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王牌大队覆灭记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7-04 09:32:46

■1939年1月,贺龙(右一)率一二〇师主力进抵冀中后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_meitu_3.jpg

1939年1月,贺龙(右一)率一二〇师主力进抵冀中后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

 

  抗战时期,曾因参加南京大屠杀有“功”而每人获得一枚“勋章”的吉田大队,号称侵华日军的王牌大队。他们在冀中平原上不可一世,无恶不作,但最终全军覆灭,成了贺龙所率八路军一二〇师的枪下鬼。
  
  庆祝大会变成战斗动员大会
  
  随着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日军从正面战场抽调重兵转向我敌后抗日根据地,冀中区成为必争的战略要地。自1938年11月初,日军连续发起进攻,侵占了冀中区全部县城和部分村镇,加紧扩张据点,抢修炮楼碉堡,逐渐连点成线,缩小我军回旋余地,妄图消灭我抗日军队,摧毁我抗日根据地。冀中军民面临的斗争形势和任务,是极其严酷而艰巨的。
  
  由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率领的八路军一二〇师主力,于1939年1月来到冀中。刚一到此,就赶上日军正对冀中区进行围攻,一二〇师各部队立即投入到反敌围攻的战斗中,接连打了几个胜仗,取得了粉碎围攻的胜利,军心民心大振。就在反围攻的间隙,冀中军政委员会根据当时的形势和对敌斗争的需要,为扩大一二〇师,决定对一二〇师和冀中军区的一部分部队进行整编,将原冀中军区独立第四支队和第五支队拨归一二〇师建制。其中,独立第四支队与一二〇师七一五团合编成独立第一旅;独立第五支队与一二〇师第七一六团合编成独立第二旅。
  
  4月18日,贺龙师长率一二〇师主力独立第二旅(辖第四、第五、第七一六团),由平大公路以西转至公路东的河北省河间县东北之齐会、大小朱村地区,与集结于翟上、找子营、南北留路及郭官屯一带的独立第一旅(辖第一、第二、第三、第七一五团)靠拢。全师主力会合了,部队上下一片欢腾——这是自成立独一、独二两旅以来的第一次会合,怎不令人激动呢!
  
  为庆祝粉碎日寇围攻的胜利和部队大会师与合编的顺利完成,庆祝大会于4月22日在师部驻地大朱村村边场地举行。这天傍晚,全师两万余人与当地群众早早集合,席地而坐的队伍士气高昂地开始进行歌咏比赛。7时半,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周士第参谋长、甘泗淇主任等首长出现在大家面前。一时间,“向师首长致敬!”、“坚决服从命令!”、“军民团结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此起彼伏。
  
  “同志们辛苦了!”贺龙师长满面笑容地开始讲话。“今天开个庆祝大会,庆祝粉碎敌人围攻的胜利!也是个欢迎大会,欢迎独四支队和独五支队的同志们参加到一二〇师的建制,一二〇师增加了大批新生力量;今天也是个团结大会,全师新老干部大团结的大会,团结就是力量!”贺师长继续讲着。“这些日子,小日本鬼子集中优势兵力和装备,对冀中军民发动了连续的围攻,妄图摧毁我冀中抗日根据地,永远霸占我国的大好河山……”“中国的土地绝不允许小日本鬼子横行霸道任意蹂躏!我们一定要寻找机会,一口一口地把敌人吃掉……”
  
  这时,贺师长突然停止了讲话,大家看到独一旅副旅长王尚荣走到台上,和几位首长议论着什么,台下一阵骚动,急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来,王尚荣在大会场里接到了侦察报告:日军第二十七师团第三联队之吉田大队约800余人,携山炮2门、重机枪9挺、汽车50余辆,已于4月20日由津浦路之沧县调到河间县城,22日,又随带80余辆大车补给队,由河间向北出动进到三十里铺,企图对齐会地区的八路军进行重点“扫荡”。
  
  对此,贺、关两位首长进行了简短研究,这股日军可能在任丘、吕公堡、大城等据点日伪军的配合下,对齐会地区进行“扫荡”,从东西两边夹击我军。但敌人的这次行动不是有计划的大围攻,因为八路军所在地周围日军据点兵力不足,不可能抽出更多机动兵力参战。而八路军的兵力却比较集中,且士气旺盛,可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就地歼灭这股敌人。基本思想已定,贺师长精神抖擞地走到台前,他的声音更加洪亮了:“同志们、乡亲们,说鬼子,鬼子就到了,日本鬼子一个大队今天从河间出动,到了三十里铺了,看样子明天可能向我们这里进犯。”接着,他提高嗓音风趣地说:“好啊!小鬼子送礼来啦!咱们不能不收啊!来多少就消灭它多少,咱们干的就是这个买卖。”这股鬼子只有800多人,周围各县也没有多的敌人,对我军主力的集结毫无所知,只是盲目地孤军深入,鉴于此,贺师长认为,集中七八倍于敌的兵力,完全有把握把它一口吃掉。他号召各部队:“立即动员起来,做好一切战斗准备,打个大胜仗来庆祝全师大会合!老乡们也要做好准备,尽量避免受损失,还要配合部队打胜仗!”
  
  台下沸腾了,人们有些坐不住了,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奔赴战场。就这样,庆祝大会变成了战斗动员大会。之后,贺龙召集团以上干部开会,研究作战计划,下达作战命令,并决定集中所部独立第一、第二旅7个团及冀中军区第三军分区部队参加围歼作战。
  
  打响战斗
  
  23日拂晓前,独一旅、二旅全体指战员提前吃过早饭,很快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大家都静静地关注着日寇行动的消息,只等命令投入战斗。此时正是田野里的麦苗开始拔节、即将抽穗的时节,微风吹来,麦浪滚滚,而齐会村的周围绿树成荫,这些都为我军战士提供了最佳的隐蔽。
  
  此时,担任主攻的独一旅副旅长王尚荣已嘱咐七一五团团长李文清,要积极主动地协同独二旅七一六团作战,加强警戒和战场观察;命令一团向东进行警戒,派出侦察,坚决阻止可能由大城方向前来增援之敌;三团则着好轻装,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二团为旅预备队,随时准备策应作战。旅指挥所自翟上村前进至二团驻地北留路村南沿。旅直非战斗人员等由旅长高士一负责率领,与指挥所保持密切联系,根据战场情况决定行止。于此,已万事俱备。
  
  9时许,齐会方向的炮声打破了早晨的寂静,日寇吉田大队在联队长渡边佳行的亲自指挥下,开始向齐会村发起进攻。该敌以猛烈的炮火掩护步兵向齐会冲击,当即遭到我驻该村的七一六团第三营的顽强抗击,顿时枪炮声响成一片。王尚荣与政治委员朱辉照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果不出师长之所料,敌人真的弄不清我们这一带有多少部队,该给他们送终了。
  
  王尚荣又一次给七一五团打电话,要他们注意观察战场情况,与七一六团保持密切联系,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并要求他们发扬机动作战的精神,务求歼灭敌人,完成师首长交给的任务。
  
  吉田大队对齐会我军进行一阵炮火轰击之后,气势汹汹地发起冲击,妄想抢占齐会村,但经我军顽强抗击,两次冲锋均未能突入,遂改变战术,将该村包围。守在村内的七一六团第三营,充分利用有利地形,依托房屋、棱坎,坚决阻击。战士们等日军冲到阵地前五六十米处时才开枪射击,手榴弹在日军头顶爆炸,杀声震天,战斗非常激烈。协同作战的七一五团团长李文清见齐会村敌众我寡,考虑如果该村被敌人占领,要想消灭它就得付出更大代价,于是立即派二营七连从日寇背后发起攻击,以配合我齐会守军。第七连动作迅猛,利用道沟跑步前进,一阵猛打猛冲,把敌人打了个晕头转向,并打开缺口,冲入村内,与七一六团第三营会合,增强了我军防御力量,共同打退敌人的多次冲锋。
  
  见无法攻入,日军又调集炮火,调整火力,将我第七连的通道封锁。直至黄昏,敌虽拼命组织攻击,但始终未能攻入村内,仅在村边抢占了几间小房。屡攻不下,且自身伤亡不小,敌军气极败坏,一面施放燃烧弹,采用火攻,一面施放毒气弹,炮火延伸至大朱村师部驻地一带,贺龙师长及指挥所多人中毒。贺龙戴上蘸了水的口罩,坚持指挥战斗,并及时作出阻敌增援、实施反围攻的作战部署。看形势,这股日寇已察觉到遇上了我军主力,有些惊恐,故一阵猛打后似有夺路逃走的企图。
  
  顽强歼敌
  
  齐会村有400户居民,附近一带村庄很密,相隔不过二三里。师首长决心不让敌人占据任何一个村庄,以使我军以野战歼灭之。王尚荣坚决贯彻这一决定,立即调七一五团一部及二团一营,火速进至东西保车、刘古寺一带设伏,阻敌南逃。同时,冒着敌军炮火轰击的危险,将旅指挥所前移至北留路村南沿,这里视野开阔,附近一带各村及敌我双方部队的行动尽收眼底。是日,大城、任丘之敌均出动支援吉田大队,但至多有200多人,皆被预先布置好的我军阻击部队击退。这样,吉田大队已完全陷入了一二〇师的包围圈中。入夜,七一六团一、二两营向围攻齐会的敌人展开了多方位的攻击;同时,村内我部队向外攻击,构成对敌内、外夹击之势,枪声、爆炸声震颤着夜空。
  
  王尚荣估计到七一六团定会把敌人击退,为防敌突围,便命令七一五团主力立即抢占找子营村。团长李文清还主动命令该团第四连迅速抢占马村,坚决堵住敌人。24日凌晨,齐会方面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沉寂,王尚荣判断敌人可能要逃跑,便摊开地图,再次查看了一遍周围的村庄,立即命令驻郭官屯之第三团,跑步抢占与北留路村东南相隔仅约1500米的南留路村,坚决阻敌逃窜。这种当机立断迅速转换部署,成了围歼敌人的关键一步。
  
  24日,进攻齐会村之敌,遭到我七一六团的内外夹击,死伤惨重,遂朝南向马村突围。在马村附近,又被刚刚抢占了该村的七一五团第四连予以迎头痛击。敌军不得不折回,企图以一部分兵力抢占找子营村,却适与已抢占大半个村庄的我七一五团一、二营相遇,敌我双方立即展开了激战。
  
  顽固的日军凭借占领的找子营村南端几间房屋,实施火攻及施放毒气。我军无防毒面具,就用面巾沾水后遮住鼻孔,以解毒气,顽强抗击,使敌未能前进一步。日军依仗其炮火优势,掩护其主力部队抢占南留路村,企图继续向东突围。恰好我军第三团第三营在团政委朱吉昆、政治处主任李兰芳及三营营长马骥良的率领下,先于敌人约十分钟由北向南跑入南留路村,正巧遇上日寇残部自西向东赶来,敌我双方都看得很清楚。见我军已先入该村,敌军立即布置火力,想乘我立足未稳之时,以山炮重机枪猛烈射击,掩护步兵冲锋突入。三营战士英勇顽抗,沉着应战,一个小时内打退了敌人的两次猛攻,稳住了阵脚。不幸的是,三团政委朱吉昆在战斗中因腹部中弹而英勇牺牲,营长马骥良负伤。王尚荣、朱辉照闻讯后,亦痛亦喜——痛的是战友的牺牲,喜的是三团已抢先占领南留路村,且已稳住了阵脚。由于三团仍与敌人进行对峙,旅副政委幸世修便主动提出去三团指挥部队坚守阵地。当他到达南留路村时,发现三团一营已赶来增援,部队正利用短暂的间隙加强墙脚、村沿工事,指战员表示一定要把敌人阻挡在村外,绝不让敌人占领一间房屋。
  
  24日这一天,敌人多次猛攻南留路村,战斗非常激烈,幸世修也不幸负伤。消息传到旅指挥所后,王尚荣有些担心了,朱辉照则两次去三团前线,亲自督战。终于,在驻北留路村的第二团自北向南猛烈侧击敌军的协助下,第三团连续打退敌人的9次冲锋,稳稳地守住了南留路村。王尚荣见三团伤亡较大,唯恐有失,决定晚22时前由二团二营去接替三团阵地,坚决守住南留路村。
  
  而在找子营村,七一五团第一、二营与敌激战终日,敌仍未能前进一步。这天晚20时,七一五团展开猛烈反击,一举将敌逐出了找子营。但团总支书记曾衍芳和一营营长刘光汉不幸牺牲。此时,周围各村已全为我军占领。曾不可一世的吉田大队残部狼奔豕突,死伤累累,完全被我军压缩在南留路村外西南方张家坟地的一小片树林内,垂死挣扎。
  
  25日晨3时,残敌妄图经张曹村夺路南逃,遭到七一六团二营顽强阻击,猛攻数次未能得逞。天亮后,敌军转回再次向南留路村猛攻,正碰上已接过三团阵地的二团二营,敌人的三次冲击均被打退。至下午,“战功赫赫”的日军王牌吉田大队鬼子已所剩寥寥,面临进攻无力、逃跑无路、待援无望、供给无继的绝境。远远望去,他们正多处挖坑掩埋尸体,固守待援,其情其状,已到即将覆灭之时。
  
  最后的胜利
  
  奉师首长之命,一二〇师于25日黄昏时发起总攻。
  
  黄昏前,狂风骤起,黄沙扑面,天空一片昏暗,无法进行战场观察。待独一旅七一五团、二团及独二旅七一六团同时向残敌发起总攻、进至张家坟地时,发觉敌军趁风沙大作之机窜出了我军的包围圈。七一五团当即迅猛追击,又歼敌40余人,只剩40余残敌经杜生据点逃回沧县,战斗遂告结束。
  
  为弄清残敌去向和情况,王尚荣特命旅侦察科科长高万秋率侦察员追踪至杜生据点村内,在群众中进行查证。
  
  在这场战役中,共毙伤日寇渡边联队长及以下700余人,生俘日军7人,缴获山炮1门、轻重机枪20挺、步枪200余支。
  
  齐会战斗是一二〇师主力大会合后与日军打的一次硬仗。战斗历时3日3夜,歼灭了日寇渡边联队长及其精锐吉田大队,创冀中平原歼灭战之范例,打出了我八路军的威风,军心民心为之大振,增强了冀中军民坚持平原抗日游击战争的胜利信心,进一步密切了军民关系。战后,中共中央机关报《新中华报》5月26日发表社论称,“河间一役,我贺师长英勇杀敌,战况剧烈空前,我方反斩获极众,获得极大胜利……消息传来,全国振奋。不但给了敌人的‘扫荡’计划以有力回击,增加在敌后活动的其他游击队胜利的信心,并以事实揭破了部分别有用心的顽固分子对八路军的造谣中伤、恶意宣传的诡计”。蒋介石也发来慰勉电,称“贺师长杀敌致果,奋不顾身,殊堪嘉奖”。冀中百姓中到处传诵着“八路军是神兵,贺龙是活龙”。对于残暴骄狂的侵华日军,这次战斗则是一个严重打击。吉田本人不久被解职调回国内,日军“华北占领军司令部”在给上级的报告中这样写道:“贺将军此来对北支那的威胁,更非昔比,尤其是直接危及平津……”其所受震动非同一般。
  
  作者/叶介甫
  
  原文刊载于2013年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