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版《父亲》,看哭无数人

来源: 重庆日报   编辑:周瑞丰 2018-07-10 09:14:06

2018-07-10-0052.jpg 

 

    7月4日上午9点,在市委党校的乡镇街道干部培训班“微课堂”上,万州区郭村镇镇长向军分享了一篇名为《父亲》的文章。文章以第一人称讲述了一位农村基层干部的父亲,受到城里儿媳和孙子的嫌弃后,默默离开儿子家,留下多年积蓄,并嘱咐儿子要好好为官。曾为很多人开过车门的儿子,第一次为父亲拉开车门,搀扶他上车,内心百感交集。

  

  课堂上当时就震动了。有人下课后,擦去眼泪,转身给自己在农村的父母拨了个电话。随后班主任老师将《父亲》转发到党校教师群,文章立即在各个学习班的微信群疯传开。

  

  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文章作者——万州区长岭镇镇长黄方国。提起父亲,黄方国的语气格外轻柔,他点上一支烟,娓娓道来。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这篇创作于2001年的文章,却是“虚构”的,黄方国的父亲早在1991年就去世了。然而,我们了解到文章背后更多的故事。

  

  农村父母与城里的儿女

  

  “情深意切,真诚感人。”“充满乡音、乡情、乡愁。”“感同身受。好像是在写我自己的故事。”这两天,黄方国的手机响个不停,都是培训班同学发来的信息。

  

  培训班学员都是来自重庆各个乡镇的书记、镇长,不少人当场掉泪,下课后找到黄方国探讨。有4位学员要去了原文,发给自己的孩子,并在工作群、朋友圈转发。黔江区水田乡书记张永生对他说,文章让他想到了近80岁的父亲,回家后他要抽空多陪陪父亲。党校老师认为,文章不仅写出了亲情,还反映了城乡差别,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黄方国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他说,这篇文章所写的虽然并非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事件,但确是源于多年所见所闻,以及内心所想进行的文学创作。

  

  作为扎根基层的乡镇干部,他看过太多这样的事例:农村的老父亲老母亲,为让孩子走出贫瘠的山村,毕生都在打拼,为了让孩子在城里买房买车,不惜倾其所有。但一些孩子过上好日子、有了“城市人”的身份后,反而看不起自己在农村的父母,渐渐淡忘了他们的付出,很少与他们相聚,甚至把年老体迈的他们当作包袱甩给政府。

  

  虽然现在城乡差距日益缩小,但这种现象依然零星存在。在课堂上分享这篇文章的万州郭家镇镇长向军,在脱贫攻坚工作中,也遇到过活生生的例子:子女住的是四层小洋楼,高档家电俱全,父母老两口却住在隔壁一片低矮破旧的土坯房里,子女还向政府要钱修缮父母的房屋。

  

  “就像文章所写的,父母一辈子为儿女弯腰,最后却遭遇冷遇和嫌弃。对于这种背弃中华传统美德的人和事,我是感到特别愤慨的!”黄方国说。希望通过文章,树立社会正气,警醒人们在物质丰富后,不要对父母恩情有所疏忽和淡忘。

  

  现实中父亲和文中父亲一样伟大

  

  现实中,黄方国的父亲是万州高梁镇一名乡村木匠,每年只有三四个月在家,其余时间走南闯北,帮人打家具。赚来的钱他会全部寄回家,供3个孩子读书。他在孩子小的时候,就教育他们,要正直、真诚,不要偷鸡摸狗,偷奸耍滑,做个顶天立地,勤劳苦干的人。

  

  1988年,黄方国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与湖北交界的偏僻山区教书。

  

  报到第一天,父亲用一根扁担挑起他的生活用品,翻山越岭送他到学校。到了学校,黄方国哭了,那里比想象中更荒凉——没集市,没饭馆,不通车。

  

  那一晚,父亲默默坐在他身边,一直猛抽叶子烟,昏黄的灯光下,他看到有泪水含在父亲眼眶里。

  

  父亲只低声说了一句,“你莫怪爸爸啊,娃。”黄方国沉默着点点头。

  

  第二天凌晨3点过,父亲就悄悄离开学校,抹黑走了一两个小时山路,搭乘客车回家。他提前走,是怕儿子不能安心待在学校,也要跟着他回家。

  

  后来父亲又陆续去看望了他几次,带着自家的苞谷和腊肉。在父亲的影响下,黄方国安心教了七年书,后来才转行。

  

  在黄方国的讲述中,他父亲的形象渐渐在我们面前变得清晰。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乡下汉子,个不高,络腮胡,因为风吹日晒到处跑,饱经风霜的脸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苍老。他有一双典型的木匠的手,粗糙,关节粗大。穿得很随意,衣袖和裤腿上都打着补丁。

  

  这也是黄方国记忆中的父亲。这份记忆,永远停留在父亲48岁时。

  

  1991年,他的父亲被确诊患有肝癌,三个月后,在家里新盖的房里去世。但这个正直、坚强、勤劳、勇敢、爱家爱子的父亲,却一直活在黄方国的心中。

  

  十年后塑造农村干部父亲形象

  

  父亲在黄方国心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他对于这个家庭的付出,我能感知得到,一直牢记于心。但同时又充满愧疚,我这辈子最为亏欠的就是父亲。”

  

  在农村基层工作十年,黄方国也看到太多其他农村父母的无私奉献。他对父亲的感情压抑了十年后,在2001年迸发出来。满怀对父亲深深的爱,他不到一个小时就写出了《父亲》初稿。

  

  黄方国回忆说,其实自己和父亲的交流并不多,但正是这个原因,父亲的每一件小事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很清楚。父亲在本来应该享受子女回报的时候,却离开了,这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

  

  父亲时常回到他的梦中和他的脑海里。对父亲的怀念、崇敬和爱,情感丰富细腻的黄方国都放在了文字中。他一共写出了关于父亲的文章30多篇,这些文章都收录进他的两本文集里。

  

  和文中所写恰恰相反,他的爱人与孩子对70岁的母亲非常孝顺。作为家里的老大,即使再忙,他也会抽时间去陪母亲。黄方国感觉到,其实普天下的父母对物质要求并不高,他们更渴望的是子女的陪伴。哪怕只是牵着孩子的手在街坊邻居跟前走一走,也会很自豪,得到精神上的满足。

  

  黄方国说,长辈最无私的爱从孩子出生起就贯穿始终:儿女年幼时,担忧他们能否顺利长大成人;儿女成人后,又担忧他们能否找个好工作;儿女有了工作后,担忧他们能否不犯错;当儿女一切都顺心如意时,还要担忧自己是否会成为他们的拖累和负担。

  

  作为农村干部,黄方国和向军在日常工作中都会特别关注类似的问题。现在万州围绕乡村振兴、乡风文明建设,一直在作出努力,情况也越来越好。他们经常有意识地给群众宣传赡养老人光荣、遗弃老人可耻的观念,提倡家家有家风家训,家家有村规民约,推动乡风文明在农村的落地,爱老敬老的风气在乡村扎根。同时,按照国家政策,对于农村孤寡和“五保”老人,政府会将他们集中起来居住,修建“五保家园”,由民政专项资金拨款,请专人照顾,负责老人起居和饮食。随着农村政策越来越好,他们希望每一位老人都能安享晚年。

  

  作品入选全国语文高中教材

  

  2001年,黄方国写出《父亲》后,给报刊投稿。全国多家媒体转载,包括《读者》《青年文摘》这样有影响力的刊物。接着这篇文章被万州电视台拍成电视散文,在重庆电视台评选中获奖,同时也获得了第十九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专题类提名奖。

  

  2007年,《父亲》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入全国普通高中一年级语文教材,全国每个高中生都会读到。课本摘录了文章最后一段,启发学生留意生活中的细节,描写触动心灵的人和事。有朋友的孩子读到后跑来问他,“黄叔叔,这是您写的么?”孩子懂事地说,读后更感觉到父母可敬,一定要好好孝敬他们。

  

  偶尔,黄方国也会在网上翻看网友们对这篇文章的评论,文中的妻儿自然是大家口诛笔伐的对象,而对文中的“我”也表示愤慨。黄方国对此并不懊恼,而是一笑而过。他觉得,网友的情绪正是民心所向。

  

  作为一名农村干部和文学爱好者,他觉得,虽然过去了十多年,但这篇文章仍具有现实意义,若是读后能对读者有一点点触动,给予父母更多的爱,他就没有白写,也是对在天堂的父亲的告慰。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