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宥三:四川驾驶军用飞机第一人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6-11 10:48:33

■20世纪30年代初法国最先进的军用飞机.jpg

20世纪30年代初法国最先进的军用飞机

 

  1930年2月11日,一架军用飞机从重庆广阳坝机场成功起飞。驾驶这架飞机的吴宥三因此成为四川驾驶军用飞机第一人,他终于实现了自己飞上祖国蓝天的梦想。而这一梦想,在他赴法勤工俭学时便深植于心,并为之不懈努力。

带着梦想赴法留学

  “五四”运动前夕,为学习西方先进文化、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浪潮在全国掀起。四川地区的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由吴玉章亲自倡导和领导。在他的影响下,重庆商会会长汪云松利用自己在重庆商界的威望,在各种场合大力宣传赴法勤工俭学的意义,并会同教育局局长温少鹤等人召集社会名流,筹集经费,于1919年初在重庆夫子池开办了留法预备学校,很快吸引了一批有志之士前来求学。开学时,有196名青年参加了培训,其中也包括来自周边郊县的人。

当年3月的一天下午,刚刚从重庆联中毕业的24岁武隆(当时属涪陵辖区)桐梓青年吴宥三来到重庆的嘉陵江边,见一大群工人正挥汗如雨地拉动锯子锯木材,但工作效率不高。他心想:要是能将西方的技术带到中国来,那该多好啊!这也成为引发吴宥三赴法学习机械的最初动因。一个偶然的机会,吴宥三认识了在重庆组织赴法勤工俭学的负责人汪云松,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汪云松非常支持,鼓励他抓紧时间学习法语,了解法国的政治、经济情况和风土人情。于是,吴宥三参加了留法预备学校的学习,作赴法的准备。

学习结束后,经过严格的考试,83名学生获准赴法勤工俭学,吴宥三和弟弟吴鸿哲亦在其列。1920年9月,作为赴法留学学生领队的吴宥三与同学们持介绍信,到法国领事馆办理了出国护照和签证手续。当年,四川共有400余人分批赴法勤工俭学,而与吴宥三一道成为第二批赴法学生的还有邓小平(当时名为邓希贤)。赴法前夕,汪云松特地嘱托吴宥三,途中要关照年龄较小的邓小平。很快,吴宥三与邓小平成为了好朋友。邓小平女儿毛毛在《我的父亲》一书中,还专门提到了吴宥三。

8月27日,邓小平、吴宥三等学生乘坐重庆法商吉行“吉庆”号轮船启程,一路东进,又从上海转乘法国邮轮“盎特莱蓬”号,历时月余,到达法国马赛,再转巴黎。到达巴黎后,为维持基本生活,吴宥三与同学们一边学习法语,一边寻找合适的工作。1年后,吴宥三在巴黎毕央谷飞机制造厂觅得一份差事,开始做一些搬运、拉铁丝等杂活。几个月后,经过自己的努力,他考上了该厂办的机械制造学校,同时又被安排做漆工,由此开始了半工半读的艰苦生活。在这里,吴宥三的梦想刚刚起步。

在法学习飞机制造
  
在法国毕央谷飞机制造厂,吴宥三学习的是油漆螺旋桨的技术,这项工作对质量要求非常高,如果油漆漆得不均,螺旋桨在旋转中就会颤抖,影响飞行。吴宥三非常刻苦,他几乎翻阅了世界各国的相关资料,反复实践,加之该厂漆飞机螺旋桨使用的是“东方漆”(即中国漆)——吴宥三在出国前就接触过它,了解它的性能,所以很快就掌握了这门技术,比当地工人干得更为出色。一般的法国工人每月只能挣120法郎,而他每月则可挣到180法郎,厂里对他非常器重。

1926年秋,吴宥三被调到波兰华沙军用飞机制造厂(毕央谷飞机制造厂承包的一个分厂)做质检工作。在那里,他对军用飞机的构造、性能、特点等有了一个全面了解,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将这项技术带回祖国,发展中国的军用飞机制造。半年后,吴宥三又被调回法国毕央谷飞机制造厂任机械检查员。吴宥三系统学习了飞机机械理论,又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因而萌生了当飞行员的念头。不过,当时在法国学习飞行驾驶,每24小时就需要3000多银元,吴宥三实在交不起如此昂贵的学费。于是,他决定回国,到上海学习飞行技术。

这时,吴宥三对飞机机械的理论、技术掌握已非常娴熟了,在国内也有了一些名气。国民革命军第21军军长刘湘就希望他能为国内的飞机制造,特别是为军用飞机的运用助一臂之力。

1927年底,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吴宥三回到了上海,之后,由于社会动荡,他与邓小平失去了联系。

与飞机结下不解之缘
  
刚到上海,吴宥三就与老乡、刘湘顾问彭沧若相遇。彭沧若看到他惊诧地说:“哎呀,你怎么回国了呢?一个月前刘湘军长已派亲信吴蜀奇到法国买军用飞机去了,他到法国后要去找你,让你亲自检查飞机的机械性能,你赶快回去吧,这是军令。”

于是,吴宥三马不停蹄地赶到法国,与吴蜀奇见了面。在他的建议下,一行人赶到法国沙门松飞机制造厂参观了新改制的飞机。这种飞机已由原来的单翼改为了双翼,机身由原来两人座改为了八人座,还配备了无线电、投弹等设施,飞行时间由原来的4小时增加到了6小时,飞行高度也由2000多米增加到3000米,在当时属世界上最先进的军用飞机。美国当年就购买了40架,蒋介石也订购了3架。由于有吴宥三这位熟手,经吴蜀奇向刘湘请示后,刘湘决定以20万大洋购买4架同样的飞机,此外还购买了4架供练习用的单翼飞机。

1928年8月,刘湘决定派吴宥三、李甲群、易维奇三人到法国凡尔赛莫兰航空学校学习飞机驾驶。由于吴宥三对飞机太熟悉,只学了20小时就被允许提前毕业。为了全面掌握飞机机械、性能、飞行技术,吴宥三到沙门松飞机厂学习质检后,又到波日代军用飞机制造厂学习总装,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

飞翔在祖国的蓝天
  
1929年,吴宥三一行来到越南。他们将在法国购买的飞机用海船运到了越南,在河内白梅军用飞机厂进行组装,打算将飞机安装好后飞回重庆广阳坝机场。

这年9月,吴宥三和法国的机械师、葡萄牙的驾驶员一起试飞刚组装的军用飞机,但由于机械师操作不当,第一次驾驶飞机失败。第二架飞机组装好后,试飞时飞机性能良好,但要将飞机驾驶到四川,还有很多困难,主要是天气以及没有导航、雷达等方面的原因。

两个月后,终于等来了飞行的好天气。吴宥三热血沸腾,与葡萄牙驾驶师驾着飞机,终于飞上了祖国的蓝天。然而,当飞机飞到广西与贵州交界处的大山时,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而此时飞机也出现了机械故障,他们只好将飞机迫降到一河谷的宽阔地带。飞行再次失败了。

1930年,刘湘得知情况后改变主意,委托卢作孚的民生公司将货轮改为海船,挂着英国国旗将飞机运回重庆。1931年2月11日,四川第一架军用飞机从广阳坝起飞。看着舷窗外家乡的山川,驾驶座上的吴宥三激动万分——是啊,梦想终于实现了!

回国后的吴宥三曾先后任国民革命军第21军航空部机械主任兼飞行主任、四川省国民政府航空视察员、重庆防空司令部顾问等职,并设计和负责建造了贵州省的第一座飞机场——平远哨机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吴宥三曾任重庆工商部工业试验所事务科科长、重庆大学西南财经委核酸研究所工程师。后来则命运坎坷,历经磨难。

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吴宥三终得平反昭雪,先后当选为武隆县政协委员、人大代表。1986年12月30日,吴宥三病逝于武隆,长眠在老家桐梓山上的那片柏树林中,享年91岁。

作者/冉启蕾

原文刊载于2013年3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