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人:被蒋介石软禁33年的抗日名将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5-15 17:17:53

1954年10月10日,时任“总统府”参军长的孙立人(前左)和蒋介石一起步出“总统府”_meitu_1.jpg

1954年10月10日,时任“总统府”参军长的孙立人(前左)和蒋介石一起步出“总统府”

 

  从清华大学走出来的才子——孙立人,在美国西点军校铸成职业军人,在印缅战场上抗击日军立下奇功,为盟军楷模。后因台湾当局认定孙立人与“兵变”阴谋有关,将其软禁33年,成为“张学良第二”。孙立人虽在解放战争时期与人民对立,但仍不失为一名战功显赫的抗日名将。
  
  清华才子跨入军校
  
  孙立人,1900年出生于安徽庐江县一书香世家。从小受到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和近代教育,1914年以安徽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潘光旦、吴国桢、梁实秋等人是孙立人的同窗。在清华求学期间,孙立人十分热爱体育运动,他曾以清华大学篮球队队员身份代表中国参加第三届远东运动会,他在赛场上动作迅捷,被队友和观众称为“飞将军”。孙立人在球队中发挥出色,带领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在决赛中击败日本队荣获冠军。1923年,孙立人从清华大学毕业,获得公费留学机会,得以进入美国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土木工程系学习。8月17日,孙立人与同窗吴文藻、冰心、梁实秋等同乘美国游船“杰克逊号”赴美。
  
  在普渡大学获理学学士学位后,孙立人本可以像他的清华同窗一样,学成回国任大学教授、专家学者……可是,他选择了投笔从戎,随后考入弗吉尼亚军校。教育可救国,军事亦可救国。1927年,孙立人在军校完成学业后,踏上了游历英、德、法、日等国的征程,这对他完善军事理论和增强军事技能起到了重要作用。至今在弗吉尼亚军校史馆里,陈列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杰出的两位校友的业绩:一位是美国的巴顿,另一位就是中国的孙立人。
  
  淞沪抗战身先士卒
  
  1941年底,蒋介石将税警总团改编为新38师,孙立人为首任师长。新38师在贵州经短期训练,即派往缅甸与同盟军并肩作战。临危授命的孙立人,率部欣然前往。
  
  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后,蒋介石飞赴曼德勒城东40公里处的眉苗,召集入缅将领军事会议,决定派孙立人担负守卫曼德勒的重任。
  
  1942年春,中国远征军在距仰光不到50公里的同古歼灭日军5000余人,同古之役是日军在东南亚战争遭遇到的第一次大失败。为了反击,日军在仁安羌向盟军发动大规模进攻。4月19日,当孙立人率领的新38师以强行军的方式赶抵战斗前线时,正遇上戍守阵地的英军被日军重重包围,多次组织突围都未成功。孙立人立即调派新38师唯一的装甲兵团——第13团,抢占高地,火速投入战斗。从侧后方趁敌不备进行猛攻,经两天苦战,一举歼灭日军第33师团主力1200多人,残敌狼狈溃逃。孙立人指挥的新38师解除了包括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在内的7000多名英军的危机,解救出被日军俘虏的英国军人、美国传教士及新闻记者500多人,夺回被日军缴获的英军辎重汽车100多辆、战马1000多匹,全部交还英军。被解救的英军官兵,对孙立人及全师官兵感念不已,拥抱着中国军人泪流满面,纷纷竖起大拇指。史迪威获悉仁安羌大捷,不禁击掌称快,对参谋长多恩说:“这家伙太有种了,是个货真价实的军人,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孙立人!”
  
  仁安羌大捷是中国远征军出征后扬威国际的大胜仗,孙立人因此获得英皇授予的“帝国英雄”勋章和美国总统罗斯福授予的“丰功”勋章。
  
  仁安羌战役后,由于英军放弃缅甸撤出印度,再加上中美英盟军配合失误,处于被动局面的盟军遭到日军内外夹击。受到日军团团围困的盟军只得分路突围:向东北强行军通过日本军占领区,伤亡惨重;向北高黎贡山原始林区撤退,途中饿死,病死者4万之众。在此恶劣情境下,孙立人没有执行远征军副司令长官杜聿明的命令,而是按照中国战区参谋长、美国将军史迪威和司令长官罗卓英指定的路线,掩护英军向印度方向撤退。在孙立人的指挥下,新38师历经几十次浴血奋战,杀出一条生路。在孤军落后,弹尽粮绝的境况中不仅成功掩护了英军向印度撤退,而且他统领的5000人与装备没有失散和损失,途中还收容了一些散兵和难民,一同退入印度境内。史迪威对孙立人的作为大加赞赏,而杜聿明则大为恼火,孙立人的这次行动为后来的仕途升迁埋下祸根。
  
  1943年春,孙立人的新38师和原属杜聿明第5军的廖耀湘的新22师,在印度组成新编第1军,郑洞国任军长。新1军成立后赴印度加尔各答接受美式训练,准备反攻缅甸。
  
  孙立人率领新38师随新1军接受训练之时,史迪威的“人猿泰山”计划开始实施。
  
  10月,按史迪威的“人猿泰山”计划,中国驻印度向缅北大举进攻。20日,第二次缅甸战役,在新平洋以西无名高地打响。前哨战初战告捷,中国驻印军取得胜利。24日,新3师112团开始攻击前进。29日,新38师以凌厉的攻势夺取了日军在胡康河谷之心脏重地,击溃敌18师团主力,毙敌1400余人,占领了新平洋。
  
  攻占新平洋后,孙立人率新38师如下山猛虎般扑向于邦。亲临前线督战的史迪威在日记中写下自己的感受:“中国人打得很好,这些人勇猛无畏,下级军官是好样的。”新38师全部夺占了于邦的日军阵地,日本战史这样记载:“此番中国军队无论是编制、装备,还是战术、技术、都完全改变了面貌。尽管我军第56联队奋勇作战,但损失惨重……使全军不禁为之愕然。”
  
  孙立人的新38师和驻印度的全体军人,在密支那的攻坚最艰苦、战役历时最长。缅语为“魔鬼居住的地方”——胡康河谷,位于缅甸最北方,由达罗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组成。河谷山高林密,河流纵横,雨水泛滥,道路难行。在攻占新平洋的战斗中,新38师官兵在过膝的泥水中奋战,拼死抵抗日军。整个战局僵持不下,史迪威派美国空军飞机,从1944年5月18日开始,大规模偷袭密支那。由中国人组成的“敢死队”与正面部队同时发动进攻,连续激战81天,日军终于全线崩溃。
  
  密支那战役后,孙立人威名更盛了。1944年8月,中国驻印军队攻占了密支那城。由于缅甸的雨季到来,奉命就地休整。此间,中国驻印度军队扩编为两个军,孙立人任由新38师为基础扩编成的辖新38师、新30师的新1军军长。廖耀湘任新2军军长,原新1军军长郑洞国升任中国驻印军副总指挥。
  
  积怨震主   被解除兵权
  
  抗战胜利后,赴欧考察回国的孙立人奉命率新1军进驻广州接受日军投降。孙立人借此机会对新1军进行了整训和扩充,装备美国、日本的武器,收纳了大量的军用物资。此时,战斗力顽强的新1军与新6军、第5军、第18军、第74军并称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新1军自称为“天下第一军”。
  
  1946年,新1军被蒋介石调派东北,投入反共反人民的内战第一线。8月,孙立人被任命为东北保安副司令,兼任新1军军长和长春警备司令。来到东北,不是黄埔出身的孙立人与那些以“天子门生”自诩的黄埔系将领在心里互不相容。孙立人征缅的基本部队是由税警总团改编而来的,原来属于宋子文的“私人武装”,而非正统的“革命”军人,因而他和他的部队受到歧视和挤压。孙立人远征缅甸战绩卓著虽获国际赞誉,同时也是史迪威面前的红人,而蒋介石与史迪威由相恶发展到相互不能容忍的地步,这也自然影响到蒋介石对孙立人的态度。孙立人虽被任命为东北保安副司令,其地位却在比他小4岁的黄埔将领杜聿明之下,孙立人心生不满。其后,长春警备司令被另一黄埔将领、比他小6岁的廖耀湘夺去,更使孙立人愤愤不平。孙立人时已察视自己的“非黄埔”出身,正威胁和限制着他在军中的发展。
  
  1947年,是孙立人军事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年。率部进入东北以来,新1军虽取得一些小的胜利,但在与林彪兵团的遭遇中主力被吃,颜面尽失。此后,新1军再没有过光辉传奇的战绩。东北民主联军自编顺口溜:“吃菜爱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1军。”“新1军自称鹰,实际是狗熊,行动像乌龟,打仗像爬虫。”新1军官兵颇不服气,被解放军俘虏的新1军113团2营营长孙蔚民扬言:“我们军座孙立人将军说过,新1军只打胜仗,不打败仗。你们的总司令林彪太不仗义,偷偷摸摸地打。要不,我们摆开阵势,重新打一仗试试。”然而,孙立人没有再和林彪较量的机会了。杜聿明与孙立人在中国远征军进军缅甸时结下的矛盾,延续到了东北战场。杜聿明暗地将孙立人来东北后的作为报告了蒋介石,更兼新1军几次被东北民主联军挫败之事实,使本来就认为孙立人在东北难搞团结的蒋介石,对孙立人更是没有了信心。于是,蒋介石下定决心解除孙立人的兵权。
  
  孙立人改任陆军副司令兼陆军训练司令,他苦心经营数年,赖以起家的新1军交给了黄埔四期出身的新2军第50师师长潘裕昆。孙立人对此耿耿于怀,但又无可奈何。陆军训练司令部在南京成立,孙立人含泪与新1军官兵告别,匆匆赶赴南京就任陆军训练司令一职。
  
  后来,由于美国人向蒋介石说情,念及孙立人在印缅战场上的突出表现以及在国际友人心目中的地位与影响,蒋介石改派他到台湾督练新军。
  
  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孙立人出任“台湾防卫司令”。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在台北“复任总统”,当天任命孙立人为“陆军总司令”。蒋介石在这时起用孙立人,是因为孙立人有亲美的国际背景。希望通过孙立人改善国民党破败的国际形象,以求获得美国的援助。同时,国民党来台之初陆军战斗力衰败,士气低落,装备极差,蒋介石安排当时在台湾训练新兵卓有成效的孙立人为“陆军总司令”兼台湾省“保安司令”,意在提振陆军能力。担任“陆军总司令”一年后,孙立人晋升为二级陆军上将。
  
  孙立人在陆军总司令任内,极力抵制当时的总政战部主任蒋经国在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制度。美国政府对孙立人的期望甚高,同吴国桢一起被美方视为“一文一武之干才”,有意加以培植。孙立人与美国关系向来引人瞩目,美国有意“以孙取代蒋”主控台湾的传闻甚嚣尘上。蒋介石早就把孙立人视为潜在对手,唯恐孙立人以美国为靠山,为美国所用,难以控制。于是,在1954年6月免去孙立人的“陆军总司令”职务,给了个“总统府参军长”的虚职。
  
  罢免孙立人的事情没有到此结束。一年后,台湾当局以孙立人与其部属郭廷亮发动“兵变”的阴谋活动有关为由,对孙立人施行看管侦讯。1955年8月,蒋介石下令成立了以陈诚为首的9人调查委员会,调查“孙立人案件”。调查委经过50多天的“调查取证”,公布了1.6万字的调查报告。同年10月31日,台湾当局宣布对孙立人的处理:“以孙立人久历戎行,曾在对日抗战期间作战立功,且于案发之后,既能一再肫切陈述,自认咎责,深切痛悔。既经令准免去总统府参军长职务,特准自新,毋庸另行议处,由国防部随时察考,以观后效。”
  
  自由降临   公正未见
  
  被免除一切军政职务,接受“随时察考、以观后效”的孙立人,开始了长达33年的幽禁生活,成为国民党高级将领中被软禁时间仅次于张学良的人。台湾当局为孙立人在台中市向上路一段18号安排占地495平方米的平房,派出6位便衣“照顾”,任何活动必须经上级批准。
  
  在幽居的漫长日子里,孙立人注重养生,定时起床、就寝,喜食水果、鱼类及杂粮,坚持爬山、打网球等运动。每逢过节,孙立人都会来到神龛前,默默地为死去的部下焚香烧纸。同时许下两个心愿:一是回安徽老家探望父母坟冢;二是待“百年”之后归葬广州马头岗新1军印缅阵亡将士公墓,与战友“同冢长眠”。然而,孙立人的这两个愿望最终都没有实现。
  
  孙立人曾对台湾“外交部长”叶公超说:“我一生为国家牺牲、奉献,在枪林弹雨中差点丧命,清白与荣誉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今天生命可以不要,但要公正与清白。”
  
  由于孙立人本人的坚持,家属和昔日部属的争取,得到一些民选“立委”的支持。在蒋经国去世后的1988年3月20日,“国防部长”郑为元来到寓所拜访孙立人,告诉他:“今后你可以到任何想去的地方,见任何想见的人。”昔日名将孙立人,终于盼来了失去了33年的自由!可是,原来英姿飒爽、叱咤风云的将军,已成为老态龙钟的耄耋老人。
  
  孙立人获得了自由,他的旧属热烈地为他筹办90大寿庆典活动。在孙立人90寿辰庆典那天,台中市中正礼堂里岛内外宾客川流不息,李登辉特颁赠寿屏,“行政院长”俞国华及各级人物以寿联、花篮致意。3000多位故旧和部下齐呼拥戴孙立人的口号,使这位失去自由时未落泪的老将军感动得热泪盈眶。90岁的孙立人还在期待着“政府应正式行文给我,并对国内外公布我是无辜的,然后还给我应得的荣誉”。可是这份期待,直到他临终时也未能实现!
  
  1990年11月19日,孙立人在台中病逝。笠日,隆重的公祭典礼在台中市立殡仪馆举行。宋美龄等要人致挽额、花圈。前“国防部长”、“总统府”资政郑为元担任主祭,“国防部长”陈履安及近万人前往致祭。
  
  冰心曾与孙立人同船赴美留学,她写下悼念孙立人的文章,文中以她集龚自珍的绝句为孙立人写照:“风云才略已消磨,其余尊前百感何。吟到恩仇心事涌,侧身天地我蹉跎。”
  
  作者/倪良端
  
  摘编自《世纪桥》
  
  原文刊载于2014年4月《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