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B-29重型轰炸机在重庆演绎起降奇迹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7-02 10:02:31

■飞行中的B-29超级空中堡垒机群_meitu_1.jpg

飞行中的B-29超级空中堡垒机群

 

  1944年11月21日,暮色苍茫,从远处传来一阵阵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已惨遭日机六年轰炸的重庆市民这一次却没有丝毫紧张,因为他们没有听到城市防空警报的汽笛声,也没有看到日常悬挂在山坡上以示警敌机来袭的灯笼。人们纷纷走出户外或打开窗户,仰头望天。渐渐的,一只人们从未见过的“大鸟”,沿长江而上,几乎贴近水面,向着朝天门与菜园坝之间——长江中的一个孤岛飞去。
  
  这个孤岛上,建有当时重庆最简易的民用机场——珊瑚坝机场。
  
  超级空中堡垒
  
  重庆珊瑚坝机场始建于1933年,因其位于长江中(具体位置在重庆石板坡长江大桥桥墩下)一座叫珊瑚坝的小岛而得名。这是一个季节性机场,冬春枯水季节,珊瑚坝露出“全貌”,发挥机场作用;夏秋洪汛逼近,长江水位上涨到一定程度时,就停止使用。该机场于1933年11月建成,全长750米,宽46米。
  
  1944年11月21日降落在珊瑚坝机场上的那只“大鸟”,是美国当时制造的世界上最先进的远程战略轰炸机——B-29超级堡垒,又称B-29超级空中堡垒。
  
  B-29超级空中堡垒是美国波音公司设计的四引擎重型螺旋桨轰炸机,它不仅是当时世界上最大型的飞机,同时也汇集了各种新技术:它是全球首架全部依靠遥控自卫武器,并应用中央火控系统和全增压乘员舱的轰炸机。
  
  1943年9月,波音公司将首批下线的B-29超级空中堡垒交付军方,根据计划,该批飞机全部装备到第58轰炸机联队,运用到远东战场。
  
  B-29超级空中堡垒是二战末期美军对日本城市进行焦土轰炸的主力,向日本广岛和长崎投掷原子弹的任务也是由它来完成的。
  
  玛特霍恩计划
  
  1941年12月7日,日本舰队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
  
  1942年4月18日,作为报复,美国16架B-25轰炸机在杜立特中校的率领下,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首次空袭了日本首都——东京。这是一次十分成功的海空突袭战例,但美军也付出了较重的代价,所有参战飞机都未能按预定计划返回中国大陆机场,在迫降过程中,3人遇难,8人跳伞后在日本占领区被日军俘虏(其中3人被枪决,1人死于狱中,4人战后得以生还)。其余幸存者,则在中国军民的救护下,辗转来到重庆。经过短暂休整后,又从重庆出发,几经周折,回到美国。
  
  美国最高统帅部一直在寻找机会,筹划更有效地从空中打击日本本土。
  
  1943年8月17日至24日,美英法俄四方会议在加拿大魁北克召开。会上,美国陆军航空司令安诺德将军正式递交了一份由伍甫准将起草的利用B-29超级空中堡垒“击败日本的空战计划”。安诺德将军预测,如果拥有足够的B-29超级空中堡垒空袭日本,日本将会因军事工业被毁而在6个月内停战。这样,美军勿需再从海上进攻日本,击败日本的时间将会提前到1945年。
  
  这个计划经反复修改,并综合中印缅战区美军司令史迪威将军及其幕僚的建议后,决定将B-29超级空中堡垒部署在印度的加尔各答地区,以中国成都周边的机场为前方基地,执行对日本本土的空袭任务。
  
  1944年4月10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非正式地将“空中打击日本计划”核准为“玛特霍恩”。玛特霍恩是欧洲一座著名山峰的名字,位于瑞士阿尔卑斯山山脉,虽然海拔只有4478米,但却因山势险峻,对当时的登山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美国陆军航空司令安诺德将军认为,从中国西部出发,去执行空袭日本本土的任务,其难度与攀登玛特霍恩山峰的难度不相上下。这样,一座山峰的名字就成了二战后期美国在领土之外空袭日本的计划代号。
  
  根据“玛特霍恩”计划,中国政府动用数十万民工,在成都附近修建或扩建了专供B-29超级空中堡垒起降的新津、邛崃、彭山和广汉4个机场。同时,选择在华阳太平寺以及双流的马家寺、双桂寺、彭家场和成都的凤凰山新建或扩建5个驱逐机机场。经半年的努力,这项“特种工程”于1944年5月如期完工,并通过验收。共建成9条跑道,其中专供轰炸机起降的跑道长2600米,宽60米,厚1米;驱逐机跑道长2200米,宽40米,厚0.4米。每个机场还修建有两条1000米长的辅助跑道和20个左右的停机坪等,每个停机坪可停一架B-29超级空中堡垒。同年夏,又征用4万民工扩建梁山(今重庆梁平)机场,加修了两条可供B-29超级空中堡垒起降的跑道。
  
  1944年4月,美国陆军第二十航空队第58重型轰炸机联队的B-29超级空中堡垒开始陆续进驻川西各机场。
  
  6月15日,68架B-29超级空中堡垒从成都周边的4个机场分时段起飞,首次东征,目标为日本九州的八幡市钢铁厂。虽然只有少数飞机命中了预定目标,没有造成太大破坏,但这是1942年杜立特空袭东京以来,美军再次对日本本土进行空袭,对整个战局产生了重大影响。
  
  11月21日,B-29超级空中堡垒机群再次空袭位于日本九州的大村飞机制造厂,共向目标投下百余吨炸弹。此次空袭,美机群遭遇到日最精锐的海军航空兵驱逐机的猛烈阻击。美机群在从中国沿海起至汉口的返航途中,亦不断遭到零星日式驱逐机的袭扰,共有6架轰炸机在这次行动中损失,多架飞机受伤。
  
  当天,迫降于重庆珊瑚坝机场的B-29超级空中堡垒,就是参与此次空袭后受伤的一架轰炸机。
  
  世上最大的轰炸机在最小机场的起降
  
  迫降于重庆珊瑚坝机场的这一架B-29超级空中堡垒隶属于美国陆军第二十航空队第462轰炸大队第770中队,机长为斯坦•布朗(Stan Brown)上尉。事后,布朗说:“我知道当时的情形万分紧张,我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设法使飞机降落,一是跳伞而牺牲飞机,但我竟使飞机降落了。”
  
  布朗之所以最终选择了冒险迫降,不仅仅是他具有高超的飞行技术,还因为他曾经历过一次迫降。那是在中国华北地区一次执行任务过程中,他所驾驶的一架绰号为多蒂(布朗夫人之名)的飞机遭到敌机攻击,弹痕累累,迫降于离日军占领区很近的一个机场上。当时,战友不见其返航,均以为他牺牲了,但他却依旧安全地飞了回来。与上次的迫降相比,这次迫降的难度不知要高多少倍。毕竟,上次迫降的地方周边的环境为平原,而这次为长江中的一个小岛,况且这个小岛上的机场只是一个简易的民用机场,无论跑道的长度和硬度都难以承担像B-29超级空中堡垒这样大型飞机的降落。
  
  但布朗也没有更多的选择,因为,他驾驶的飞机燃油已经不多了。这里是大后方,离前线较远,较为安全,布朗还是较为放心。他不仅驾驶飞机安全着陆,还保证了飞机在迫降过程中未受损伤,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用副驾驶普格末尔(G.Pugmir)的话来说:“上尉是‘滑下来’的,驾驶初级训练机固然可以这样干,对于一架轰炸机,谁都不敢这样试一下。”
  
  在对飞机做了全面检查和维修后,布朗再一次决定冒险:他要驾驶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轰炸机,从世界上最小的机场起飞,将飞机安全地飞回川西B-29超级空中堡垒基地!
  
  他邀集中国战区美军司令部的工程师一起讨论了方案,并在中国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临时召集了数千名工人,在机场的另一端加添了400多米跑道。但因限于岛上的形状和面积,只能将添筑的跑道稍微弯曲一点,与原有的跑道成20°角。
  
  为了减轻飞机的重量,布朗和他的助手又将飞机上能搬下来的东西全搬下来,连机炮和装甲都全部卸下。
  
  12月3日下午,布朗率普格末尔、莱平中尉和左部炮手白克斯特中士相继登机,做起飞前的最后准备。留在地面上的机组成员有:领航员奥尔拉斯基中尉、轰炸士戴维斯少尉、报务员桑德士中士、顶塔炮手巴巴克斯中士、右部炮手罗登中士、尾部炮手阿克雷和观测员梅里尔等。
  
  起飞当天,珊瑚坝机场周围聚集了数千名中国观众,大家一直憋着气,为布朗加油!随着这架B-29超级空中堡垒在跑道上加速,观众开始鼓掌。飞机似乎受到鼓舞,一跃而起,慢慢爬高,最后消失在山城的上空。
  
  布朗创造了奇迹,他被他的战友们称为:“最优秀的带着两个翅膀的飞行员。”
  
  作者/唐学锋
  
  原文刊载于2013年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