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在军委会水运处成立前后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6-07 17:49:35

■宜昌港_meitu_2.jpg

宜昌港

 

  身兼三职
  
  为政府西迁运输作准备
  
  1937年12月间,为适应抗战的需要,建立战时体制,国民政府积极推进调整中央行政机构的工作——蒋介石将辞去行政院长职务,改由孔祥熙出任,张群任副院长;铁道、交通两部合并,成立新的交通部,原铁道部部长张家璈(公权)任部长,彭学沛任政务次长,卢作孚任常务次长。人选确定后,等待召开国民党中央执委会通过后公布。
  
  在此之前,也就是1937年11月中下旬,继蒋介石在国防最高会议上发表《国府迁渝与抗战前途》的讲话后,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在西迁途中发表《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虽然当年迁到重庆的只是国民政府、国民党中央的极少部分,但其余绝大多数部门特别是重要的职能部门都陆续迁集到长江沿线的武汉或长沙等地,为迁往重庆作准备。1937年12月20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以下简称“军委会”)秘书长张群会同时任交通部部长俞飞鹏、行政院秘书长魏道明在武汉召集会议,商讨行政院所属各部迁渝的运输计划。除行政院各部参加外,运输企业只有民生公司与招商局参加。代表民生参加的是杨成质。卢作孚抱病到会。会议决定由卢作孚担负此次行政院迁移的运输总责,同时,一般社会交通仍须顾及。会议指定卢作孚速拟就汉渝水上交通及分配运输之整个计划与办法,并在10天内先运出行政院各部现有人员600名,辎重1500箱。
  
  对10天内的任务,卢作孚派出一条船装走了1500箱货,600名旅客的运送问题也很快予以解决。对于政府西迁一事,卢作孚认为非常重要。民生汉口分公司于会议次日即发函万县分公司,要求万县分公司“着手准备一切,以免将来临时仓卒”。
  
  大约在12月26日前后,军委会在一次有卢作孚参加的会议上,决定下设水道运输管理处(以下简称“水运处”),由卢作孚兼任主任,后勤部秘书长、驻汉办事处处长黄振兴和武汉警备司令部司令郭忏为副主任,负责政府西迁和汉宜、宜渝水运事宜,政府各机关一切迁运物资均由该处分配派船运输。会议决定:由俞飞鹏拟“训令”等文件,卢作孚先行准备开展工作的办法。从这次会议对准备工作的安排看,成立水运处十分紧迫。会议结束后,卢作孚立即对机构的组织、执掌、组成人员名单及水运处与各有关方的关系提出了意见。
  
  担任军委会水运处主任一职,使卢作孚能够较好地协调此前民生公司与军方的矛盾——在军事物资运输中,军方只图方便,把船租到手后,往往停泊于码头等待物资到港,不注意发挥船舶运输效率。民生公司认为,这种做法既使公司遭受经济损失,又浪费了运力,使急需承运之物资得不到运送。为解决这个矛盾,1937年11月28日,卢作孚曾给重庆行营代主任贺国光呈文,对当时效率低下的运输状况表示极大的担忧,提出“在此运输非常迫忙之日,必须根本改良”,具体办法为:交通运输工具不再分配或征用到各机关单位,收归运输机关统一调配,各机关单位的运品也由运输机关统一调运,“即有军品,另与轮船公司商洽,提前并加紧赶运”。但此改革办法被上面以“要调查信中情况,是否仍然存在”为由拖了下来。
  
  1938年1月1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召开第61次会议,通过行政院机构改组方案。这样,卢作孚就身兼交通部次长、军委会水运处主任和民生公司总经理三职,集组织政府西迁运输的政、军、企三方实权于一身,从而为他后来成功指挥战时长江航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主持召开水运处第一次预备会议
  
  就在行政院机构改组方案通过的这一天,卢作孚完成了成立水运处的各项准备工作后,于下午5时召开民生公司泊汉船舶主干人员会议(此后被称为“特别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民本轮经理谢萨生等3人,民风轮经理翁德勋等3人,民宪轮王勋成等3人,民泰轮傅希说、陈庆棠,民来轮张响如、宁鸣皋,民贵轮彭向真等共14人。列席会议的有童少生、杨成质、陈国光、肖本仁等处室人员14人,共计28人。会议由卢作孚主持。
  
  会议集中讨论了船上、岸上一切联络问题,形成决议。包括:一、船到码头前与岸上的联系;二、船到码头后与岸上的联络;三、天星洲之联络。此外,还有处理搭客行李问题等十项规定。各项规定都十分具体、细致、明了,易于操作,反映了卢作孚精于管理、讲究秩序的一贯作风。会议还规定了各类船舶装卸时间。例如,宜渝两地船舶“均限当天到,次晨开”。为贯彻此联络办法,汉口公司特于1月11日转发此《特别会议记录》给全公司各船经理和船长。
  
  1月2日下午2时,卢作孚在汉口三教街57号2楼召集水运处第一次预备会。卢作孚列出“各轮船公司参加本处工作人员”的有招商局、三北、大达、达兴以及民生等公司的人员,共计16人。会上,卢作孚报告筹备经过称:
  
  上星期(档案原件,并无星期几的记载。上文所记军委会26日开会这一时间即据此推算——笔者注)下午4时,军事委员会集会讨论武汉各机关部队工厂所有人员公物器材之疏散问题,其中,认为最重要者为汉宜及宜渝水运,当日出席者有张秘书长、俞部长、黄秘书长振兴、钱司令、军委会其他各部正副部长,讨论结果,组织水道运输管理处负责管理汉宜、宜渝两段水运。
  
  在预备会上,卢作孚公布了组成人选和组织机构。
  
  蒋介石正式发布训令
  
  卢作孚迅速行动
  
  1月4日,军委会发布第174号训令,公布了水运处的职责,任务及相关规定。训令全文如下:
  
  查此次政府西迁,各党政军机关人员公物器材等项,大都由京到达武汉,数量綦钜,聚集一隅,若不亟早疏散,危险堪虞。惟长江中上游水势浅枯,船只缺乏,而待运之件过多,供不应求,结果必致秩序紊乱,交通阻滞,兹经本会统筹指定有关运输各机关,组织水道运输管理处,已派卢作孚兼该处主任,黄振兴、郭忏兼该处副主任,专任汉宜宜渝间水道运输事宜。并规定应行遵守的事项如左:
  
  一、各机关应行疏散之人员公物器材,限1938年1月10日以前,另开详细清单,送交该处报运;二、一切报运之件,统由该处审核、支配、规定程序、指派船只承运,各机关不得有所争执,倘有扣留船只、拉用码头脚夫或占用轮栈延不起卸情事者,即严办其主管人员;三、运输前项公物器材之运费,均照规定运价五折,人员均照规定票费八折计算,一律付现;此项运费,如为各该机关原列预算所限,无法支出时,得核实造具临时预算,向主管机关请领。四、公物器材运输时,均由报运机关派员押运照料。五、在疏运各机关人员期间内,伤兵运输暂行停止。六、各轮警护及武汉码头维持秩序,由武汉警备司令部派兵担任。七、宜昌重庆各码头栈房,由当地军事机关派兵警护。八、所有各部队及其直接军用品,仍向船舶司令部报运,其数量零星者,得由该部委托该处照第三项办法付费代运。
  
  附发水道运输管理处组织大纲一份,仰即遵照办理并通饬所属一体遵照为要。
  
  此令
  
  蒋中正
  
  1938年1月4日
  
  这个训令显示,政府各部的公物器材运输已由水运处统制,这是长江战时运输体制的重大变化。其中,具体条款的明晰化对卢作孚组织开展运输工作大有裨益。因此,1月5日,卢作孚即按照军委会训令,根据水道运输管理处组织大纲,把水运处机构迅速成立了起来,并从各有关机关和招商、三北、民生派出的工作人员中遴选确定了所属船舶组、运输组、总务组的正副组长、组员和协助人员。
  
  机构成立后,卢作孚又十分快捷地以水运处主任的名义下达通知,并同时令重庆民生公司以及民生宜昌、万县分公司负责人,在各该地设立分支机构。1月7日,卢作孚发函给万县分公司经理刘润生,请他将军委174号训令分发给万县各轮船公司。9日,卢作孚调袁子修任水运处宜昌分处主任,并令他立即由渝飞宜主持工作。接着,卢作孚签发水运处第十八号令,派童少生为重庆水运分处主任。童少生立即向万县分公司发函:“少生遵命于本月14日,正式就职,并已择定华通公司二楼为办公处。”当天, 童少生确定招商局代理的协庆行驶宜万线,植丰公司之植丰与昌兴等轮改航万渝,接转协庆、富华轮之货。
  
  随着宜昌转口运输形势的日益紧张,卢作孚决定再次调童少生去宜昌主持工作,并在如何开展工作方面听取了童少生的建议。于是,童少生到宜负责水运分处工作,重庆水运分处由李邦典负责,袁子修调往万县任水运处万县转口办事处主任。
  
  宜昌、万县、重庆各水运处分支机构负责人,都由民生公司业务骨干、经理级人员担任,这对运输过程中贯彻卢作孚的主张有了绝对保证。
  
  卢作孚指挥各公司船舶撤运武汉物资
  
  卢作孚于1月7日召开水运处第一次会议,参加人员有黄振兴、后勤部船舶运输司令部副司令庄达以及有关方面的代表和各组正副组长。会上,卢作孚报告了水运处的成立经过,宣布了各组正副组长和组员名单。其中,船舶组组长伍极中、副组长袁子修,运输组组长陈湘涛、副组长陈国光,总务组组长陈湘涛、副组长邹明初,他们都是卢作孚在交通部、军委会农工贸调整委员会运输办事处、民生公司等3个单位十分信任的干部。
  
  会上,卢作孚谈了水运处的工作问题。他认为,“目前应当顾虑者,即将来拆厂以后待运机件及由平汉、粤汉转运待运者势必异常拥挤”。卢作孚说,据水运处调查,汉宜方面每月可运2万余吨。宜渝方面,外轮每吨运费100余元,将来贵重器材可以交运;每艘外轮约装160至180吨,每月全部四艘外轮可运2880吨。中国船只,最大的装160吨,最小的装55吨,每月可运3000吨左右。对中国船只,卢作孚提出了“增加运输量办法”,即:原走宜渝的民生船舶改航宜万,运量可由3000吨增至5000吨,包括差轮可运6000吨;加上富华、协庆两轮,每月在宜万间装运2000吨,合计可运8000吨。万渝间,集中渝叙小轮在万县转口。关于木船运输量,每艘可装三四十吨,以200艘计,一次可装6000吨,万渝间每月也可上运8000吨。宜渝行程约需两个月,而改为宜万、万渝两段航程,集中分运,可大大提高效率。
  
  会上,黄振兴表示“赞同卢先生报告各点”,还说:“今幸得卢先生主持,尚望勉为其难。”
  
  庄达在会上反映了一个对武汉撤退极为重要的问题,即汉宜船舶在宜昌停泊时间过长。他说:“司令部船数并不少,到达九江者十二三条,铁驳木驳共数十条,但运送力并不能加强。查最大困难,在宜昌无码头、无货栈、无趸船,货无法卸。本人意思,欲加快运输效率,非注意解决宜昌栈房趸船不可,否则,货到宜昌不能消化,纵再加船只,到宜后亦无办法。希望做到货到宜后从速卸载,从速运出。将来军运、水运打成一片,责任减轻,自当尽量放船解差。”“现在船到宜20天不能回汉,如解决上述困难,往返一次10日,可增运输效力一倍。”由此,会议决定增加码头,增加力夫,大大提高了船只的利用率。
  
  同时,会议还确定了运费标准。
  
  为保证各公司对公物首先发运,1月6日,卢作孚以水运处主任名义,向各家轮船公司发出通知。他给重庆民生公司的亲笔信全文如下:
  
  贵公司航轮舱位应先装敝处洽运政府各机关公物器材人员,如於分配此项载量以后尚有剩余吨位方可由贵公司自行承装客货。特此函达,请烦查照办理为荷。
  
  此致民生公司。
  
  水道运输管理处主任
  
  卢作孚
  
  二七,一,六
  
  此后,军委水运处即在卢作孚领导下,组织指挥招商、三北等各家轮船公司运力,运送在汉各类物资由宜转渝。
  
  1938年4月底,汉宜、宜渝间由南京转武汉的西迁各党政军机关人员及公物器材运输完毕,军委会水运处即按照组织大纲规定予以撤销。兵工企业西迁重庆由民生公司和兵工署签约承运,其他部队及大宗军品之运输仍由船舶运输司令部负责办理。
  
  作者/黄振亚
  
  原文刊载于2013年3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