光华

  

  肖中鼎在脱险同志联络处的工作结束后,参加了由中共重庆市委举办的为期1个月的党训班学习。学习结束后,他带着造福桑梓的情怀,回到了故乡——垫江。

  

  刚解放的垫江,百废待兴,百业待举。1950年6月,肖中鼎担任县人民法院副院长,为巩固新生政权做了大量工作。1955-1962年,调任县交通局局长的肖中鼎,常常日夜战斗在第一线,不辞辛苦,任劳任怨,使当时垫江的交通运输建设取得显著成绩,他还因此被评为劳动模范。

  

  正当肖中鼎为家乡建设付出心血时,“文革”开始了,曾经从事地下工作并从国民党监狱死里逃生的肖中鼎被打成“叛徒”,还被群众组织从桥梁工地上揪回县城挂牌批斗。尽管如此,肖中鼎仍然怀着一颗对党绝对忠诚的心,坚信历史会对他作出公正的评价。他不顾自己已近古稀之年,来到离县城十多里、海拔近千米的西山,参与垫(江)邻(水)公路的修筑。直到1976年,75岁高龄的肖中鼎积劳成疾,患上直肠癌,身体极度虚弱,才没有再到公路工地劳作。

  

   1978年11月,中共垫江县委作出了恢复肖中鼎党籍的决定。年近耄耋的肖中鼎欣喜万分,更加精神焕发。虽然年老多病,他依然心系家乡的建设与发展,关心党史研究工作,积极从事文史资料的整理研究和革命回忆录的撰写工作。每到“11•27”纪念日,他都坚持到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参加座谈,还多次给群众作报告,宣传罗世文、车耀先等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

  

  1985年6月9日,肖中鼎因病医治无效在成都病逝,享年85岁。肖中鼎传奇的一生结束了,但他的精神与信念将激励后人奋勇前行。

  

  作者/董长芳

  

  原文刊载于2012年2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