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马石山十勇士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7-06 09:31:19

■马石山_meitu_2.jpg

马石山

 

  在70多年前的抗战烽火中,狼牙山五壮士、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等英雄群体的事迹已为人们耳熟能详。在山东,还有一个英雄群体,他们的壮举同样可歌可泣。他们就是胶东军区5旅的王殿元等十名战士。抗日战争时期,为掩护被日本侵略军包围的2000多名群众转移,王殿元带领全班9名战士,与数十倍于己的日伪军进行了5个多小时的惨烈搏斗,血洒马石山,被称作“马石山十勇士”。
  
  日军“合围”马石山
  
  在山东胶东半岛的乳山、海阳两县交界处,耸立着一座高高的马石山。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曾发生了一场英勇悲壮的反“扫荡”突围战,抗日军民的鲜血染红了马石山的道道沟坎。
  
  1942年,山东的敌后抗战正处在最艰苦的时期,日军推行“治安强化”运动,“扫荡”空前残酷和频繁。随着战势的发展,楔入黄海腰部的胶东半岛抗日根据地为日军统帅部所重视。11月,日本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亲赴烟台召开作战会议,决定发动“第三次鲁东作战”,战役目标是要歼灭以山东纵队第五旅及第五支队为基干的胶东军区共产党抗日部队,恢复胶东半岛的“治安”,尤其是确保青岛、烟台间的交通。
  
  日军此次凑集兵力15000多人,再加上胶东各地伪军5000人,总兵力达到2万多人,另以26艘舰艇封锁半岛沿海,飞机10架协同作战。其第一阶段作战的两个主要合击目标是牙山和马石山,牙山驻有胶东抗大,是我军培养干部的基地,而胶东军区的指挥机关和区党委、行政主任公署等党政机关群众团体,则常驻在马石山的周边各村。
  
  冈村宁次此次处心积虑设计出来的新战术为拉网大“扫荡”,企图把中共胶东党政军领导机关消灭在火网之内。疯狂的日伪军依仗着人多武器好,分成许多股,相互保持火力联系,实施多路分进合击,密集平推,对胶东抗日根据地不落一村一户、不漏一山一沟地进行搜索,“梳篦”前进。为了彻底搜索和“梳篦”,他们每天只行进十几公里,白天摇旗呐喊,步步进逼,处处搜寻;夜间就地宿营,沿合围圈每隔三五十步便燃起一堆篝火,由士兵把守,稍有动静,便鸣枪示警,只要一处枪响,便四处一起开火;如果发现突围人群,便用机动部队围捕、追击。日伪军曾夸下海口称:“只要进入合围圈的,天上飞的小鸟要挨三枪,地上跑的兔子要戳三刀。共产党、八路军插翅难逃。”
  
  面对来势汹汹的日军,八路军胶东军区早作好了准备。总的思路是,以烟青路为分界线,路东路西密切配合,军民齐动员,粉碎日军大“扫荡”。敌人要“拉网”,军民就破“网”。部队分散行动,目标隐蔽,动作快捷,活动到哪里,就在哪里以部队为骨干,带领群众开展游击战,坚持根据地斗争,在周旋中消灭敌人。在敌人的合围还未完成之前,胶东军区及党政群机关就在第16团、第17团的掩护下,隐蔽地穿越了日军的封锁线,向东跳出中心包围圈,成功移至外线活动。
  
  1942年11月21日开始,日军对牙山、马石山地区构成了合围态势,他们第一阶段的大“扫荡”开始了。到23日傍晚,四面八方的敌人集拢到了马石山四周,“网”即将在此收口了。由于日军的行动非常迅速,牟平、海阳、栖霞等县群众数千人,部分地方干部、八路军的伤病员以及少数与大部队失掉联系的战士,还未来得及转移,就被围入“网”内。
  
  24日晨,日军向马石山主峰发动总攻,他们扑到马石山,发现胶东军区和第五旅的主力部队已经转移,党政领导机关也不见踪影。日军眼见预定计划落空,顿时恼羞成怒,见人即抓即杀,见房就烧,仅在马石山周围就残杀抗日军民503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马石山惨案”。
  
  当时,在被围群众身陷绝境、走投无路时,八路军挺身而出,发起救援父老乡亲的突围作战,以牺牲五六百人的代价,解救6000多名群众安全突出重围。“马石山十勇士”便是其中之一。
  
  慷慨悲壮十勇士
  
  冬季的马石山,朔风凛冽,雪花翻飞。被困在马石山一个山沟内的上千名群众大多是手无寸铁的老人、妇女和孩子,面对日军不断的“收网”,他们惊恐而焦急。11月23日夜里,忽然从西面传来了喊声:“八路军来了!”人们纷纷从躲藏的地方钻了出来,只见十个八路军战士迎面走来。他们头戴钢盔,身穿灰色棉军衣,腿打绑腿,腰束手榴弹。他们告知拥上来的群众,自己是八路军胶东军区第5旅的战士,在执行完任务返回途中路过马石山时恰遇日军进行“铁壁合围”,他们利用人少便于隐蔽的优势,迅速从马石山的西坡突出了日军的合围。当转移到安全地带后得知还有不少群众被围困在马石山无处可走时,他们没有迟疑,马上返回山里寻找被困群众。他们已经分批护送部分群众安全脱离了险境。
  
  面对惶恐不安的群众,班长王殿元跳上石墙,高声说道:“乡亲们,不要怕!咱们地熟、路熟,还愁出不去吗?大家尽管放心,我们带领大家往外冲……”很快天色已全暗下来了,当天夜里,日军并没没有上山。半夜过后,乡亲们在十名战士的带领下,悄悄地来到西北面的一条大沟里。11月24日凌晨,日军在沟口两面的山包上燃起火堆,他们围火而坐,席地而睡,准备第二天进行更加疯狂的扫荡。
  
  这是突围的好时机。一番侦察后,为了减小目标,王殿元决定分两次向外冲。准备完毕后,王殿元立即带着3名战士分别攀上并越过沟两侧的山脊,向两个山包上的火堆迅速地摸了过去,其余6名战士则带领群众成纵队向前移动。借着火光,王殿元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几处哨兵干掉,并顺势用刺刀将在几处火堆旁的零散敌人刺死,在包围圈上撕开了几个口子。随后,他们带领紧跟上来的群众分别从这几条突围口有序地冲出沟口,一个个黑影瞬间消失在茫茫夜幕中,奔向安全地带。
  
  可是,后一批群众刚爬上土岭时被敌人发觉了。疯狂的敌人追了上来,机枪、步枪一齐向着突围人群扫射。情势危急,王殿元向战友喊道:“机关枪吸引敌人的火力,其他人跟我来!”大个子机枪射手、小个子弹药手等几人三步两步跑了过去,很快转移了敌人的火力。人们趁此机会,跳起来一下子冲过土岭。这时,十多个日军向王殿元带领的战士包抄过来,战士们毫不畏惧,与敌人拼起了刺刀,争斗以胜利告终,但战士们也付出了代价——战士王文礼英勇牺牲,班长王殿元等几人负伤。
  
  当战士们护送完沟内最后一批群众冲出沟口、准备转移的时候,忽然跑来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向战士们哭诉着:“同志啊,俺全家还都没有出来,全在西南面的那条沟里!”原来,那里还有尚未突围的另一部分群众。
  
  这时,天快大亮了。王殿元明白,再返回去肯定是凶多吉少。但他没有犹豫,而是一边安慰小姑娘,一边坚定地对战友说:“走!咱们再冲回去。”9名战士又奔向了马石山,并迅速抢占有利地形。不一会儿,马石山的西南角忽然发出一阵剧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枪声也越来越紧,渐渐向平顶松附近移去。漫山遍野的日军从东、西、南三面一次又一次向平顶松周围攻击,很快浓烟弥漫——敌人开始“收网”了。此时,王殿元等战士向敌群发起了猛烈攻击,他们端着刺刀,冲进了敌群。战斗中,又有两位年轻的战士倒下了。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为被围困的群众打开了一个突破口。就在群众顺着这个口子突围的时候,日军两个小分队分别从东西两面围过来。王殿元当机立断,命令全班:“牵制住敌人,把鬼子引到山上去!”战士们将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后,边打边退,上了马石山主峰。在战士们的掩护下,群众大部分突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而王殿元和战友们却陷入了重围中。
  
  晨曦中的马石山主峰上,王殿元和战友们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凭借有利地形,与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拼杀了5个多小时,抗住了敌机的几番投弹轰炸,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拼、石头砸,与敌人展开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打死了七八十个鬼子兵。战至最后,只剩下身负重伤的王殿元和另两名战士,以及两颗手榴弹。就在日军再一次冲上阵地时,王殿元他们用尽全力把一颗手榴弹扔向了敌群,并在敌人冲到跟前时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十勇士虽然倒下了,但上千名群众却得以虎口逃生。日军撤离马石山后,人们来到战士们浴血奋战的主峰,找到了十位战士的遗体,把他们安葬在山顶那棵平顶松附近,并为十勇士竖立了纪念碑。
  
  三位勇士未留下姓名
  
  马石山十勇士舍身护民众的英雄事迹,在革命老区的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敌人撤退后,群众从疏散地返回,沿途各村都在传颂十勇士的英雄事迹,当地民兵还提出了“向十勇士学习”的口号。作家峻青当时在海阳县担任文教工作,曾亲历了这一历史时刻:“我是跟在那位大个子机枪手身后突围的,当时没有问他姓名,至今还记得他一再提醒大家的话:‘紧紧跟上,不要掉队’、‘保持肃静,不要惊动敌人’。分手时我也在场,亲眼目睹了十勇士不顾个人安危坚持返回救人的感人情景。”峻青脱险后含着激动的泪水写下《马石山上》这篇历史证言,后又改写成小说,收入《峻青小说选》,并在序言中特意声明:“这是我亲身经历亲眼目睹的真实事件。”
  
  后来,八路军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听到众多乡亲含泪诉说十勇士的事迹后,立即安排向5旅发电通报十勇士的情况,并指示一定要尽快弄清十勇士的建制等具体情况。同时,许世友专门派人召回疏散在外的军区文工团,并亲作交待尽快把十勇士的事迹搬上舞台。文工团根据作战参谋李燧英介绍的有关情况,昼夜排练,很快演出了活报剧《马石山上》,向部队指战员、医院伤病员及各村群众巡回演出30多场。观看的群众群情激愤,演出收到很好的效果。接着,胶东《大众报》、延安《新华日报》、上海《七月》杂志等也先后对十勇士的事迹作了报道。
  
  5旅旅长吴克华等接到军区和许司令员的来电后,即命令作战参谋刘岩派出侦察组,专程前往马石山地区作调查,以便向部队进行教育,同时寻找烈士的遗体处理后事。侦察组经过仔细调查,并和本旅在这次日军“扫荡”中集体下落不明的建制班逐一比对,确认十勇士就是5旅13团3营7连2排6班的战士,并向旅首长作了汇报。
  
  原来,当时每年的11月上旬,是部队统一换冬装的季节,按规定领新必须交旧。反“扫荡”之前,5旅13团政委李丙令指派7连指导员许圣亭带领2排担任押运任务,把全团的旧棉衣送往位于东海根据地的被服厂,7连的机枪射手赵亭茂为了去昆嵛山兵工厂修理轻机枪,也随队同行。反“扫荡”开始时,2排在马石山以东曾遭敌人围攻,部队有部分伤亡,指导员许圣亭与6班被冲散而失去联系。由此可知:2排是在完成押运任务返回路过马石山时落入包围的,失散的6班和机枪射手赵亭茂在一起,他们没有因为势单力薄跟随别的部队向东突围,而是归队心切夺路西行,所以出现在马石山主峰的西麓。然后,他们路遇群众有难拔刀相助,主动留下组织乡亲突围,最终全部壮烈牺牲。
  
  十勇士的建制清楚了,他们都叫什么名字呢?由于当时战争年代的特殊性,没有能为后人留下一份完整的名单。后来,有关方面追寻他们的英名时,因7连连长牛峰山早已牺牲,7连指导员许圣亭也已病故,幸有8连指导员王济生记得6位烈士的姓名:“王殿元是6班长,花名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楚……群众盛传的大个子机枪射手,就是身高体壮的赵亭茂。小战士王文礼,他父亲在7连当司务长,是全连都知道的父子兵。还有三位烈士叫李贵、杨德培和李武斋,其他人就记不清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27集团军军史办公室主任张克勤去栖霞英灵山烈士陵园时,偶然在陈列室发现一枚小印章,“宫子藩印”四个字清晰可辨,文字说明为“马石山十勇士遗物”,他当即留下两张拓片带回收藏。经分析,此印章为马石山十勇士之一宫子藩所有,是在掩埋烈士遗体时所发现,后来捐献给陵园陈列展出。而十勇士其余3人,迄今仍无人知其姓名。
  
  作者/王贞勤
  
  原文刊载于2013年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