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雪峰妻子的心路历程:君自垂千古 吾犹恋一生

来源: 重庆日报   编辑:周瑞丰 2018-08-07 09:27:57

c03fd5f6044e1cd30b8435.jpg 

 

  黄雅莉的生活,平平淡淡,安宁、自在,温馨、滋润。她与身为交巡警的丈夫杨雪峰结婚多年,夫妻情浓、爱子伶俐,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然而,人生往往看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尾。她万万没料到,一向看似友善温和的命运,突然在某一天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2018年2月18日,是令黄雅莉刻骨铭心的一天。当警察的丈夫突遭不测。她的幸福生活,也戛然而止。

  

  这一天,成为黄雅莉心中永远的痛。

  

  “君自垂千古,吾犹恋一生。”清代女诗人商景兰的《悼亡》诗,一字一泪,表达了对亡夫的刻骨思念。而这,又何尝不是黄雅莉心情的真实写照?

  

  一

  

  如果没有那令人绝望的一天,黄雅莉会一直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女人吧。

  

  38岁的她,正处于一个女人盛放的年纪,肌肤饱满、眼神清亮,走起路来,一头微卷的中长秀发在空中轻扬。

  

  她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系,是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她的丈夫杨雪峰,是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交巡警支队石船公巡大队副大队长。结婚16年来,夫妻感情深笃,还有一个可爱的独子小震林。

  

  作为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了。她很满足,也想不出还缺什么。

  

  今年大年三十,一家人照例热热闹闹地吃团年饭。这样的节日,黄雅莉喜欢,也欢喜。

  

  她甚至提议:“我们每人都来录一段视频,相互表达新年祝福,怎么样?”7岁的小震林立即对着镜头大声宣布:“我希望,明年,我们全家人还这么热热闹闹地在一起!”

  

  可仅仅几天后,小震林的愿望就破灭了。

  

  2月18日,大年初三。杨雪峰一大早就上班去了。凡逢节日,基层民警大多分两批上班,当天该丈夫值班。

  

  中午,黄雅莉突然接到渝北区分局交巡警支队石船公巡大队大队长黄长富语焉不详的电话,她未及多想就往石船赶去。然而,在路上,噩耗便传来了。

  

  下午两点过,黄雅莉哭着跌跌撞撞地来到渝北一碗水殡仪馆。在临时搭建的灵堂,当看到黑白遗像上那熟悉的面孔,看到“沉痛悼念杨雪峰同志”的青纱横幅,看到静静躺在灵柩中的丈夫时,她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清醒过来时,她看到了公公婆婆、亲朋好友,看到了丈夫生前的领导、战友,还有闻讯赶来的群众。

  

  年迈的杨妈妈趴在灵柩上呆望着儿子:“峰峰,你怎么看到我都不喊我哟?你想吃点啥,给妈妈说嘛?”

  

  哀痛如洪水肆虐。黄雅莉强撑着。她想弄清楚,她生龙活虎的丈夫,怎么突然就没有了?好好地上着班,怎么就被害了?!通过战友们的讲述,她渐渐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当天上午10点多,石船街头车水马龙。杨雪峰率领队友们在街上分头疏导排堵。这时,一辆摩托车驶来,驾驶员张某没戴头盔,且后座超员载了两人。杨雪峰将其拦下查看证照,指出其违法行为,责令消除违法状态。

  

  此时路面更加拥堵。杨雪峰见状便告知张某,自己先去排堵,回头请他到队上接受处理。

  

  万万没有想到,心生恶念的张某竟骑车回家找出一把锋利的尖刀,返回街上找到正在执勤的杨雪峰,趁其不备发动袭击。受伤的杨雪峰伸手抓刀,张某又凶狠地朝着他连续捅刺,一刀、一刀……

  

  闻声赶来的队友们合力控制住了张某。而失血过多的杨雪峰倒下了。大片呈喷溅状的血,在冰冷的街头渐渐冷却……

  

  根据警方调查,张某曾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出狱后,他心态扭曲破罐子破摔,将满腹怨恨发泄给社会,动不动就要打要杀。这次,他挥刀刺向了正在执勤的杨雪峰。

  

  “天呐……”黄雅莉痛不欲生。那刀子分明是一刀刀刺在她黄雅莉的心上!

  

  她的心,碎了;她的家,碎了;她的天,塌了……峰峰啊,你才41岁呀!面对尖刀,你怎么就不放手逃生呢?你就不想活着吗?你就不想想你的妻儿,你的老父老母吗?

  

  

  

  那些日子,黄雅莉的脑子里全是丈夫的影子,全是他俩离别前的画面。特别是出事前夕发生的一件事,令她恍惚觉得,那是命运的某种诡异暗示。

  

  大年初二晚上,夫妻俩在家里一起看完电影《缩小人生》,已是11点多了。黄雅莉有点累,先进屋睡了。睡前,她还发了一条微信,提醒丈夫早点休息。但丈夫何时进屋入睡的,次日一早何时离开的,她竟然都不知道。这种情况,16年来,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

  

  平时,丈夫无论多晚回来,多早出门,她都知道。丈夫是警察,下班时间不固定,有时加班很晚才回家。她习惯了等他回来,听到他洗漱的声音了,她才安心入梦。

  

  结婚多年,二人一直有一个甜蜜的“秘密”:丈夫每天清晨离家时,必定会轻轻在她额头印下一个吻。睡眼蒙眬的她很少睁眼,但心里是清楚的、温暖的。若是她早起先出门,也会调皮地在他额上打个“kiss”。

  

  那个吻,是专属于他们的情感密码。他俩戏谑:这叫吻别。然而,这一次,却是永久的离别,是永别。

  

  她一直在回忆,那天,他离开她的时候,吻她了吗?

  

  她想起和丈夫生前有几次聊天,他曾半开玩笑地说:“警察是和平年代的高危职业。老婆,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不要太难过哟。”

  

  黄雅莉不是不知道警察这个职业的危险性,也非常清楚丈夫是个不惧危险的人。

  

  2014年6月24日,因天气炎热,渝北区两路镇双凤路上一辆出租车起火燃烧,旁边就是两所学校,出租车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周围群众惊慌奔逃。杨雪峰提着灭火器就冲上去,对着熊熊火焰奋力喷射。火扑灭了,群众安全了,出租车变成了恐怖的黑色空架子,而他一脸黢黑,头发被烤焦,颈部、手臂被飞溅的火星烫起多处大水泡……惊魂未定的群众敬佩地问他:“你不怕死吗?”他大声说:“我们是警察,我们不上,哪个上?”

  

  交巡警工作多在路面,执法中常遇到阻挠甚至暴力抗法的情况,但丈夫从不退缩。有一次在执勤时,违法者搬来“救兵”准备闹事,丈夫毫不畏惧地厉声警告,最后有效控制了局面,使对方受到了依法处理;还有一次,他与同事疏导交通,一名违法停放的司机挥拳相向,丈夫为保护同事,自己挡在前面,被重重一拳打得满嘴流血,牙齿松动……这些年,杨雪峰身上常有淤青或抓伤,黄雅莉一问,不是被酒疯子抓的,就是被不满处罚的司机打的。

  

  2016年,他奉命前往深圳押解一名酒后肇事逃逸的嫌疑人回渝,整整3天,直到他安全归来,她才倒头睡了个踏实觉。

  

  她担心他遭遇危险,心疼他受伤,但她不愿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是最坏的结果。这一次,他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夜深人静时,强烈的思念驱使她忍不住回看今年春节录下的视频。看到活鲜鲜的丈夫,听到一家人的欢声笑语,她就止不住地颤抖,心里就刀割一样痛,痛得一滴一滴渗出血来。

  

  这样的痛,反倒让她生出一种错觉来,觉得自己依然与丈夫心神相通。丈夫啊,你被一刀一刀刺中时,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痛?

  

  她大放悲声。丈夫啊,你要当一名好警察,你要报效国家,我不拦你。可如今你走了,这个家从此残缺了,你叫我怎么接受?你让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办?!

  

  假如时光能够倒流,假如人生有得选择,她会毫不犹豫地说:“不,我不要当英烈家属,我只要你好好地回来呀……”

  

  三

  

  那两天,各级领导、许多战友、各界群众纷纷赶往殡仪馆,想送杨雪峰最后一程。许多回忆,在泪水的长河中一桩一件地清晰浮现……

  

  因为不懂法,石船镇太洪村村民唐兴奎购车六七年都没年审。2017年9月,他开车外出时遇到正在执勤的杨雪峰,杨雪峰耐心地教育他,车辆不年审是违法行为,必须尽快补办手续。唐兴奎误认为杨雪峰是想罚款,于是出言不逊。杨雪峰并不恼,又告诫他:“今天只警告处罚,但必须尽快完善手续。”

  

  几天后,杨雪峰打电话给唐兴奎,再次和风细雨地提醒他马上年审,否则一旦出事后果严重。亲友也数落唐兴奎,他才相信了车辆不年审的危害性,赶紧去补办了手续。事后想想,他很感动:这位“啰嗦”的警官是真心对自己好啊。

  

  得知噩耗,唐兴奎落泪了:“杨警官,我多想再听你‘啰嗦’几句,我还没来得及对你说声‘谢谢’呢……”

  

  有一年炎夏,杨雪峰执勤时发现一位花甲老人骑着一辆早该报废的无牌摩托车。老人几年前没了老伴,这次是从长寿带了自家产的土鸡蛋,来渝北看望了刚生产的女儿,又准备骑车回长寿去。

  

  “我买不起车票……”老人哽咽。杨雪峰语气和蔼:“老人家,您的行为违法了,应当受到行政处罚,但您年纪大,依法不予执行,不过摩托车得暂扣了。”

  

  随后,杨雪峰掏钱买了车票,把老人送上大巴,还掏出身上仅剩的200多元全塞给老人:“老人家,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啊,以后再不要这样了,太危险了!”捏着那一把面额大大小小的钞票,老人感动得老泪纵横。

  

  23岁的新民警汪泽民也赶来了。小汪3岁那年,在与父亲外出玩耍时走失,是当时还在沙坪坝交警六队工作的杨雪峰与另一名群众一起保护了他,把他交还给父亲,他才没有被两名居心叵测的男子冒领抱走。媒体当时还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20年了,汪泽民一直想找到恩人杨叔叔,但因种种原因没能如愿。直到他看到民警杨雪峰遇害的消息,看到公安机关发布的《警情通报》,通过网上各种报道和照片的反复比对,他才确定了遇害民警就是当年救下自己的杨雪峰叔叔。他的父母闻讯也跟着他一起赶了过来。

  

  汪泽民含泪对着灵柩鞠了三个躬:“杨叔叔,20年了,我总算找到您了,想不到我们竟是这样见面。我今天特意穿着警服来的,我的爸爸妈妈也来送您了……”

  

  黄雅莉泪流满面。这样的“小事”还有很多。她知道,丈夫做的这些,他自己是记不住的,他也从未想过要让谁记住。但老百姓都记得,从群众的泪眼与深情的回忆中,从一双双紧握她双手的温度中,她已经深切地感受到了,她是在替丈夫接受百姓的感激与缅怀。

  

  黄雅莉泪光盈盈,她想起丈夫生前常说的一句话:警服,不一定天天都穿在身上,但警徽,一定要根植在心中。

  

  

  

  两个月过去了,黄雅莉还是带着小震林在外租房住,她怕回家。

  

  家里的墙上,挂着全家一起旅游的合影;家里的小黑板上,留着她写给丈夫儿子的“春节快乐”几个字;家里的客厅、书房,放着他做的航模、他喜欢的书;玄关、卧室、厨房……每一个角落,依然氤氲着他的气息。每一样物件,都勾起关于他的回忆。往事如刀,割得她遍体鳞伤。

  

  夜深人静,她一次次被回忆痛醒。过往,如潮水汹涌,无法遏止。过去有多么幸福,而今就有多么哀绝。

  

  她忘不了,10多年前那个天气晴好的五月,在一次聚会上,22岁的她邂逅了25岁的他。高大、稳健、温厚的他对清秀灵动的她一见钟情,从此,爱情进驻了他们的心。

  

  她忘不了,他腼腆地塞给她的情书:“感谢你,让我产生了二十多岁以前的生活中从来没有产生过的一种情感,我开始惦记一个人,想念一个人……”他还红着脸告诉她,她是他的初恋。

  

  她忘不了,婚后的一个情人节,他晚上8点多钟才下班回家,一脸疲惫。当她以为他不能陪她过节,正暗暗失望的时候,却惊喜地收到了他早就从网上预定的99朵玫瑰。貌似内向的他,其实骨子里非常浪漫。这浪漫,只给她。

  

  她忘不了,今年一月,他还抽空带着她和儿子去漠河旅游,去感受祖国最北端的极寒风光。一家人徜徉在白桦林里,他俩随着车里播放的《白桦林》的旋律轻轻哼唱:“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多年相濡以沫,他只有她,她只有他。他们彼此珍惜,彼此尊重,更难得的是,他们彼此懂得。无论法律知识、社会热点、生活理念,他们都能随时讨论得热火朝天。那是一种精神上棋逢对手的交锋,时时因思想碰撞而迸发出彼此欣赏的火花。

  

  作为法律工作者,目睹许多社会乱象,她难免担心地提醒他:“千万不要经不起金钱诱惑,去干违法乱纪的事,我们不求大富大贵,但求问心无愧。”他淡淡一笑:“老婆你放心!我就爱我的职业,我最珍惜我的工作了!”

  

  丈夫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当警察多年,找他打招呼说情的人不少,他都拒绝了。2017年,黄雅莉的车有几次违章,她啥都不说,自己去接受了处理,扣了6分,缴了600元罚款。

  

  她太了解自己的丈夫了,她不能给他添乱。他们就像两棵树,各自独立又守望相扶。

  

  丈夫牺牲后,公安部、重庆市人民政府、重庆市公安局等各级部门授予他各种荣誉——“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重庆市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重庆五一劳动奖章”……

  

  这些日子里,来自社会各界的支持帮助,温暖着黄雅莉和家人的心。丈夫永远走了,但走得光荣,走得令人敬佩。她不能就此消沉,她想试着慢慢从低谷中走出来。生活还要继续,为儿子,为自己,双方父母也需要她照顾啊。

  

  真正让她开始振作的,是儿子。一向崇拜爸爸的孩子,常注视着以前与爸爸拼的乐高积木,一言不发。黄雅莉十分揪心。她怎能眼看着孩子低落下去?她怎能让孩子总是看见她以泪洗面?

  

  有一天,儿子貌似平静地说:“爸爸走了,我们就当他永远执勤去了。”她忍住泪,尽量平静地说:“宝贝,我们要好好活下去,爸爸才走得放心。”

  

  一天,她郑重地与家人做了一次沟通:“一,等凶手被绳之以法,我要把判决书烧给峰峰,告慰他在天之灵。二,不要老把我们看成孤儿寡母,给予过多怜悯,尤其不要因为儿子失去了父亲就过分溺爱他。这不是峰峰愿意看到的。他一生都希望儿子成为坚强勇敢的男子汉。希望我们能让他安心地离开……”

  

  终于,五月的一天,她勇敢地踏进了久别的家。

  

  她缓缓打量着屋子,这个承载着他和丈夫美好过去的屋子。“该给这个家做做清洁了。”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此刻,久违多日的阳光洒进来,映照着端挂在衣帽架上的警服。警服上的肩章,闪闪发亮。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