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给我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来源: 重庆日报   编辑:周瑞丰 2018-09-11 09:25:08

2018-09-11-00410.jpg 

 

  9月10日,严明又来重庆了。此次他来重庆是为了在山城步道举行的穿越时空户外展策展,这也是2018重庆(国际)影像文化节的重头戏之一。

  

  作为著名自由摄影师,严明有着“诗人摄影师”的称号,曾获法国“才华摄影基金”中国区比赛纪实类冠军。他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第几次来重庆了,“重庆给我提供了丰富的素材,每次都让我惊喜。”他说。

  

  与重庆有太多缘分

  

  “如果最初不是重庆,我现在的摄影状态可能完全不同。”提起重庆,严明就有莫名的熟悉。

  

  2006年,他第一次来到重庆,便被这里的人文、风景所吸引。到现在为止,他来重庆已经不下50次,拍摄了许多关于重庆的图片。

  

  “山城的起伏、麻辣的饮食、雾蒙蒙的天都是我喜欢的,整座城市都弥漫着自由的空气。”严明说,这也为他喜欢的扫街式摄影提供了极为丰富的素材。

  

  在他来看,重庆人乐观、有趣。“走在街上还能看到拔火罐、掏耳朵的,这些人看着都很轻松自在,心态很欢乐、开放。”严明说,这不仅有利于他的创作,也是他最喜欢重庆的地方,能与其他城市明显区别开来。

  

  在朝天门拍摄 “富态女人”

  

  严明喜欢坐在朝天门码头看江水。“码头的台阶上坐满了人,晒着太阳,大声说着话,吃着东西,给人一种闲适、舒服的感觉。”他说,他有不少作品都在朝天门创作的,《朝天门码头贵妇》便是其中一幅。

  

  《朝天门码头贵妇》是严明拍的一张有名的照片,上面的主角就是重庆著名女船长陈金碧。严明告诉记者,他在朝天门码头转了很多次,在拍摄那张照片之前,就以观察者的身份见过两次,“她经常出现在那里,穿得很光鲜,体态很丰满,发型从来都是那么顽强,每个陌生人看到她都会有惊奇的感觉,很有气场。”严明说,他拍摄陈金碧那天是从菜园坝往下,经过一下午的步行从滨江路走到朝天门,看到再一次出现的陈金碧,用早已调好曝光组合的相机抓拍了她。

  

  该照片收录在影像随笔集《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中,严明是这样描写细节的:“她那如同朝天门城楼般高耸的发髻、高尚的毛领大衣裹起富态的腰身,全部重力交由穿着紧绷铅笔裤的双腿支撑,再汇聚于细细的高跟,将台阶直踩得磕磕作响。”

  

  严明说,陈金碧的出现,完整了他对重庆上下半城的理解。“下半城是重庆文化的发端,滋养了城市的经济,而陈金碧就是下半城滋养上半城的缩影。”在严明看来,陈金碧在下半城奋斗的生意,给她提供了上半城的消费,码头既是她的战场,也是她享受所得的一个地点,是她穿插在上下半城中的一个连接点。

  

  用相机完成对世界的观感

  

  在严明很多图片里,都是黑白。“黑白更写意一点。我的照片比较中国式,不会俯拍仰拍,基本上是中远景,在地面的,我希望是端庄的,就像我们小时候看到的中国画。”严明说,黑白是这个世界的影子。

  

  除了《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外,严明还出过一本随笔集《大国志》。在《大国志》中,他更多关注的是历史和文化,及人们的生存环境。他希望能用相机这个工具去完成他对世界的观感,记录下他想表达的态度。

  

  “这些年我在拍照的时候也很感慨,比如我以前曾经走过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曾经有个东西,遗迹或者小亭子。但你会发现第二年去,甚至半年过去,就没了。”严明说,可能开发就有代价,但应该警醒的是如果这个代价是长远的,就应该掂量后再进行。(首席记者 李珩)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