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支持真理标准问题讨论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5-15 17:24:55

邓小平同志给《光明日报》题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_meitu_4.jpg

 邓小平同志给《光明日报》题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1978年5月开始的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实质上是一个思想路线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从一开始,这个讨论就显示出它的尖锐性。提出和坚持“两个凡是”的人,曾企图阻止和扼杀这个讨论。正是在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的有力支持和正确引导下,这个讨论才得以冲破重重阻力,逐步开展起来,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其中,邓小平同志对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支持,是最强有力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是驳不倒的
  
  1978年5月10日,中央党校的内部刊物《理论动态》第60期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这篇体现集体劳动成果的文章,在发表前经胡耀邦同志两次审阅。第二天,《光明日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的署名,公开发表了这篇文章,新华社于当天向全国全文转发。5月12日,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和中央、地方的许多报纸转载了这篇文章。当晚,有人给《人民日报》打电话,指责《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理论上是错误的,政治上很坏很坏,给这篇文章扣上了“砍旗”的政治大帽子。坚持“两个凡是”的一些人不断指责这篇文章。不少人对实践标准也不理解。胡耀邦同志和其他一些同志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邓小平同志几次讲到,他原来没有注意《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后来听说有不同意见,就看了一下,认为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是驳不倒的。小平同志采取了坚定支持这篇文章的立场。此时,在罗瑞卿同志直接领导下,一些同志正在筹备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小平同志得知在筹备过程中,有的人不同意会议文件中某些符合实际的新提法,当即指出,这是一种思潮,我一定要讲话。
  
  1978年6月2日,在实践标准同“两个凡是”两种思想激烈争论的关键时刻,邓小平同志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尖锐地批评了“两个凡是”的思潮。他明确指出:“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出发点、根本点。”他深刻地指出,是否坚持实事求是,这是如何看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问题。在当时“思想僵化,迷信盛行”的背景下,这些话确实振聋发馈。小平同志进一步阐明,从社会实践中产生的思想,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的规律,只有放到社会实践中去,经过实践的检验,才能证明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这是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明确肯定和支持。小平同志随后在8月19日的一次谈话中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说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是驳不倒的。我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讲了,同意这个观点和文章。1982年9月18日,小平同志陪同朝鲜劳动党中央总书记金日成去四川访问时又说,当时有一些人抵制这个讨论,1978年6月我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作了讲话。小平同志一再提到这篇讲话,说明这是他反对“两个凡是”、支持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一次重要行动。
  
  1978年6月3日,《人民日报》在头版以“邓副主席精辟阐述毛主席实事求是光辉思想”的通栏标题、《解放军报》在头版用套红的大标题,详细报道了小平同志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6月6日,《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又在第一版全文发表了这篇讲话。小平同志的这篇讲话,揭示了“两个凡是”违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实质,阐明了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重大意义,使坚持实践标准的同志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更明确了讨论的现实针对性,从而有力地支持了这个刚刚兴起的讨论。
  
  争论不可避免,争得好,根源就是“两个凡是”
  
  提出和坚持“两个凡是”的那些人并不善罢甘休,6月15日,当时分管宣传工作的一位中央领导人,召集中央宣传部和中央直属新闻单位负责人开会。他针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另一篇经小平同志审阅的论按劳分配的文章说,代表哪一个中央!并指责《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社等单位负责人党性不强,把关不严。他在讲话中一再点“特约评论员”和胡耀邦的名,进行批评指责。他提出“党性不强,接受教训,下不为例”的方针,实际上是下了禁令。在这种严峻形势下,小平同志也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支持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
  
  7月21日,小平同志找当时的中央宣传部负责人谈话,对他讲了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经过,并对这位负责人提出,不要再“下禁令”、“设禁区”了,不要再把刚刚开始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向后拉。
  
  翌日,小平同志又找胡耀邦同志谈话,鲜明地表示支持耀邦同志发动的这场讨论。
  
  23日下午,耀邦同志把我们理论动态组的几个人找到他家开会,冯文彬、吴江、孟凡、陈维仁同志参加。他兴奋地说:昨天下午小平同志打电话叫我去了一下,三点半钟谈到五点,开始时就说,哦!你们的《理论动态》,班子很不错啊!你们的一些同志很看了些书啊!不要搞散了,这是个好班子。耀邦同志继续说:小平同志说,他原来没有注意这篇文章,后来听说有不同意见,就看了一下。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还谈到,争论不可避免,争得好,根源就是“两个凡是”。耀邦同志说,邓副主席这个话对我们是个鼓励。凡是我们的东西,我们的材料,他是很注意看的。情况确是这样。1977年7月15日出刊的《理论动态》第1期,题目是《“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当时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很大胆的)。出刊后,耀邦同志就送给了小平同志。小平同志看后,表示基本同意提出的问题,给予了肯定。那时的中央党校校刊编辑室副主任孟凡同志在1978年1月写给校党委的《汇报提纲》中记载了这个内容。
  
  小平同志这次找耀邦同志谈话,对《理论动态》、对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给予了明确的肯定和支持。这对耀邦同志、对理论动态组的同志是一个巨大的鼓舞。此后,耀邦同志指导理论动态组一连撰写了多篇文章发表。
  
  此时,主张“两个凡是”的一些人仍在顽强地坚持自己的立场。小平同志针对这种情况,继续采取有力行动,支持和推动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
  
  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点就是实事求是
  
  1978年9月,小平同志访问朝鲜回国后,即在东北视察,沿途讲思想路线问题。9月16日,他在听取了吉林省委常委的工作汇报后,发表了重要谈话。他尖锐地指出,“怎样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是个大问题。现在党内外、国内外很多人都赞成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什么叫高举?怎么样高举?大家知道,有一种议论,叫做‘两个凡是’,不是很出名吗?凡是毛泽东同志圈阅的文件都不能动,凡是毛泽东同志做过的、说过的都不能动。这是不是叫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呢?不是!这样搞下去,要损害毛泽东思想。”小平同志说,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点就是实事求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就是这四个字。所谓理论要通过实践来检验,也是这样一个问题。现在对这样的问题还要引起争论,可见思想僵化。小平同志指出,现在中央提出的方针、政策是真正的高举。下这样大的决心,切实加速前进的步伐,是最好的高举。离开这些,是形式主义的高举,是假的高举。小平同志的这次谈话进一步揭示了“两个凡是”的错误实质,批评了思想僵化现象,分清了什么是真高举、什么是假高举。这是邓小平同志在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关键时刻的又一次极为重要的谈话。1982年9月18日,他对来访的金日成谈到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时,也曾对这次谈话作了强调。他说,我从朝鲜访问回来,在东北三省沿途又讲这个思想路线问题。
  
  正是邓小平同志在东北发表重要谈话以后,各省、市、自治区的主要负责人纷纷表态,支持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从1978年9月下旬到11月,就有21个省、市、自治区党委负责人发表支持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谈话,出现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的局面。
  
  作为党中央理论刊物的《红旗》杂志,在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中执行所谓“不卷入”方针,实际上是坚持“两个凡是”的立场,对这个大讨论起了阻碍作用,引起党内外的广泛不满。
  
  当时,谭震林同志应约为《红旗》撰写了一篇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85周年的文章。他在文稿中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观点。《红旗》负责人无法改变谭震林同志的这一观点,便于11月16日将文稿报送中央常委。小平同志看后,写了如下批语:“我看这篇文章好,至少没有错误。改了一点,如《红旗》不愿登,可转《人民日报》登。为什么《红旗》不卷入?应该卷入。可以发表不同观点的文章。看来不卷入的本身,可能就是卷入。”李先念同志也写了支持这篇文稿的批语。这样,《红旗》只好刊登谭震林同志的文稿。小平同志和李先念同志的批语,终止了《红旗》的所谓“不卷入”方针,从而为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扫除了一个障碍。
  
  我们改革开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实践,靠实事求是
  
  1978年11月10日,党中央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开幕。此时,全国的思想政治形势已有很大变化。大多数省、市、自治区党委负责人都公开表态,支持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坚持“两个凡是”的人则陷于空前孤立的境地。在这种形势下,中央工作会议的绝大多数与会者,从一开始就很自然地把话题集中于真理标准问题、批评“两个凡是”,以及1976年“天安门事件”和平反冤假错案等问题上,而脱离了会议主持者设定的经济问题议题。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与会者在发言中对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进行指责。
  
  12月13日,邓小平同志在中央工作会议的闭幕会上发表讲话。他鲜明地指出,解放思想是当前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他在分析了党内干部中存在的思想僵化或半僵化状态后说,目前进行的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讨论,实际上也是要不要解放思想的争论。大家认为进行这个争论很有必要,意义很大。 从争论的情况来看,越看越重要。邓小平同志精辟地指出,“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这是历史新时期的“醒世恒言”。小平同志进一步阐明,从这个意义上说,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争论,的确是个思想路线问题,是个政治问题,是个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的问题。邓小平同志这个讲话,是对历时半年多的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所作的最好总结,得到与会者的衷心拥护。他的这个讲话很自然地成了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十一届三中全会高度评价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重新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这也标志着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在小平同志的有力支持和正确引导下,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同志在1979年7月又指出,进行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补课,这很重要。他说,“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是基本建设,不解决思想路线问题,不解放思想,正确的政治路线就制定不出来,制定了也贯彻不下去。”此后,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补课便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开展起来。
  
  1979年8月,小平同志到天津视察,对如何深入开展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进一步解放思想、端正思想路线问题,作了重要指示,有力地推动了天津的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补课。10月,小平同志又在党中央召开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他提出,思想路线问题要深入讨论。真理标准问题要结合实际来讨论,免得搞形式主义。在这一时期,小平同志的一系列重要讲话,阐明了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补课的重要性,提出了进行补课的方法和要求,在各级党委和广大干部、理论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补课真正成为一场广泛深入、富有成效的思想路线教育。
  
  小平同志在1992年初的南行谈话中,再一次肯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谆谆教导大家:“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要提倡这个,不要提倡本本。我们改革开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实践,靠实事求是。”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检验路线、方针、政策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我们回顾小平同志支持和领导真理标准问题讨论、重新确立党的思想路线的历史功绩,就要深入学习小平同志关于这个问题的一系列论述,总结确立和坚持党的思想路线的经验,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践中,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把我们的事业和理论不断推向前进。
  
  作者/沈宝祥
  
  摘编自《百年潮》
  
  原文刊载于2014年4月《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