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国民党军级编制中唯一的中共组织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5-16 15:47:58

  1927年11月下旬,在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朱德在湖南汝城秘密组建了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的中共军委,这是中共历史上唯一在国民党军级编制中建立的组织。它的成立,加强了对十六军中三支革命队伍的领导和联系,沟通了同湘南、粤北各县党组织的联系,对保护和发展十六军中的共产党组织,培养和造就陈毅等革命家、军事家,为策划和发动湘南起义,发挥了重要作用。
  
  秘密组建中共第十六军军委
  
  1927年南昌起义后,起义军南下潮汕,遭到严重的挫折与失利,军需无法接济,伤病员无法治疗。为了保存革命力量,11月,朱德在困境中决定与曾在云南讲武堂同学时结下金兰之交的国民党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合作。11月21日,朱德来到湖南汝城同范石生部第47师师长曾曰唯谈判,经过两天谈判,双方达成合作协议:同意朱德提出的部队编制、组织不变,要走随时走的原则;起义军改用第十六军47师140团的番号,朱德化名王楷,任47师副师长兼140团团长(不久,范石生委任朱德为第十六军总参议);发给薪饷、弹药和被服。谈判结束后,范石生赴汝城和朱德会面,并迅速供应朱德所部一批现款和弹药、冬衣、被服等物资。随后,毛泽东等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1团第3营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第47师第141团,由张子清任团长。在汝城组建的工农革命军第2师余部2师1团,由范石生部的中共地下党员韦昌义介绍,与朱德取得联系,改称为第十六军特务营,原第1团团长何举成任营长。
  
  同年11月26-28日,朱德、陈毅在汝城主持召开湘南和粤北党组织负责人联席会议,会议决定12月中旬在湘南举行年关暴动,要求各地分头进行准备。为了加强党对第十六军第140团、141团和特务营这三支武装力量及第十六军原有共产党员工作的统一领导,朱德和陈毅在汝城县城秘密地成立了中共第十六军军委,陈毅任书记。这一组织的建立,与汝城地区工农运动的蓬勃开展、十六军政治部的组建以及朱德的建党思想和统战思想都有着重要联系。
  
  如何在国民党军级编制中诞生
  
  生机勃勃的汝城工农革命运动是中共第十六军军委诞生的土壤。1927年初,汝城中共组织从挫败何晋卿等反革命武装叛乱事件中吸取经验教训,将革命斗争的重点转移到武装保卫革命成果上来。“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马日事变后,革命处于低潮,而汝城的工农革命运动却独树一帜,高潮迭起,“被誉称为‘新湖南’和类似‘十月革命’前夜的‘彼得堡’”。当时,汝城党组织和农民协会召开反帝讨蒋万人大会,成立县农军总部,统一指挥全县武装,开办兵工厂,举办农军干部训练班和农军党校,用革命武装打击反革命力量。
  
  六七月间,湘粤赣边及广东东江地区千余农军转移到汝城,汝城汇集的农军达到5000余人,受到中共中央的关注。为加强对汝城地区革命武装力量的领导,7月初,中共驻汝城特别工作委员会、湘南特别军事委员会成立。7月底,中央派中央农运委书记毛泽东到湘南特委主持工作,并令集结在汝城的农军整编组建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2师。9月,这支队伍攻克桂东、汝城,率先成立了汝城县苏维埃政府,实现了湖南省委的计划,对湘南地区的武装斗争产生了重要影响。
  
  9月中下旬,在湘赣边举行秋收起义的工农革命军第1师严重受挫,由5000人锐减至1500人。毛泽东审时度势,动员官兵放弃攻打大城市长沙的计划,移师到湘南汝城大山区建立革命根据地。1928年4月,毛泽东带领1师1团到汝城和资兴建立了龙溪革命根据地和苏维埃政府。
  
  同样,为保存革命种子,1927年11月中旬,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千里转战到汝城,得到了汝城县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并与范石生建立了统一战线。接着,顺利召开了湘南粤北党组织负责人联席会议——汝城会议,部署了湘南起义。如此形势下,中共十六军军委秘密诞生。
  
  十六军政治部是组建中共十六军军委的组织基础。1926年春,范石生驻广州代表杜韩甫与“新滇社”负责人、黄埔军校政治教官王德三(又称王懋庭),向时任黄埔军官学校政治部主任、总教官、主持中共广东区委军委工作的周恩来、总政治部副主任孙炳文提出要求,请派得力政治骨干前来十六军,帮助建立十六军政治工作机构,开展政治工作。
  
  周恩来欣然答应,马上通过王德三,将共产党员赵薪传(又名赵贯一)、书义光、王振甲等十余人派入范部,建立党组织,组成十六军政治部。他们分别担任秘书、科长、股长以及下属部队的党代表,而十六军政治部宣传科中还有共产党员赵薪传、师茂材、吴登云、魏一吾等人。从此,双方正式建立了统一战线。这些党员分布在第十六军45、46、47师。其中140团中有中共党员60多名,党员人数接近群众的1/10;141团和特务营中各有中共党员40余名。这样,十六军中中共党员达到150多名,具有雄厚的组织基础,成为中共第十六军军委的中坚力量。
  
  朱德建党思想与统战思想成为中共第十六军军委成立的思想基础。南昌起义失败后,朱德与范石生谈判合作,使部队走出了困境。及时成立中共第十六军军委,是为了防止有的同志“掉进染缸”,让我们的部队始终保持工农革命军的本色,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向国民党官兵宣传和灌输共产党的宗旨,把他们拉过来,以实现在雷州半岛发起“第二次北伐”之目标。这是朱德关于实现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由共产党军队延伸到到国民党军队、由高层延深入到基层的建党思想的重要体现。
  
  与范石生建立统一战线也是实现建立中共第十六军军委的重要环节。在与范石生谈判合作之前,朱德提出三个条件: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党什么时候调我们走,我们就什么时候走;给我们的物资补充,完全由我们支配;我们内部组织和训练工作等,完全照我们的决定办,不得干涉。这是朱德与范石生谈判合作的底线。
  
  朱德曾同范石生谈过孙中山的革命理想。他说,孙中山先生以多年来从事革命的经验,认为只有同共产党合作,团结各族人民,才能战胜帝国主义,消灭封建制度,因而提出要联共,要和共产党一道,共同建立包括各革命阶级在内的革命统一战线。朱德后来在离开范石生部时给范的一封信中说:“应该好好建立统一战线,革命到底。”
  
  朱德和范石生从长计议,讨论了他们这个反蒋统一战线今后如何共同行动的问题。他们分析了当时敌我力量的对比以及所属部队的实际情况,思想达成一致:“决定把部队拖到广东雷州半岛,取得海口,以求得到国际上的援助。然后,再向桂越、滇越边境发展,扩大革命力量。”范石生曾对朱德说过,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既然我们建立了反蒋统一战线,我就要真诚帮助,不计得失。朱德说:“在红军的发展上来讲,范石生是值得我们赞扬的。”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全面清党。范石生愤然说:“中山先生制定的三大政策也不要了,还谈什么国民革命?真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不仅根本不执行清党命令,还保护了部队中的十几名共产党员,任由第十六军中的共产党组织向基层发展,扩大政治影响,为他与朱德建立统一战线创造了条件。
  
  朱德在范石生部眼皮底下的韶关仁化、曲江一带发动董塘、西水暴动,工农革命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在犁铺头练兵多日,范石生当然知道,但从未干预。可以说,中共第十六军军委的组建,也是朱德统战思想的成功实践。
  
  保存火种  再举义旗
  
  在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中共第十六军军委的组建保存了极其珍贵的革命火种,保护和发展了共产党组织,为再举湘南义旗、实现朱毛会师奠定了基础,同时培养与造就了一大批革命英杰,意义深远。
  
  保护共产党员,积蓄和发展革命力量。朱、范合作后,朱德、陈毅在汝城县储能小学召开了党的活动分子会议。朱德在会上说:“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与范部建立统一战线,以此为掩护,隐蔽目标,积蓄与发展力量,而不是向国民党反动派投降。我们的一切活动,还由我们自己来决定。因此,我们仍然应该独立自主地进行活动,绝不能因统战而缚住自己的手脚。”当“国民党广东省政府领导人发觉朱德部隐藏在范石生部,要范解除其武装,逮捕朱德”时,“范不忘旧谊,通知朱德撤离”,“范石生部官兵三四百人脱离范部随朱德出发”。
  
  范石生还任由朱德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广州起义,甚至准备和朱德公开树起反蒋大旗。广州起义举行之前,中共北江特委传来广东省委指示,要朱德率部参加。他们途经韶关,请范石生给广州方面拨车皮,范石生一口答应,只是临上火车时因得悉广州起义失败而中止。朱德部队离开时,范石生又派人送来了几万元现洋和一批枪支弹药及军需装备,连同过去送给朱德起义军。张子清、伍中豪营和工农革命军第3师第1团余部的各种装备,可以武装一个整师。当时,十六军政治部科员吴登云和其他部分官兵200来人也跟着朱德一道走了。这样,通过与范石生的合作,不仅保护了部队中的共产党员,还发展了一批革命力量。
  
  沟通了同湘南、粤北各县党组织的联系。中共十六军军委建立不久,朱德于1927年11月26-28日在汝城县衡永会馆主持召开了湘南和粤北各县县委书记联席会议,讨论、策划和布置了湘南起义,在思想上、组织上和军事上为发动起义作了必要的准备。陈毅、王尔琢、夏明震、阮啸仙、杨子达、毛科文、何日升等参加了会议。陈毅利用汝城会议的召开,同湘南、粤北各县党组织负责人密切沟通,要求不折不扣地落实会议精神。
  
  随后,中共湘南特委书记陈佑魁、郴州特委书记夏明震、宜章县农民协会委员长杨子达、汝城县委书记何日升以及粤北、仁化、始兴、乐昌等县同志纷纷传达汝城会议精神,积极部署和组织武装力量,准备年关暴动。
  
  正如朱德所说:“把干部弄成教导队,组织了党的支部,建立了连的指导员、政治部、支部书记……好好地搞起来,人手整齐,整有一千多人,编为两个团,一个团是王尔琢,一个团是伍中豪。”“这样,把湘南的党恢复了,而且开了党的大会(即汝城会议),准备了以后的湘南暴动。”“井冈山上,已由毛泽东同志在那儿建立了根据地,现在也下来人。把桂东、汝城两县又搞下来。这样完成了整个湘南七八个大县。这儿的农民很好,组成了很大的湘南苏维埃,主席是陈毅同志。”
  
  加强了对十六军中三支革命队伍的领导和联系。通过朱、范合作,在十六军里就有朱德、毛泽东、周恩来领导(组建)的三支革命队伍即第140团、141团和特务营。三支革命队伍为加强联系,互派中共党员加强联络。朱德、陈毅派中共党员腾代顺、蒋国杰等到特务营任副连长和排长,派邓毅刚打入汝城胡凤璋部,邓毅刚利用乡土亲朋关系,广泛接触汝城籍的官兵,获取敌人大量情报,为起义军智取宜章、坪石作出贡献。何举成则派欧阳焜、朱忠良到140团做文书和军需工作;同时派何日升经常来往于两支部队之间;特务营利用防守十六军军火仓库之便,暗中向140、141团和仁化农军输送武器弹药。这样,三支革命队伍之间的联系进一步加强了。
  
  发动仁化暴动,掀起粤北农民运动风暴。12月10日,朱德部和何举成部从汝城到达仁化董塘,乘夜出击,发动暴动,逮捕了土豪劣绅33人。11日,召开公审公判大会,对谭学云等24名罪大恶极者判处死刑,当即执行,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斗志。从此,掀起了粤北农民土地革命运动风暴。之后,何举成派人与广东北江特委接上了头,协助其在仁化董塘、石塘一带继续发动农民暴动,组建和扩大革命武装,斗争土豪劣绅,成立苏维埃政权。
  
  1928年1月6日,在朱德的主持下,仁化农民自卫军组建为“工农革命军独立第四团”。同时,朱德部、特务营还留下滕铁生等8名共产党员,协助和指导仁化县委开展革命斗争,并送给独立第四团一批武器弹药。新组建的独立第四团在革命群众的配合下,打击土豪劣绅,搜查逮捕了反革命分子,没收枪支、财物、粮食,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2月4日,仁化县委将独立第四团改编为“广东工农革命军北路第八独立团”,滕代顺任团长,军事人员多来自二师。2月9日,独八团还击了仁化县清党委员会组织的对第五区农会的反攻,取得胜利。10日,仁化县革命委员会成立。仁化县爆发的农民武装暴动,震撼南粤,成为粤北农民暴动的中心,被称为“第二个海陆丰”。
  
  刘学民在其《论朱德和湘南起义》一文中认为:“朱德部队于1928年1月12日发动湘南起义。起义军利用范石生按兵不动的有利条件,一举打垮了湖南军阀许克祥的五个团,俘敌千余并获大批战利品,建立了宜章、郴县等六个县的苏维埃政府,武装力量发展到1万多人,组建了3个农军师和2个独立团,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革命风暴还遍及20几个县,约有100万人以上参加了起义,开辟了大好的革命局面。湘南起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三大起义失败之后不久取得胜利的规模最大的起义,其意义可与三大起义相提并论。”
  
  发起湘赣边武装暴动,策应湘南起义,为实现朱毛会师打下基础。141团从韶关返回汝城、桂东,然后上井冈山,加强了朱德和毛泽东两支队伍的联络,为朱毛会师打下了基础。
  
  1927年12月,何举成、李涛派共产党员郭佑林、黄奇志回桂东组织年关暴动,策应湘南起义。他们立即与汝桂边赤卫队刘雄、赖鉴冰取得联系,组成暴动主力,于1928年1月20日成功发动了沙田年关暴动。3月底,刘雄、赖鉴冰得知毛泽东率部到桂东、汝城策应湘南起义部队上井冈山的消息后,立即率汝桂边赤卫队日夜兼程前往迎接,并做好保卫、后勤、宣传等工作。
  
  1959年11月19日,曾任中共湘粤赣边特区区委书记的赖绍尧回忆:“汝城的工农革命军也随十六军到广东韶关,改为特务营。蒋介石讲范石生处有暴徒,于是部队党委派我和叶绍球(崇义县人)回来成立中共湘粤赣
  
  边区特委,要我任书记,叶任组织部长。我们回来后,在汝城县热水黄家洞成立了中共湘粤赣边区特委。当时决定崇义方面的负责人是叶绍球,湖南方面是我。其任务有:1、建立恢复开展党的组织;2、扩大武装;3、组织雄厚力量向湘粤赣扩进;4、与井冈山取得联系。1929年春夏,成立了犹崇县委,书记是何翊奎,副书记是我。1930年,犹崇县委领导发动了清湖暴动,成立了上犹县苏维埃政府。”从此,上(犹)崇(义)苏区成为中央苏区的一部分。
  
  培养造就了陈毅等一大批革命家、军事家。陈毅作为十六军军委书记,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战争年代出生入死,使他斗争经验不断丰富,指挥才能不断提高。他担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党代表后,协助朱德连续取得了智取宜章城,坪石大捷,占领郴州、耒阳、永兴等重大胜利,湘南起义的烈火燃遍湘南大地。
  
  郴县发生“反白”事件(1928年2月在湘南起义面临着敌人大举进攻之际,中共湘南特委制定了“左”倾盲动主义的“焦土战略”,即以焚毁民房、坚壁清野来退敌。此举不仅激起民愤,还给土豪劣绅以可乘之机,制造了死伤900余人的反革命暴乱事件——编者注)后,县委书记夏明震牺牲,工农革命军第1师党委和湘南特委决定派陈毅接任县委书记。陈毅临危赴任,排除“左”的干扰,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使郴县在“反白事件”后很快开创了新的局面。陈毅在郴县接到朱德关于向井冈山转移的通知后,力排湘南特委书记“守土有责”极“左”思想的巨大阻力,立即组织和率领湘南特委、宜章农三师、郴县农七师、湘南各县委机关、农军共4000多人,同何长工、袁文才、王佐率领的工农革命军1师2团这两支部队,与朱德率领的主力部队会合,最后在龙冈实现了朱毛胜利会师。
  
  十六军的共产党员中朱德、陈毅、林彪、罗荣桓、粟裕、谭政等成为中国当代军事家,其中,朱德、陈毅、林彪(曾随朱德参加南昌起义和湘南起义,后在第十六军第47师第140团任连长)、罗荣桓(曾随毛泽东参加秋收起义,后在第十六军第47师第141团,具体职务不详)为元帅;粟裕、谭政为大将;周士弟、李涛、朱良才等为上将,还有其他开国将领20余人。而王尔琢、张子清、伍中豪、阮啸仙、夏明震、邓毅刚、何日升、杨至成等第十六军共产党人,为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亿万群众的翻身解放,献出了宝贵生命,立下了不朽功勋。
  
  作者/徐宝来
  
  原文刊载于2014年5月《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