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批示追认烈士的铜梁人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7-09 10:11:11

  1949年12月2日下午,中国人民解放军开进铜梁。22日,铜梁县政府成立。铜梁人民连日游行,热烈庆祝翻身解放。这时,在铜梁县转龙乡街上的袁镜铭夫人袁李氏心中难以平静,她早就望眼欲穿:“你叫我等10年,我可等了20年,该回家了嘛!”当年袁镜铭一身戎装骑着白马带勤务兵返乡探亲的情景,尤如昨日之事历历在目,那“不当司令不回家!”的豪言壮语仍响在耳际。
  
  曾经吒咤风云
  
  一度“下落不明”
  
  袁镜铭(1905-1931),本名袁琦,小名童庆,化名袁树人、余焕文等,铜梁县转龙乡(今围龙镇)人。1921年在万县杨森部从军,从排长升任至营副官。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于黄埔军校五期,参加过北伐战争。1927年被派回四川,在涪陵郭汝栋部做军运工作,曾担任少校团副等职。1929年,上海一片白色恐怖,由于白鑫被捕叛变,设立在“法租界”的党中央情势危急,急需军事人才,袁镜铭便奉中央命令调往上海,在军事部(周恩来任部长)工作,参加了组建“红队”和“飞行集会”等一系列惊动上海反动当局的活动。1930年11月,蒋介石任命湖北省主席徐源泉为“湘、鄂、川清乡督办”,加紧对苏区进行“围剿”,中共长江局和湖北省委屡遭破坏,党中央决定调袁镜铭去武汉恢复组织。在一次奉命深入国军26师汉口文庙办事处发动兵暴的活动中,汉口警备司令部曾派出一营人包围文庙捉拿袁镜铭,但他成功脱险。入党数年间,袁镜铭肩负着党的重要使命,频繁活动于北京、上海、武汉、长沙、江苏、四川及宜昌、沙市、九江、广水、涪陵等地,发展了党的组织(曾介绍郭汝瑰等人入党)、领导兵变、传播革命火种、抨击反动当局,声名传播至长江中下游、平汉铁路沿线,被敌画影绘形,悬重赏通缉。
  
  家乡已解放一两个月,街坊邻居还沉浸在喜悦之中,但丈夫仍没有消息,袁李氏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曾有位中共地下党人乘着夜色潜入袁家,告诉袁李氏她的丈夫袁镜铭已被国民党杀害!这一不幸的消息,尤如睛天霹雳,让袁家老小陷入极大的悲痛之中。袁李氏呆若木鸡,当她回过神来,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夜幕中。袁李氏哪里肯信:都说袁镜铭擅长变幻且能飞檐走壁,上海那么多的军警特务也奈何不得他,会出意外吗?但事实上,家里确实与袁镜铭失去了联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袁家已是孤儿寡母,度日如年。袁镜铭的弟弟袁凯就袁镜铭的情况向中央去电报询问,不久便收到中共中央组织部回电称:“该同志下落不明,查后可详。”最高当局的回音尚且无果,难道袁镜铭这个人真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吗?

■1927年,郭汝瑰(左二)、袁镜铭(右一)、刘道盛(右二)、 罗敦初(右六)等人合影_meitu_1.jpg

1927年,郭汝瑰(左二)、袁镜铭(右一)、刘道盛(右二)、 罗敦初(右六)等人在湖南留影


  周总理明确批示
  
  追认为革命烈士
  
  1950年3月的一天,消息传来,有位名叫刘瞻的老革命被派到重庆任总军事代表。袁凯怀着一丝希望赶往重庆,打听到刘瞻的寓所,即登门求助,却意想不到有了哥哥的音讯。1950年3月23日,刘瞻为了袁镜铭的事给时任西南粮食局局长的好友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如今仍被袁家后代收藏着,原信已破损,但字迹仍能辩认:
  
  国珍同志:
  
  袁凯先生的哥哥袁镜铭同志系我们一九三O—一九三一时武汉一块儿工作被反革命的(逮)捕去牺牲了的是事实。当时他是负着相当重要的任务。袁凯的家里尚有老母,他的工作在你们那里的情况下给予帮助如何。……
  
  敬礼
  
  刘瞻 三.二三
  
  看来,袁镜铭确实是牺牲了,可这只是个人的证明,党和政府还未明确,仍然是一个问题。
  
  不久,川东地区土地改革工作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一天,土改工作组带领乡民闯进袁家,开始分袁家的房和地,搬箱抬柜,声言还要赶袁李氏出门。这时,一位老乡挺身而出,在门口挡住众人吼道:“你们不能乱来,人家还是共产党哟!这样做要不得!”“是共产党?有什么凭据?”有人一边反驳一边开始仔细搜查起来。楼上楼下、床柜下面、箱子底都翻转了,搜出6张已发黄的大幅照片来,上面有威武的军人,有文质彬彬的文人,还有西装笔挺手持文明棍长袍马褂的人物,看不出谁是共产党。这时,有人找出了两枚徽章,悄悄递给领头的人,他们看到:一个上面有国民党微,是黄埔学生证章;另一个上有镰刀斧头枪杆子,是共产党的标志。这些人又回过头仔细看照片,突然,一个人惊叫起来:“喂,你们看看,这个人好像周总理哟!”好几个人挤过来看,说道:“是他,就是他。”袁李氏这才上前辨认,看见袁镜铭也在上边,还有“黄埔同学留影”几个字。原来,袁镜铭在广东沙河学习期间,每逢周日都要去城内听周恩来讲课,据四川同乡、当时与他“同去又同返”的党内同志胡镜秋回忆,“镜铭兄得周恩来启示比较多,对他的帮助也很大”。 据此看来,照片应该是这期间所拍。
  
  消息不胫而走:转龙场袁家的人是共产党,他家里还有周总理的照片……此事惊动了大庙区土改工作团团长,他到袁家了解情况后,在一次群众大会上宣布:袁镜铭是早年参加革命的共产党,他们家是革命家庭;他的房子和家具都不能动。从此,乡间人对袁家另眼相看。
  
  两年多来,政府对袁镜铭之事仍查无音讯。后来袁家听说有个邻乡老革命在西南局工作,便产生了到重庆找西南局的想法。当时交通闭塞,袁家两条线并行:一由袁镜铭儿媳刘仁珍去西南局;二是袁凯昼夜疾书,给周总理去函。刘仁珍此行很顺利,见到了总务科长陈策远,陈说自己和袁镜铭相识,袁镜铭还是他的入党介绍人,他挥笔写下了“袁镜铭烈士简介”叫先交到乡长文明光处,请求给予优待。袁凯却没有如此顺利,他将信缝到棉衣里,准备去重庆时投递,但被不知情的妻子洗衣时一阵捧打手搓化为乌有。他只得重新详详细细写了一函,于1953年2月16日从重庆寄给了周总理。周总理收到函后,以惊人的记忆力回忆起1931年冬中共长江局因叛徒告密,各机关被汉口稽查处包抄搜查,袁镜铭等9名工作人员被捕的情况,当即作出明确批示,指示西南局行文正式批准追认袁镜铭同志为革命烈士,并直接通知袁凯同志。
  
  牺牲一幕还原
  
  烈士英名永存
  
  根据多人的口头和书面证实材料,可以还原出当年袁镜铭临危受命去白色恐怖下的武汉任职期间,被反动头子徐源泉枪杀,壮烈牺牲的一幕——
  
  1931年12月18日上午,汉口市,主要的大街和十字路口上立着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警。不一会儿,国民党武汉警备司令部行刑队簇拥着浑身血迹斑斑的9位男女游街示众——他们是前几天被抓捕的共产党要人。只见他们昂首挺胸,泰然迈向刑场。沿街看热闹的人挤了一层又一层。9人中有位个头不高但很壮实的年轻人,被视为“共党首魁”,享受着“特殊待遇”——敌人用铁链穿住他的锁骨,并由两壮汉牢牢架着。他浑身上下都被鲜血浸透,每向前迈进一步,地上都要留下血的印迹。他就是敌人曾悬重赏却多次逮捕未获的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各省苏区军事联络员袁镜铭。一声枪响,袁镜铭倒在血泊中,壮烈牺牲。
  
  几乎在周总理作出批示的同时,西南局和成都军区派出干部到铜梁县慰问袁镜铭家属,向袁李氏要求将周总理照片拿去登记,袁李氏将照片交到成都军区一位干部手中,但几十年来袁家人再也没看见这张珍贵的照片。还好,家里还保存着另一张老照片,上面已查明的有黄埔著名人物罗敦初,南昌起义贺龙部警卫营长、20军共产党军支书记刘道盛以及袁镜铭和郭汝瑰等,背面还有袁镜铭留下的手书笔迹。
  
  1953年,川东行政公署选择了建党纪念日7月1日,向袁李氏颁发《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并发放抚恤金550万元(旧币),以告慰先烈。
  
  作者/周安乐
  
  原文刊载于2013年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